以色列发现3000多年前圣经时代珍贵黄金宝藏,保

作者:中国史

大明宫:“大遗址”保护的样板

        7月28日,由中国考古学会文化遗产保护专业指导委员会、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遗址与出土文物专业委员会、河北省文化遗产保护中心、张北县人民政府联合主办,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文化遗产保护研究中心、首都师范大学考古系、张北县元中都遗址保护区管理处共同承办的考古遗址利用张北座谈会在张北县元中都博物馆召开,来自北京、河南、江苏、河北等地的20多位专家围绕元中都遗址考古与文物保护、元中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张家口地区考古与文物保护工作、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与运营等主题进行了讨论。河北省文物局副局长韩立森出席会议并做总结发言。
  此次座谈会主要由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组织,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首都师范大学、河南省文物局、鲁国故城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及河北省文物局等20多位专家,其中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杜金鹏先生、李存信先生,中国文物保护技术协会秘书长、故宫博物院研究员王时伟,国家文物局原博物馆司司长、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原党委书记孟宪民等参加了会议,并就考古遗址保护利用及元中都的保护利用提出了自己的观点和建议。
  与会专家结合自身工作和实践经历,畅谈各自的观点和建议。专家们认为,大遗址的保护利用,一是要提高认识,理念先行。要本着“保护为主、抢救第一、合理利用、加强管理”的原则,从对国家和历史负责的高度,牢固树立保护文化遗产与保护生态环境同等重要的观念,关键是要处理好文化遗产保护与利用关系,做到适度、可持续、保护与利用融合发展。二是要博采众长,自成一家。要不断借鉴国内外文化遗产保护特别是大遗址保护的先进经验,结合元中都遗址自身条件,打造集遗址、公园、文物考古为一体功能齐全、设施完善、环境优美、特色鲜明的体验式元中都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三是要围绕节点,打造亮点。在严格做好文物保护和管理工作的基础上,用辩证的眼光、发展的眼光、市场的眼光看待文化遗产,在不改变遗迹文物的属性及内涵的前提下,“在保护中求发展,在发展中促保护”,积极推进文化遗产的合理利用工作,打造更多具体、形象、可感知的文化产品和文化体验活动,让文化遗产真正活起来。
      (来源:国家文物局网站)

     新浪环球地理讯 北京时间6月21日消息,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以色列考古学家近期在以色列默基多地区一处废墟中挖掘出大量圣经时代的名贵珠宝和称为“紧急宝藏”的古代货币等宝藏。美国国家地理网站近日通过一组图集详细介绍了此次考古发现的重要成果。出土的文物向人们展现了三千多年前中东地区的人们生活画面,其中包括他们面对危险逃离家园时紧急留下宝藏的情景。

  6月11日,在欢庆中国文化遗产日之际,来自全国各地的首批12家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掌门人汇聚西安大明宫,共同启动中国考古遗址公园联盟并发布《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宣言》。联盟旨在探索我国大遗址保护的发展道路,推动我国大遗址保护事业,共享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创新成果,建设东方大遗址保护和发展的联动平台。

   考古学家介绍说,“尽管被埋藏了1000多年,这些名贵珠宝和‘紧急宝藏’还是在以色列重见天日。即便埋藏他们的家族已经让这些宝藏逃过了无以计数的危险。”在上个月出土的具有3000多年历史的戒指和耳饰是在一处房子废墟中的一个陶罐中被发现的。虽然2010年这处废墟就已经被发掘出来,但是直到去年,考古学家们才完全清理出里面的文物,开始了相关的研究。以色列特拉维夫大学考古学家撒列尔-芬克尔斯坦介绍说,“这些珍宝可能是属于一户富有的迦南人。迦南人是5000年前开始居住于巴勒斯坦和腓尼基地区的闪族人。”以色列外交部称,这些在默基多地区附近发现的文物应该可以称得上圣经时代最珍贵的宝物之一。

  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2010年10月1日盛大开园,得到了社会各界的关注和广泛好评。同年11月,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顺利入选首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作为大遗址保护的先行者,大明宫见证了我国“大遗址”保护融遗址保护与文化旅游景区为一体理念的成功,深刻传达了文脉相承的重要性与中华文明薪火相传的意义。

