田野考古发掘之重要性刍议,代表委员为城市建

作者:中国史

      近年来,由于经济社会的发展,城市建设与文物保护之间的矛盾频繁地出现,文物保护任务艰巨。如何保护城市的历史文化根脉,代表委员积极建言献策。

   美猴王一个跟斗云回了花果山,从遥远的大唐帝国却走来了一群雄赳赳、气昂昂的三彩鸡,神气十足,彰显着那时的骄傲与自豪。古人认为,鸡有五德:“头戴冠者,文也;足傅距者,武也;敌在前敢斗者,勇也;见食相呼者,仁也;守夜不失时者,信也。”(《韩诗外传集释》)“文、武、勇、仁、信”,这就是鸡之五德,多么高的评价啊!让人想起儒家文化所一贯倡导的五常:“仁、义、礼、智、信”。

作者: 谢尧亭

  建议拟开发土地在出让前应完成地下文物抢救发掘

  洛阳与长安,作为唐代“东西两京”,乃皇家帝宅,历史积淀颇为深厚。2012年,在位于隋唐洛阳城遗址西北郊、邙山南麓的国花宝居小区建设过程中,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考古学者发掘出220余件唐代文物。其中,有三彩鸡俑9件,青釉陶鸡釉1件。为了便于记住它们,分别称为鸡老大、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老七、老八、老九、老幺。其造型昂头翘尾,端庄大方。三彩釉色鲜亮,鸡首、双翅及背部多施棕黄釉,前胸、尾部均施绿釉,圆形底座未施釉,露胎。

  在考古学日益发达,门类日益众多,队伍日益壮大的今天,我提田野考古发掘这个考古学的基础问题似乎不合时宜,但我觉得越是在这种时候,我们更应该清醒地认识到考古学的根本所在,如何更科学地获取田野考古第一手资料才是更需要重视的根本,只有这样我们的考古事业才能更加健康地蓬勃发展。
中国近现代考古学走的是田野考古学的路子,因此田野考古是中国考古学的根基。田野考古的教学实习,不仅是大学本科阶段的最重要内容,而且也是研究生阶段的必修课程之一。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在开发地块地下文物抢救发掘保护方面,采取的方法基本上是在土地出让给开发单位之后,再进行拟开发地块的地下文物勘探及考古发掘,而勘探及发掘的经费则由开发单位承担。

  有文字显示,这些鸡俑的制作年代下限是唐代垂拱三年(686年),此时正是武则天执政时期。在这些可爱的鸡宝宝埋入地下的第二年,武则天于神都洛阳毁了大朝正殿乾元殿,营建明堂。又于明堂北起五级天堂,以藏夹紵大像。明堂、天堂两座高层建筑拔地而起,成为武周王权的象征。

图片 1

  “这样做带来了两个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说。

  《旧唐书·五行志》云:“高宗文明后,天下频奏雌雉化为雄,或半化未化,兼以献之,则天临朝之兆。”武则天为女性,女人当皇帝,被唐人称为“牝鸡司晨”。牝鸡就是母鸡,意思是母鸡打鸣,这一典故源于《尚书·牧誓》,由此反映出当时男权主导下的社会主流意识对女性掌权的不容。

大河口墓葬清理

  一是开发企业会想方设法躲避承担地下文物抢救发掘的经费及需要发掘的工期,甚至有的会采取夜间施工方式,那样即使地下发现文物也能悄悄地予以毁灭,从而导致了大量文物、遗迹及相关科学资料的流失。

  虽然武则天登基被叫做“牝鸡司晨”,但是她在位期间的政绩还是得到了历史的认可。史臣在《旧唐书·则天皇后纪》文末评论道:“初虽牝鸡司晨,终能复子明辟,飞语辩元忠之罪,善言慰仁杰之心,尊时宪而抑幸臣,听忠言而诛酷吏。有旨哉,有旨哉!”“旨”是美好之意。武皇以洛阳为神都,长期居住于此。

  田野考古如何重要   众所周知,田野考古发掘是考古学研究和文物保护的基础之基础,它是考古学获取科研资料的一种主要手段,是对考古学研究对象的一种科学揭示,它提供的资料就是书写历史的基本素材和客观证据,在某种程度上它比狭义的史学文献资料更真实和更具说服力。若没有田野考古发掘,考古学便成为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也就无所谓近现代考古学。田野考古发掘水平的高低,会直接影响到考古资料的价值大小,甚至直接影响考古研究和学科的发展水平。假如在田野考古发掘中我们把遗迹现象挖错了,挖漏了,或者层位关系搞反了,或者遗物没有按照最小堆积单位收集搞混了,或者没有科学地设计如何全面提取信息,或者没有较强的文物保护、科技考古多学科合作意识,等等,这些失误都会给后续的考古学研究带来不可挽回的损失,甚至会起到一定的误导性负面作用。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我们发掘的资料本身很重要,即便我们在后续的报告整理编写和研究中“尽善尽美”,但不难想象这样的考古报告其真实性程度和科研价值会有多高,也不难想象这样的考古学研究终极成果和看似堂皇的科学结论会是什么样子。

