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蒙古让千年古都踏上文化穿越之旅,山西出土

作者:中国史

什么是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宝鸡,古称陈仓,位于关中平原的西端,扼八百里秦川之首,踞千里秦岭之要,襟千河而拥渭水,依秦岭而阻陇坂,是古代文化交流融合的主要通道。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使其成为周、秦文化的重要发源地。尤其自汉代以来,青铜器不断出土,其数量之巨、精品之多、铭刻内容之重要,均居全国之首,被誉为“青铜器之乡”。刚刚于4月15日在山西博物院开幕的“凤鸣岐山——周原青铜器艺术展”将宝鸡许多著名遗址历年出土的重器邀请到了山西,是一睹周代礼乐文明和青铜艺术的难得机会。
  于此同时,“秦晋之好——山西出土两周文物精华展”也将于2015年4月28日在宝鸡青铜器博物院开幕。作为晋国考古成果与晋国文化的集中展示,来到周文化的发祥地,是时隔三千年的一次隆重的“探亲之旅”。

图片 1

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指以重要考古遗址及其背景环境为主体,具有科研、教育、游憩等功能,在考古遗址保护和展示方面具有全国性示范意义的特定公共空间。

图片 2

面对面:把遥远的历史信息带给你
  荣获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湖北枣阳郭家庙曾国墓地和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的发掘领队方勤、周必素两位所长,来到了金沙,带来了“钟鼎相和 弦歌不辍——湖北枣阳郭家庙曾国墓地”和“风雨苍黄繁华暗歇——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两个主题讲座。巧合的是,这两个项目也是“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进校园·北大首站”的演讲项目。遗址的学术重要性、众多精彩的文物以及世界文化遗产申遗等标签,成为他们频频被选中的原因。两位所长此次再次携手进博物馆,与观众分享考古发现的喜悦与研究成果,多了一份娴熟和轻松。
  下午两点半,讲座现场座无虚席,有尚在校园的考古文博专业的学子,也有长期关注考古资讯的爱好者,还有博物馆内跑来“蹭听”的员工,由于人数众多,来晚的听众只能站在后面。
  “今天是第十个中国文化遗产日,十年前的今天,文化遗产的标志太阳神鸟就诞生在金沙。能在此地做讲座,非常有意义。”方勤研究员的开场,巧妙地普及了文化遗产日及其标志的由来,顿时拉近了和听众的距离。紧接着,他从墓地概况、发掘与保护、墓葬形制、出土遗物、初步认识五个方面介绍了湖北枣阳郭家庙曾国墓地的考古成果,并总结了此次发掘的五大发现:一是发现迄今年代最早、保存较好的钟、磬、瑟、鼓等乐器实物遗存,对研究先秦礼乐制度意义重大;二是发现了迄今为止最早的鎏金工艺;三是发现了中原及周边地区迄今为止最早的银鱼棺饰;四是发现了迄今为止最早的成套弋射用具;五是发现了历史上最早的人工墨。
  担任本次点评嘉宾的王仁湘研究员评价此次发现十分重大,通过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的不断深入,曾国的历史逐渐明晰,至少历代君王的先后顺序已经逐步确定。话锋一转,王老师从“曾”字的写法切入,开始通俗的解读。 “‘曾’,其实大家可能很少知道,这与我们的饮食也有密切的关系。古文字中的‘曾’形象地表现了用来蒸煮实物的甑的样子。”作为公众考古的最早践行者之一,王老师从普通人熟知的人和物入手,信手拈来,用通俗的语言,广博的知识,对讲座中的一些知识点作出精彩的阐释。“再如大家现在所熟知的“丰碑”,在曾国墓地中即墓室内四角放置的四个木块,用于安放棺木,是一种下葬的方式,而现在用来形容做出的重大功绩;而管仲射钩等一些典故,也都能在此次发掘中找到相关的文物来印证,十分有趣。”此外,王老师还指出,曾国与随国,长期以来学术界一直认为是一国两名,而文献记载中有曾子、随侯,关系到底如何目前尚存疑,还需要更新的考古发掘和研究工作解决。“考古让泯灭于历史的很多小国又有了重归历史的机会。曾过墓地的发掘就是很好的例证。因此,考古可以重新发现历史,把忘却的历史重新恢复”。
  在短暂的中场休息后,“风雨苍黄繁华暗歇——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讲座开始了。主讲人周必素研究员从考古学视野下的土司遗产切入,介绍了播州杨氏土司考古始末、新浦杨氏土司墓地发掘取得的重大收获。她讲道,此次新蒲杨氏土司墓地中的杨价墓是一座双室带墓道的土坑木椁墓,出土完整成套南宋时期精美金银器,目前已整体搬迁进行实验室考古。
  王仁湘点评说,土司制度在少数民族地区确实起到了维护社会秩序稳定的目的,讲演当中提到的土官、流官大家应该有印象——中央直接任命的地方官员称为流官,由当地推选、朝廷认可的官员称为土官。另外王老师还提到杨家将与杨氏土司的关系,“我想大家应该印象比较深刻,杨家将多在北方活动,跟西南有什么关系呢?其实是杨家过继了一个儿子到土司家,这或许是小说家言,不可信,但也不是完全无依据,其中土司编年序列中有一代土司就叫做杨文广,是不是很熟悉呢?所以小说特别是历史小说,也有一定的参考价值,至少提供了一个研究方向。”
  三个小时,考古人与公众面对面分享了他们最新的工作成果和心得。湮灭于历史中的曾国和遥远的西南土司,通过考古发掘出的遗迹和遗物,直观立体地呈现在公众面前,古代的信息正是通过考古学家之手传播给现代。
  高大上:给力的新媒体宣传
  时间倒回到活动开始前一个月,为了让公众更了解“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走进博物馆·金沙首站”系列活动,金沙遗址博物馆精心设计了古朴大气的海报,通过微博、微信、官网发布,分享系列讲座信息,引发了网友的热门转载。微信刚刚流行起来的图文声并茂的html5页面形式,也用在了此次活动的宣传中。在温馨舒缓的歌曲声中,一张壮观的探访图进入画面,活动的名称随即出现,从活动背景到具体内容,最后画面定格在:金沙的讲解员们手拉手仰望着阳光投射在博物馆内的太阳神鸟……高大上的形式和设计,仅通过微信发布一次,阅读量就达到了近万次。公众报名踊跃,30个志愿者名额很快报满。
  讲座当天,志愿者们也为活动忙碌着。他们来自社会各行各业,无缘从事文博专业却热爱文博事业。在听完讲座后,很多人难掩激动之情,纷纷上前与专家深入交流、合影留念。金沙志愿者谭静仪认为,这项活动是真正面向公众的,在与公众分享考古学最新成果和发现,可以让考古与我们更加亲近、也会让更多的人喜欢上真正的考古。她说:“我们很愿意参加这样的活动,也希望能参与其中、略尽绵薄之力。”

