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原公元元年早前社会,湖南万源赵家岭遗址开

作者:中国史

     一部优秀的科普读物,必须是科学性、知识性和趣味性的完美结合,尽可能做到贴近读者,平易可亲。这部新著在这一点上达到了一个新的高度。从序言开始,作者充分把握住一般读者对逝去的历史那份浓厚的好奇心和求知欲,用“碎片之谜”这样一个新颖的标题紧紧吸引读者的眼球,娓娓道来,讲述了历史事物千百年之后散落于地表进而深埋入地下,最终成为历史的“碎片”,而考古学家们又是如何通过考古发掘将这些碎片拼辍复原,从而开启认识远古社会的窗口的一个个有趣的故事,这些故事中包括20世纪早期甲骨文、周口店北京猿人、河南仰韶村彩陶文化的发现,以及近年来秦始皇兵马俑坑和四川广汉三星堆和金沙遗址的发现,让人们认识到“碎片所背负的历史将是我们明天最可信服的史书”这个重要的事实。

中新网7月21日电 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日前对位于万源市罗文镇苟家寨的赵家岭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首次在罗家坝上游地区发现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

嘉宾简介:李季,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 曾先后任国家文物局流散文物处处长、中国历史博物馆副馆长,国家博物馆副馆长

     全书内容的设计与编排,也堪称独具匠心,紧接着“碎片之谜”的小序之后,作者以金、木、水、火、土、玉、石、骨、人这些元素作为各章节主题,将金沙遗址考古出土的遗物、遗迹以无数个历史之谜的形式向读者提出,然后引导读者一道走进解谜之旅,去历史的秘宫来一番遨游。这样一种编排设计,极大地满足了读者的好奇心和求知欲,如同给普通民众提供了一部关于金沙遗址的小小的“《十万个为什么》”。为了让读者获取更多的相关知识,作者和编者在许多问题点上还都附加了相关的知识小贴士,使读者能够透物见人,以小见大,在更为宏观的历史背景之下来近观金沙遗址中发现的这些“历史的碎片”。例如,在介绍关于金沙遗址中发现的金器时,作者适时地附加上“世界上的黄金知多少”“先人怎样定义金子”等内容,从而对金沙出土金器的意义有了更为深刻的理解。又如,在介绍金沙出土黄金面具时,又及时地将“傩(假面)是什么?”这些知识点嵌入到相关内容之中,使读者由此可以通观古今,激发出更为广阔的想象与思考空间。

  国家文物局网站消息,自今年4月以来,配合中石油万源铁山坡净化厂的修建,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对位于万源市罗文镇苟家寨的赵家岭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首次在罗家坝上游地区发现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

编者按:近期,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李季做客腾讯新闻聊天室,在访谈中,李院长指出,即将于2011年元旦在腾讯网开通的故宫独家博客和微博将会有别于故宫的官方网站,形象上将会更亲和,内容上将会更即时。他表示,利用腾讯网这个平台,故宫博物院将与广大网友进行亲密接触,展开紧密的交流。他同时认为古老的故宫也需要利用多元的手段包装自己,在弘扬古老文化传统的时候,要能够跟上时代的步伐,要赢得年轻人的喜爱。以下为访谈实录:

     令我十分感慨的,还有全书文字的优美与生动。作者将自己坚实丰厚的专业知识与高超娴熟的文字驾驭能力水乳交融般的融为一体,把原本略显凝重的史实叙述转化为史诗般地畅想和抒发,如同行云流水,春风化雨。

  赵家岭遗址处于后河左岸的坡状地带,分布面积约1万平方米,从调查的剖面来看,主要是唐宋时期的堆积,其中南部堆积较厚,北部堆积较薄。本次发掘,共布5×5平方米的探方30个,布方面积750平方米,发掘面积700平方米。

晓虹:各位腾讯的网友大家好,欢迎大家做客腾讯新闻中心的聊天室,我是主持人晓虹。今天我们非常荣幸地请到了故宫博物院常务副院长李季先生。李先生,您好。

      在欧美和日本都出版过一些由著名的考古大家执笔撰写的面向大众的科普性读物,其中如西拉姆所著的《神祗·坟墓·学者》、金关丈夫所著《从发掘到推理:古代人的生活》等等,都曾经产生过深远而持久的影响,也深为大众所喜爱。长期以来,在一般人的眼光里,考古方面的图书大约和地下的“古董”一样枯萎而干瘪,这其中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严谨的考古学家们往往都将目光集中在自己的专业上,而不太愿意将他们的才华和写作哪怕分一点点到为公众的人文关怀上去。作为一名考古工作者,我十分理解这一点,因为我们当中可能有人会认为,考古学是科学,而科学就似乎应当是不苟言笑、严肃刻板的。但是我时常也会想到,考古学既是科学,还是艺术,准确而言它应当是科学与艺术的完美结合。如果承认这一点,我们就不应当忘记歌德讲过的一句话:“像一切美好的事物一样,艺术和科学是属于全世界的,而且只有在全世界的同代人自由地互相交流并且一贯尊重过去历史的条件下才能发展”。《金沙之谜》一书的出版,让我们充满欣喜地发现,像王仁湘这样在中国享有盛名的考古学家能为大众拿起笔来,写出这样一部优秀的考古普及读物,引导我们年轻的国民们发怀古之幽情,思民族之复兴,这难道不应当是一件值得庆贺的喜事吗?我希望随着本书的出版和发行,会有越来越多的人能够科学地理解考古学这门学科是如何拼辍历史碎片、复原古代历史的,让考古学从象牙塔中走出来,贴近大众,贴近社会,也贴近人们的生活,在新的时代焕发出更为强劲的生命力。
 (《金沙之谜:古蜀王国的文物传奇》,王仁湘、张征雁编著,四川人民出版社2010年4月出版,定价:32元)

  截止目前为止,发掘的探方最深1.5米。从地层上看,目前多数探方已进入第7层堆积。已清理灰坑8个,灰沟2座,其中特别重要的为H8,开口于7层下,部分叠压在探方的隔梁下。包含物主要包括碳屑、红烧土颗粒和少量的陶片。陶片主要为夹砂红褐陶和夹砂灰陶,部分红褐陶上施加细绳纹。从出土的陶片来看,与宣汉罗家坝遗址新石器时代晚期的陶器较为接近,因此H8应是新石器时代晚期的堆积。这是首次在罗家坝上游地区发现的新石器时代晚期遗存,为全面了解渠江流域的新石器时代文化提供了重要的资料。

李季:你好。

  同时,在赵家岭遗址发掘出土了较多唐宋时期的瓦片、瓷片、釉陶片等,器型主要有研磨器、碗、罐等。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