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如何走近大众,溯探中华文明之源

作者:中国史

2011年11月7日上午,周口店北京人遗址管理处主任杨海峰主持召开周口店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方案汇报会,常务副主任董翠平、副主任郭永华、王得军及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等相关工作人员参加。

会议首先听取了北京市建筑设计研究院关于周口店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规划方案的汇报,并就方案内容进行了讨论。

秦始皇兵马俑博物馆近期对秦俑一号坑进行的第三次发掘,再次撩动公众心底有关秦俑、秦陵的猜想,也再次点燃了公众对考古的关注与热情。此次发掘所采取的“边发掘边开放”的方式,让游客在欣赏两千年前古代奇迹的同时,见证着奇迹发掘的过程。在寂静的发掘现场,在媒体的镜头中,考古工作以从未有过的近距离真实呈现在大众眼前。

近年来,北纬30度线这条看不见的地球曲线,一直受到人们特别关注。究其原因,是这一带发生过太多的怪异现象和神秘事件。什么埃及金字塔的崛起,巴比伦空中花园、亚特兰蒂斯大陆的消失等等,都是人们至今津津乐道的未解之谜。

杨海峰主任针对方案内容,提出四点要求:一是要突出遗址保护;二是要满足服务大众,科普教育需求;三是体现遗址公园的特点,与周口店世界文化传承示范区相结合,带动当地经济发展;四是要与镇村两级规划及土地规划利用相协调。(周口店北京人遗址)

自19世纪末20世纪初近代考古学传入,考古学科在中国建立并发展成熟的历程中,相继取得了诸多重大成果,国人为之欢呼,世界也为之瞩目。诸多带有传奇色彩的考古发现,像周口店北京猿人头骨、安阳殷墟、长沙马王堆、秦始皇兵马俑、广汉三星堆等,接连成为人们街谈巷议的热门话题。近些年,新闻媒体对重大考古发现的竞相报道,也使得越来越多的人对考古产生兴趣。考古学与人民大众的关系,在资讯发达的今天,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

同样位于北纬30度的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和成都金沙遗址也不例外。一走进这些古蜀遗址,仿佛进入秘境,那饰有鱼纹的金杖、通高261厘米的青铜立人像、高达65厘米的青铜纵目头像、薄如纸片的玉璋……一件件独一无二横空出世的宝物,令人不能不发出疑问:在4200年前至2300年前,如此辉煌的文明成果是怎么创造出来的?又为何几乎一夜之间,湮灭得无影无踪?

 

大众对考古学究竟又了解多少呢?实际情况是,虽然大众对考古充满好奇,甚至有些人兴趣浓厚,但对考古工作和相关知识知之甚少,误解颇多。许多人认为,考古工作者就是“挖宝的”、“研究古董的”,甚至还有人以为,考古工作者从事的工作与文物盗掘者类似。对于普通百姓来说,考古工作与考古对象一样神秘。

三星堆、金沙一如埃及金字塔,至今未能发现建造者的只言片语,只能依循发掘的文物,窥探远古的流光逝影。当我时隔13年之后,于近日第二次来到三星堆,并且走进新发现的金沙遗址时,我发现,经过近几年的考古研究,当年不少的问号都被拉直了。这些古蜀遗址犹如清澈的历史河流,人们可以由此溯流而上,探寻中华文明之源及其初始的辉光。

摘自国家文物局网站

考古与大众之间这种不协调的状况,原因大体如下:首先,考古研究中,普遍为专业性极强、艰涩难懂的术语,近年来考古学与新科技的结合,更使其报告日益技术化、程式化,可读性大大减弱,成为相关领域的工作人员也难以读懂的“天书”,甚至对专家之间的交流都构成了障碍,遑论普通民众?其次,学者们大多专心于考古发掘和编写发掘报告,在学术领域内孜孜以求,随着学科知识的日益精密化,专业人士更因精力有限而分身乏术,难以参与将考古学推向大众的实际举措。再次,联接考古与大众之间的媒介手段相对匮乏,仅凭大众媒体的新闻报道,很难将考古知识和成果广泛地通俗化、大众化,而市场上畅销的所谓“普及”类考古图书,存在着一些误导公众的内容,考古普及图书佳作极少,致使大众对考古学的了解误区与困难不少。

两个“太阳轮”意味着什么?

澳门金莎娱乐网站,需要肯定的是,考古学界已经为考古普及做了许多工作。从最初的撰写科普读物、普及考古知识、建议考古学向相关学术领域开放并加强交流,到提出考古学的大众化理念,直到今天倡导的考古普惠大众,前辈的努力已经为考古走近大众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怎么看,眼前的这个青铜物件,都像是一只汽车方向盘。三四千年前哪有汽车的影子?古蜀人不可能有如此丰富的想象力。这无疑是一轮光芒四射的太阳,可又为何被包裹在一个密不通风的圈圈里?三星堆祭祀坑出土的这个青铜“太阳轮”,反映出古蜀人什么样的“太阳观”呢?显然他们当时对于太阳是心存恐惧和怨恨的,因此要将其紧紧“锁”住。

如何让考古进一步走近大众?可以综合运用文学、艺术等多种形式。比如,图文并茂的通俗出版物、美观实用的考古网站、生动活泼的影视节目、触摸中互动的多媒体等,可以充分发挥文字在情景描述方面,美术在布景、设计等方面,音乐在声效方面,建筑在环境方面,影视在直播考古发掘现场、模拟场景等方面各自的优势,让考古在现代化的、多样性的传播展示方式中,带给大众全方位的体验。

与此恰恰相反。比三星堆晚了两千多年修筑的金沙古城,也发掘出一只黄金制作的“太阳轮”。其图案是一轮金色的太阳放射出十二道光芒,四只飞鹤扬起脑袋,翘起嘴壳,环绕着太阳欢快地飞翔。这个表现“太阳礼赞”的宝物,已经作为“中国文化遗产”标志而广为人知。

普及类考古图书的出版尤其应该重视。上世纪60年代出版的《西安半坡》等一系列考古专刊,严谨又不失活泼,深受学界和大众喜爱。今天的考古学者是否也能够像前辈那样将论著写得趣味盎然、引人入胜?诚然,如业界所说,“用通俗的语言,将冷冰冰的出土文物、干巴巴的考古报告转化为活生生的文字”,绝非轻而易举之事。这需要考古工作者对于研究领域具有能够深入浅出的能力和相当的写作技巧。但也唯有专业知识的深入浅出,才能确保考古普及知识的准确性,让公众正确认识考古,充分享受文化成果。

但人们鲜为知晓的,是这两个“太阳轮”折射出了什么样的历史光影?

    来源:人民日报

古地理学家经过考察研究发现,地球古气候有个2500年至3000年的周期性变化规律。距今7500年至4500年,地球温暖潮湿,适宜万物生长,人类文明也随之发韧。随后的2000多年里,世界范围内干旱连连,洪水滔滔。于是,这时期出生于蜀地的大禹要四出治水,“夸父追日”、“后羿射日”一类的神话开始在民间流传。这也就不难理解,为什么古蜀人要在制作祭祀用的青铜礼器时,会把自己恐日惧日的情绪融入其中。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