辽上京遗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林东镇南,城址由皇城和汉城两部分组成,总面积约5平方公里。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契丹建国后在北方营建的第一座都城,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遗址南北相连呈“日”字形,对于研究我国古代都城史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它不仅体现了契丹民族的智慧,更是我国多民族融合的见证。

  此次展览由宝鸡青铜器博物院与山西博物院、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共同举办。展览共展出103件珍贵文物,主要分为青铜器和玉器两大类,大部分出土于曲沃晋侯墓地、绛县横水墓地、侯马晋国遗址等一系列重大考古发现遗址。特别是晋侯pi(颐左边+斤)壶、虎形灶、兔尊、玉覆面及侯马盟书、陶模、陶范,制作精美、纹饰华丽。
  如此精彩的文化盛宴同时摆在了山西和陕西的餐桌之上,从周晋的一脉相传,到秦晋的比邻消长,透过一件件地下出土的重宝,不仅可窥见两周时期的历史风貌和社会风气演变,更能领略到两地的文化传承和地域特色。

图片 3

1961年,该遗址被确定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十一五”期间被列入全国100处重点保护大遗址,2012年入选“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2013年入选“2012年度中国十大考古发现”。

图片 4

图片 5

辽上京遗址考古现场

  链接:   •秦晋之好   春秋战国时期,我国各民族处于迅速发展和急剧变革的时代,我国各民族以华夏族各诸侯国为中心,经过民族间经济、文化交流、争斗和融合,奠定了中华民族发展的基础。“秦晋之好”就是这种融合的典型代表,它不仅仅是华夏族内部联姻,更反映了当时华夏族与周边各民族,尤其是戎狄民族的广泛交流与融合。
  当时,秦国和晋国是两个相邻的大国。秦国地处今甘肃东部和陕西中部地区,在戎狄中发展壮大。因秦人在和戎狄的交往中融合了戎狄的习俗,因而受到华夏诸国的歧视,被称之为“秦戎”、“狄秦”等。但经过不懈努力,秦国势力比较强大,而当时的晋国已经是中原的强国。

十大考古系列套餐值得期待
  此次金沙博物馆为公众用心准备的是一个十大考古的系列套餐。专题讲座、专题展、图片展,一应俱全。
  7月至9月,系列专题讲座除了遗产日开讲的今年的两项,还有经过几年研究工作后更加丰厚的往年入选项目。 “霸国一梦三千年”“吉光片羽 南丝之源——成都老官山汉墓”“探索中前行——文物修复及考古实践分享”等与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有关的专题将陆续在金沙开讲。
  “霸——迷失千年的古国!”专题展览即是2010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的山西翼城大河口墓地。考古发掘将神秘的“霸”国横空出世。数量惊人的随葬品、填补史记空白的青铜铭文……一系列前所未有的发现震撼了世人。在史书中没有留下只言片语的霸国,时隔三千年后,终于重新走进了人们的视野。
  展览定位为科普展,将用解谜的叙述方式布置展线。展览的主角是两个卡通人物,其中的考古学家是以遗址的发掘领队谢尧亭研究员为原型设计的,萌萌哒。展览期间还将结合暑期社教工作,开展“玩‘霸’考古”等一系列考古探秘、互动体验活动,让孩子们在快乐中感知历史,在体验中“玩转”霸国。7月7日至10月7日在金沙遗址博物馆展出,值得期待噢!
  此外,6月13日至10月7日在金沙遗址博物馆遗迹馆展出《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四川》图片展,把四川境内一系列重要考古发现带入大众的视野,与公众一起去回望巴蜀大地五千年来的悠远历史。
2015“十大考古”进校园形成接力
继去年“十大考古”走进北大和湖南城市学院后,今年“十大考古进校园”活动又掀新高潮。自4月9日下午“十大考古”评选结果揭晓后,当晚的“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进校园演讲会·北大首站”活动掀开了今年“十大考古进校园”的帷幕。紧接着,山东大学于4月28日、四川大学于4月29日先后举办了“十大考古进校园”的活动,而吉林大学在下半年的活动,正在积极酝酿着。在2015年,“十大考古走进校园”公众考古普及宣传活动形成了接力,我们希望明年有更多的学校参与到“十大考古走进校园”活动中来。中国文物报社愿意成为连接中国最新考古成果与学校、公众之间的桥梁和纽带。

