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银杏有那么多故事,爱奇艺暑期档编排有特

作者:世界史

原标题:【每日荐书】《吾国与吾名:中国历代国号与古今名称研究》

原标题:【案例】以“文”化“娱”,爱奇艺暑期档编排有特色

原标题:原来银杏有那么多故事。。。

图片 1

对接传统文化、用文化为内容赋能,是爱奇艺暑期内容编排的一大特色。

银杏树是具有浓厚人文色彩的古老树种。千百年来中国人崇拜银杏树,形成了特有的银杏崇拜文化现象,主要表现在:视银杏树为福树而广为种植于宅院、祠堂、文庙、行道、名胜古迹、园林、坟地;视为神树而极力保护之;视为圣树和佛树而受僧道们推崇;视为神奇和科第的吉兆;视为图腾崇拜的象征;存在着有关银杏的画像石刻和有关银杏树的神话传说;用其作地名、省市县树。中国人崇拜银杏树的原因,是同其特殊的用途、寿命长、生命力旺盛、内在风韵及传其可帮助人们救难脱险和风水树的崇拜有关。

【作者】胡阿祥

视频网站的暑期档历来热闹,不同类型的节目、剧集轮番登场,但也有过“良莠不齐”的坏名声。但今年有变化,今年各平台暑期档的一大变化是视听内容不再以明星和流量取胜,内容本身的文化性得到强调。以爱奇艺为例,其暑期档推出的剧集《延禧攻略》《天盛长歌》以及综艺节目《中国新说唱》,均加大了文化元素的比重,强调“致敬传统文化”的创作底色。

图片 2

【出版单位】江苏人民出版社

图片 3

银杏树是中国特有的古老的孑遗树种,千百年来中国人对银杏树情有独钟,在中华大地形成了崇拜银杏的文化现象。

导言:解释“中国”

“热闹的”也是“文化的”

视银杏树为福树而广为种植

四百多年前的1582年,天主教耶稣会传教士、意大利人利玛窦(Matteo Ricci,1552—1610年)从印度启程,登陆澳门,开始了他的中国传教之旅。利玛窦在中国传教、工作和生活了28年,逝世后安葬于大明京师(今北京)。利玛窦晚年撰写、而又经由比利时耶稣会士金尼阁(Nicolas Trigault)增修的《利玛窦中国札记》,1615年在德国奥格斯堡出版。由于“书中初次精确地、忠实地描述了中国的朝廷、风俗、法律、制度以及新的教务问题”1615年拉丁文本第一版的封面题字是:“耶稣会士利玛窦神父的基督教远征中国史会务纪录五卷致教皇保罗第五书中初次精确地、忠实地描述了中国的朝廷、风俗、法律、制度以及新的教务问题著者同会比利时人尼古拉•金尼阁。”1983年中华书局出版的何高济、王遵仲、李申中文译本,题名《利玛窦中国札记》。该中文译本译自加莱格尔(Louis J. Gallagher)的英文译本《十六世纪的中国:利玛窦札记,1583—1610》(1953年,纽约,Random House版)。,所以一经问世,就在欧洲引起了轰动,历史悠久、地大物博、繁荣富庶的中国,也因此而真实地、立体地呈现在欧洲人的眼前。

为了呈现非物质文化遗产“打树花”的技艺,《延禧攻略》剧组专程把年过花甲的传承人从河北张家口请到横店。老匠人说:“希望通过电视剧这样一个大众媒体,让大家看到很多非物质文化遗产到底有多美。”

从古至今,中华大地上广植银杏树。在南北方各种版本的府州县志和宋代以后的农书及植物书谱中,均有银杏树的记载。银杏树被人们视为福树而广为种植,且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主要种植在以下地方:宅院, 祠堂, 文庙,行道,名胜古迹,园林...

在《利玛窦中国札记》的第一卷第二章中,利玛窦这位与中国士大夫颇多交往、直接掌握了中国语文、并对中国典籍进行过钻研的西方“中国通”,第一次相当详细地解释了其时的欧洲人尚觉模糊不清的“关于中华帝国的名称”问题。

剧中妃嫔们所使用的团扇都仿自故宫馆藏文物,且都采用素有“一寸缂丝一寸金”之称的宫廷缂丝手艺制成。剧中主人公魏璎珞是绣女出身,通过情节的推动,剧集自然融入了手推绣、盤金绣、打籽绣、缂丝等传统工艺。除此之外,满族女人标配的“一耳三钳”、皇后头饰上的绒花、由香云纱制成的服装、昆曲等都可溯源于传统文化。

视银杏树为神树而极力保护

“中华帝国的名称”,可谓纷繁复杂,利玛窦则聪明地将之区别为三类。

图片 4

中国人由于对银杏树的特殊感情,把它视为神,并为之造祠立庙供奉。如果有人肆意破坏必遭厄运而获得灾难。清人钱泳在《履园丛话》中记载扬州钞关官署东隅有银杏树一株,“乾隆四十八年冬月,有某观察使夜梦一人,长身玉立,手持一纸上书‘甲寅戊辰甲子癸酉’八字,曰‘吾树神也,居此一千五百年余,兴之屡见,公知我乎?’……后厄于火,凡一昼夜乃熄,既而复青。”

