励小捷局长视察产院山海关长城保护工程,颠沛

作者:中国史

         清晨,阳光打在大堡子山上,明亮寂静。山脚下的西汉水,不知疲倦地流淌着,仿佛在向人们诉说淡淡的心事。

      2015年7月19日至7月23日,受国家文物局委托,刘曙光院长率我院长城保护工程项目组赴青海开展长城保护工程(2005—2014年)实施情况考察与评估工作。青海省文化厅厅长申红兴、副厅长兼青海省文物局局长司才仁、副局长郭红陪同考察调研。
  项目组和专家通过座谈、查阅档案、实地检查等方式,对湟中县、贵德县、互助土族自治县、门源回族自治县县、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的长城资源调查及档案建设、“四有”工作建设、保护维修工程、日常管理、长城保护规划编制等进行了考察与评估。
  在青海省长城保护工作座谈会上,司才仁介绍了全省长城保护工作总体情况。专家对青海省长城保护工作目前所取得的成绩表示认可,认为青海省长城保护工作虽然起步较晚,但在资源调查、档案管理、研究与保护工程等方面取得了较大成绩。目前仍存在管理工作不到位、片面注重保护维修工程项目、对长城保护理念和原则认识不足、考古工作参与度不够等问题。专家建议今后文物管理部门应提高认识,加强对工程实施全过程的监管;注重培养本地文物保护人才,充分发挥本地考古力量及基层文物工作者的作用和积极性;应考虑长城保护工程综合效益,避免保护、研究和利用的脱节;进一步加强宣传教育工作,完善长城保护管理体系。
  司才仁对专家的意见和建议表示感谢,认为本次考察指出了青海省长城保护过程中存在的问题,为下一步工作的开展具有指导意义,会后将认真整改,努力提高长城保护管理水平。
    (来源: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网站)

        2015年7月17日-18日,国家文物局局长励小捷同志一行赴河北省秦皇岛市调研长城保护工程。期间,励局长专程到由国文琰文物保护发展有限公司负责的山海关南翼长城保护工程施工现场查看施工情况。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院长兼国文琰公司董事长刘曙光、副院长兼国文琰公司总经理许言陪同视察,并参加了秦皇岛市长城保护工作座谈会。
       (来自: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网站)

  走近大堡子山,一座并不显眼的“山包”,一层层的梯田上长满了青青的草。

  一场大规模的盗墓活动,一大批流散世界各地的珍贵文物,一处重要的古代遗址……让大堡子山从鲜为人知到引人注目。

从惨遭盗掘到抢救性发掘保护

  20世纪80年代末,甘肃省礼县、西和县一带因村民挖掘“龙骨”(即动物化石,是一种中药材)无意中发现了一些古代墓葬,由此引发了盗墓活动。1993 年,盗墓活动加剧,大堡子山遗址惨遭疯狂盗掘,许多珍贵文物流失海外。据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王辉回忆,“当时那个状况惨不忍睹,满山遍野都是巨大的坑洞,就跟上甘岭战役中美国人炸的上甘岭一样的,坑洞连连,满目疮痍。”

  90年代中后期,文物部门对大堡子山遗址进行了抢救性发掘。

  2004年,国家文物局组织甘肃省文物考古研究所、陕西省考古研究院、国家博物馆、北京大学、西北大学等单位,开展了以大堡子遗址为中心的早期秦文化考古调查、发掘与研究项目,逐渐揭开尘封已久的早期秦文化的面纱。

  十余年间,联合课题组在秦进入中原前的主要活动区域西汉水上游、清水河流域开展了系统的考古调查,新发现与早期秦文化有关的古遗址、古墓葬近70 处,对礼县大堡子山等重要遗址进行了科学发掘,获得一批重要学术成果,出版刊布一系列重要的考古报告、专著、研究文章,秦人族源、早期秦人葬制、秦文化与其他文化的渊源等课题研究取得重大突破。

  在王辉的指引下,记者来到已经清理完毕的乐器坑,在乐器坑附近仍然能看到盗洞,南侧最近的一个大型不规则盗洞,长约5.6米,宽3.9米,深3.4米,距离乐器坑边仅0.2米。“这里出土了3 件青铜镈、3件铜虎(附于镈)、8件甬钟、2组10件石磬,均保存完好。这批文物与上海博物馆收藏的秦公镈以及宝鸡太公庙出土的秦武公镈近似,年代为春秋早期。该乐器坑是在大堡子山遗址遭多次大规模群体性盗掘后幸存下来的。”王辉说。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