2011年9月4日是,我国首次对辽上京遗址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发掘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主要探讨辽代乾德门的形制和结构。

图片 6

北京大学首站

考古人员在对辽上京乾德门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秦穆公为了实现霸业,主动与晋国结好。晋献公于公元前654年将其女儿伯姬嫁给了秦穆公。这就是历史上所说“秦晋之好”的开端。
  后来,晋国发生内乱,晋献公的两个儿子夷吾和重耳分别逃往他国避难。晋献公死后,公子夷吾即位。夷吾因长期在外,于是请秦穆公派兵护送,答应割让河外五城给秦国作报酬。哪知夷吾(晋惠公)即位后,并没有信守诺言。
  晋惠公不守信用,引起秦穆公的不满。公元前641年,晋国发生饥荒,秦穆公仍送去大批粮食,帮助晋国度过困难。第二年冬天,秦国遇到了同样的饥荒,晋惠公却一点粮食也不支援。秦穆公非常生气,亲自率军讨伐晋国,活捉了晋惠公。
  穆姬得到消息后,身穿丧服,带着四个儿女登上一座堆满干柴的楼台,并派人对秦穆公说:“上天降灾,使秦、晋两君以刀兵相见。现在晋君被您俘虏,他什么时候来到京城,我就什么时候死去,请君王早做打算!”秦穆公一听着了慌,决定宽恕晋惠公,把他安置在灵台,待以上宾之礼,两国国君还缔结了盟约。
  以后,秦、晋两国一直保持着友好的关系。晋惠公把太子子圉(yǔ)派到秦国去当人质,秦穆公将宗女怀嬴嫁给子圉。但子圉担心当不上晋国的国君,就于公元前638年秋天,偷偷逃回晋国。第二年,晋惠公因病去世,子圉即位,史称晋怀公,他生性刻薄,不能容人,弄得朝廷上下人人不安。
  这时,晋公子重耳来到了秦国。穆公决定帮助他回国夺取政权。公元前636年,重耳在秦国军队的护送和国内群臣的拥戴下,回到都城曲沃,派人杀死怀公,即位为君,史称晋文公。
  晋文公才华出众,忠厚谦逊,深得穆公的欢心。从此,秦晋两国在整整六年的时间里一直友好相处,没有发生过严重的冲突。“秦晋之好”由此而来。
  “秦晋之好”泛称两姓联姻。
  
  •山西出土两周文物精华展   “山西出土两周文物精华”主题展览已先后在深圳、杭州、大连、重庆、武汉等11个城市展出,观众达数百万人次。

  4月9日下午,“十大考古”揭晓后仅两个小时,北京大学特邀获得2014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的湖北枣阳郭家庙曾国墓地考古发掘领队方勤和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发掘项目主持周必素介绍各自的考古发现。
  主办方安排了豪华的教授点评阵容:徐天进、刘绪、齐东方、秦大树、李梅田。会场的嘉宾席经过了精心的布置,讲演结束之后,嘉宾转身面向观众,方便进行互动交流。教授们从专业的角度,对两项发现的学术价值和意义做了阐述。
  现场气氛热烈、座无虚席,组织者精彩的宣传预热吸引了其他学科的研究者前来聆听,并提出了富有建设性的问题。

辽上京建筑规模宏大,占地13.5公里,城墙高7米,分为皇城和汉城。其中皇城为契丹统治者的宫殿、衙署所在,此次发掘的乾德门为其西城门。

图片 7

“土司”进校园·山东大学站

辽上京遗址考古成果——出土近万枚铜钱和数十泥塑人面像

(来源:考古汇网站)

贵州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周必素在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学术报告厅为师生做了题为“贵州遵义新蒲播州杨氏土司墓地”的学术报告。周所长详细介绍了播州土司考古的进展和新蒲杨氏土司墓地的发掘情况,并为同学们展示了最新的实验室考古成果。杨价墓中出土的大量金银器和女棺中的金凤冠造型精致,特别凤冠金丝不足半毫米,引得同学们阵阵惊叹:不愧是当年土司的遗物,相当土豪!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