关于第一类名称,利玛窦认为:“这个远东最遥远的帝国曾以各种名称为欧洲人所知悉。最古老的名称是Sina,那在托勒密(Ptolemy)的时代即已为人所知。后来,马可•波罗这位最初使欧洲人颇为熟悉这个帝国的威尼斯旅行家,则称它为Cathay。然而,最为人所知的名称China则是葡萄牙人起的。”利玛窦、金尼阁著,何高济、王遵仲、李申译:《利玛窦中国札记》第一卷第二章,中华书局,1983年版。按本“导言”以下引文凡出自《利玛窦中国札记》者,皆据此中文译本,不再出注。“今天交趾人和暹罗人都称它为Cin,从他们那里葡萄牙人学会了称这个帝国为China。”“我也毫不怀疑,这就是被称为丝绸之国(Serica regio)的国度,因为在远东除中国外没有任何地方那么富饶丝绸,以致不仅那个国度的居民无论贫富都穿丝着绸,而且还大量地出口到世界最遥远的地方。……在中华帝国的编年史上,我发现早在基督诞生前2636年就提到丝绸工艺,看来这种工艺知识从中华帝国传到亚洲其他各地、传到欧洲,甚至传到非洲。”

在这样的铺叙里,《延禧攻略》变身一部“非物质文化制作技艺的科普片”,一针一线、一曲一舞的讲究跃然荧屏。

视银杏树为圣树、佛树而受到僧道们的推崇

关于第二类名称,利玛窦写道:“中国人自己过去曾以许多不同的名称称呼他们的国家,将来或许还另起别的称号。……因此我们读到,这个国家在一个时候称为唐,意思是广阔;另一时候则称为虞,意思是宁静;还有夏,等于我们的伟大这个词。后来它又称为商,这个字表示壮丽。以后则称为周,也就是完美;还有汉,那意思是银河。在各个时期,还有过很多别的称号。从目前在位的朱姓家族当权起,这个帝国就称为明,意思是光明;现在明字前面冠以大字,因而今天这个帝国就称为大明,也就是说大放光明。”

在《天盛长歌》中,为了展现好传统礼仪,剧组请来了曾指导过《琅琊榜》《芈月传》《海上牧云记》等作品的李斌,从站礼的拱手、作揖、长揖、打躬字斟,到跪礼的空首、顿首、稽首等都给予严苛要求。这些标志性动作的推敲,既增加了剧作的历史质感,也能为人物塑造觅得切实依托。

银杏树很早就被僧侣道徒们视为圣树、仙树、佛树,广为种植保护,其种子(白果)被视为“圣果”、“仙果”、“佛果”而备受尊崇。唐代僧人释处默有《圣果寺》诗:“路自中峰上,盘国出薜萝。到江吴地尽,隔岸越山多。古木丛青蔼,遥天浸碧波。下方城郭尽,钟磬杂笙歌。”

第三类名称,即利玛窦所谓的“这个国家还有一个各个时代一直沿用的称号”——中国(Ciumquo)或中华(Ciumhoa),利玛窦阐述:中国这个词表示王国,中华这个词表示花园,放在一起就被翻译为“位于中央”。

图片 5

视银杏树某一现象为神奇和科第吉兆

那么,“中华帝国”为什么会有如此之多的名称呢?在谈到“中国人自己过去曾以许多不同的名称称呼他们的国家”时,利玛窦分析道:“这个国度从远古时代就有一个习惯,常常是统治权从一个家族转移到另一个家族,于是开基的君主就必须为自己的国家起一个新国号。新统治者这样做时,是根据自己的爱好而赋予它一个合适的名称。”然而,“与中国接壤的国家中,很少有知道这些不同名称的,因此中国境外的人民有时就称它这个名称,有时又称它另一个”——外国人有关中国的各种称谓,正是因此而起。至于一直沿用的“中国”或“中华”,利玛窦的记录是:“我听说之所以叫这个名称,是因为中国人认为天圆地方,而中国则位于这块平原的中央。”

事实上,剧集创作的历史精神,不仅仅是复原彼时的服饰、礼法或民俗这么简单,它更多的是提供了一种从历史看待艺术创作的视角。甚至包括这些剧作里删繁就简的大场景和厚重淡雅的色调,都算得上对传统文化的致敬和传承。

银杏树因天灾人祸如天旱、虫灾、雷击、火烧、人为破坏等,致使树体致使树体枝干部分死亡一两年或数年不发芽长叶,但是树的根部和生长层并没有死亡,一旦营养充足、外部环境适宜,又会重新发枝长叶,死而复生。古代人不明此理,视为神奇,并认为这种神奇现象是上苍传达给人间的一种科第吉兆的信息。明李诩《戒庵老人漫笔》中记载:“常州府学银杏,西南一株,嘉靖元年正月二十一日火发窳中,焰焰水不能沃,至二十六日而止,树亦无害。说者言本府解元之应,是科华钥也。”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