  二是开发单位采取找熟人关系及权力部门说情的方式,尽量让开发地块减少文物勘探及考古发掘的面积,这样不仅同样会使地下文物遭受严重损失,同时也会让文物保护与开发建设之间产生各种矛盾和冲突,同时还会损害地方政府的社会公信力和法律的严肃性。

  与洛阳出土造型典雅、整齐划一的三彩鸡俑相比,长安地区发现的鸡俑则神态各异,个性十足。不仅有中规中矩、静若处子的银釉、黄釉、绿釉鸡,伸着脖子、四处打探消息的长脖鸡,而且还有怡然自得、闲庭信步、与狗仔队和睦相处的雏鸡,十二生肖俑中顶天立地、鸡首人身的红陶鸡。

图片 2

  近年来,全国已有少数城市关注到这一严重问题,并试图予以解决。

  最具个性魅力的当属2002年西安长安区郭杜镇出土的黄褐釉斗鸡俑。当你看到体健腿长、如同金鸡独立般的斗鸡,不禁会联想到李白《叙旧赠江阳宰陆调》中的诗句:“我昔斗鸡徒,连延五陵豪。”(《全唐诗》卷一六九)

清理棺痕

  据了解,江苏省苏州市从2017年开始,已决定由政府的国土储备部门在土地出让开发之前即安排拟开发地块的地下勘探和考古抢救发掘工作,相关文物勘探发掘经费由政府承担,不再向开发企业收取,这样做既保护了文物安全,又解决了文化遗产保护与开发建设之间的矛盾。

  在陕西历史博物馆珍藏的唐代壁画中,还能够欣赏到唐人与鸡宝宝零距离接触的幸福瞬间。画面左侧站一黄袍宦官,右侧立一侍女,怀抱一只羽毛丰满的鸡,宦官拱手仰视着抱鸡侍女,侍女的身份有可能为掌食。

  随着田野考古发掘工作量的不断积累,我对田野考古发掘愈发感到“敬畏”,我深感考古发掘对文物遗存的“破坏”十分严重,面对各种无奈的被动发掘,却又束手无策,只是感到沉重的责任和压力。记得当年一位具有丰富田野考古发掘经验的老师曾经告诫我们,在遗址发掘中,即便是高水平的发掘者,一般也会有百分之三十的失误率,当时我很不理解这句话的含义,总认为有点夸大其辞,后来随着实践的增多和认识的不断提高,才渐渐明白了这个道理,例如我们在剖面上划出地层线,这个时候我们实际上已经破坏了平面上的一部分遗迹,遗物也混入到了晚期遗存;发掘过程中的自然条件对田野考古发掘工作造成的影响也不可估量;打隔梁过程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加上我们认识的局限性,比如地层堆积的成因问题;以及提取文物资料信息的全面性程度问题;现场文物保护的深度问题,每个考古领队恐怕都有不同的理解和操作方式,更何况还存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错误。这些年来,我深深地体会到考古发掘“细节”和“资料完整”的重要性。我们知道,田野考古发掘其实具有很强的主观性,不同发掘水平的人发掘同一处遗址,其结果肯定不会完全一样,即便是同样高水平的人,发掘结果恐怕也有差别,遗憾的是,田野考古发掘具有一次性和不可逆性特征,发掘过程无法进行验证和重来。多年前,我曾经有一个想法,就是建立人造模拟遗址作为学生的实习基地,即在一个专门的场所,人工制作专门的实习遗址,这样设计的地层、遗迹和遗物等堆积都是有标准答案的,可以验证,而且不会破坏真正的文物遗存。这种模拟遗址可以有若干种设计模式,难易程度都可以设定,也能更好的达到教学的目的,但不知这种想法是否可行,因为这会牵涉很多问题。

  但是,目前全国绝大多数地方还是延用传统做法,以致地下文物在开发过程中被破坏的现象屡禁不止,有识之士对此心痛不已。

  “雄鸡一声天下白”。金鸡报晓、雄鸡打鸣原本是很平常的事,但是现在只要你生活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想听到自然的鸡鸣简直就是一种奢望。最多是晚上打开电脑,下载音频资料,听上一段,自我陶醉一下,那也只能说是虚拟中的“半夜鸡叫”。

图片 3

  “现行的由开发企业承担开发地块地下文物的抢救发掘经费及发掘工期的做法是由《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所规定的,然而我们也应该看到,现行的文物保护法的主要内容,是在1982年制定完成的,当时的土地开发的主体主要还是国有企业,而且土地开发量不大,文物保护与开发建设的矛盾还不太突出。”贺云翱说,当前,土地开发企业已大多是私企或股份制企业,他们对自己要独立承担开发地块地下文物的抢救发掘保护经费及发掘的工期,而出土文物都完全归国家所有,甚至如果有特别重大的考古发现,连开发建设项目都可能要被取消等做法不完全理解,于是,地下文物屡被破坏或文物保护与开发建设的矛盾便趋向尖锐。

  在1300多年前的唐朝,人们时常会听到鸡叫,有时听了之后可能还略带一丝伤感。唐代诗人李廓创作的《鸡鸣曲》,用文字描绘出一幅五更鸡鸣、妇送征夫的感人场景:

土里找土:晋侯墓地一号车马坑发掘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