   芬克尔斯坦认为,“这是一件非常难以置信的文物。”他对这一装饰了野生山羊形状的金耳饰赞不绝口。“当我们在默基多进行发掘工作的时候,我们一般都能发现一些比较普通的耳饰。它们有着简单的设计。但是这个耳饰的设计要好得多,也显得更大一些,它看起来更加用心制作。据我们所知,这是黎凡特地区发现的唯一一件类似的文物。”黎凡特地区包括了东地中海地区和周边的内陆地区,包括以色列、约旦、黎巴嫩、叙利亚和其他一些中东地区。

  全国政协委员、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在今年两会期间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大明宫遗址是中国众多古迹遗址中最具影响力的代表之一,在世界历史文化中具有重要的标志性和典范性。以保护文物、弘扬文化、传承文明、改善人居为主旨的大明宫遗址保护展示项目,是一项在世界范围内具有很强示范性的文物保护工程。”

  保护大明宫就是保护中华文明的精神圣殿

  在西安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采访的时间里,记者始终被一种盛世光华和风华绝代的气息鼓动着。曾经深埋在历史尘埃和浩瀚典籍中的大明宫,如今在现代都市里重现了当年的雄姿。这一切的实现,来自一代又一代考古工作者使命相续的发掘,也来自一只精干的国家遗址公园建设团队。在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建设初步完成,为全国乃至世界“大遗址”保护蹚出了一条新路。

  采访中,记者与长期负责唐长安城大明宫遗址考古发掘的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西安研究室主任安家瑶有过一次长谈。安家瑶说,从发掘的各个遗址及出土的文物来看,大明宫规模宏大、建筑壮丽,它不但是唐代盛世风采的集中表现,也代表了唐代建筑艺术的最高水平,是研究唐代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的珍贵实物资料。“大明宫不仅仅是一组宫殿建筑群,也是东方文明中最为梦幻的记忆。”

  早在20世纪50年代,考古工作者就开始了对大明宫遗址的考古调查工作。20世纪80年代,国家初步实施了麟德殿遗址保护复原工程。经过近半个世纪的考古发掘,大明宫考古取得了丰硕的成果。

  “大明宫是盛唐的象征,是那一段辉煌历史的文化符号,在全世界独一无二。日本、韩国等国家的一些有代表性的宫殿建筑无不效仿于大明宫。保护大明宫就是保护中华文明的精神圣殿。”安家瑶说,“一千多年前,整个世界都从这里出发,因为这里是当时世界的中心;一千多年后,在大遗址建设的大手笔中,这里正雄心勃勃地力争成为一个新的文化传承中心。”

  大遗址保护最早在1997年的国务院文件中即有出现,并在2002年11月国家文物局向国务院提交的《“大遗址”保护“十五”计划》之后,进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期。但是在我国,大遗址保护面临着一个全新的局面,既无成功的先例可循,又有着特殊国情的制约,难上加难。在这种情况下,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以勇于创新的精神和敢为天下先的勇气,为大遗址保护工作树立了典范。

  “大明宫的所在地,以前是一片一下雨就涝的棚户区,是一片脏乱差的城中村,建设涉及5个村子的拆迁。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当时也非常担忧。但是这项工作做得非常好,得到了当地群众的拥护,也赢得了良好的口碑。现在想来,几十年的考古工作得到社会各界的支持和老百姓的理解,我感到非常欣慰。”安家瑶说。

  据了解,2008年7月6日,拆迁启动当天,拆迁指挥部共出动动迁工作人员700余人,流动宣传车7台,入户发放《拆迁安置实施方案》、《拆迁优惠政策》、《拆迁政策解答》、《告拆迁群众公开信》等相关宣传资料11000余份,张贴宣传标语780余副,悬挂条幅、横幅230余条。摆放各类宣传展板45块。政府相关部门、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现场接待咨询群众1000余人次……这一系列工作为大明宫遗址公园的后期建设奠定了深厚的基础。

  在含元殿南的广场上,正在放风筝的李大爷告诉记者,他家以前就在广场的西边,拆迁后的新家也离得不远。李大爷说:“拆迁后我就退休了,现在经常过来散散步、放放风筝、打打太极拳。以前这里可以说是西安最差的一个地方,现在这里好得很,很了不起,那么乱的棚户区建成了这么大的广场,眼界开阔,空气也好。”

  值得重视的是,由于事先的文化大策划和先进的规划理念、开发流程,建成后的大明宫国家遗址公园延续了唐代大明宫的建筑格局,在承载大唐文化独特魅力的同时,更具有十分突出的历史、学术和艺术价值。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