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溪长顺坡墓地考古发掘顺利结束,秦汉土墩墓

作者:世界史

会议自11月5日开始,至8日结束。期间,与会代表将对秦汉土墩墓的发现与命名;秦汉土墩墓的文化属性;各地秦汉土墩墓的成因与特征及其相互关系;中国秦汉土墩墓与日韩坟丘墓的关系;先秦土墩墓与秦汉土墩墓的关系等问题展开讨论。

  本次发掘共清理25座墓葬。其中东汉崖墓4座,宋代石室墓8座,明清墓葬13座。

  国家文物局副局长童明康、山西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张平、国家文物局考古专家组组长黄景略、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张忠培、山西省文物局局长王建武、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王巍、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院长赵辉应邀出席并先后致辞。

“土墩墓”命名于上世纪70年代末,是江南地区一种特殊的丧葬习俗。新世纪以来,土墩墓的发掘与研究取得了突破性的进展。一方面,江南地区商周时期土墩墓的发掘,尤其是浙江杭嘉湖地区和江苏宁镇地区土墩墓的大规模发掘,极大地丰富了商周时期土墩墓的资料和内涵。另一方面,在浙江北部的杭嘉湖地区、山东的东南沿海地区、湖南北部的沅江下游地区等,先后发现了一批年代为秦汉时期的类似土墩墓的墓葬遗存,是前所未知的秦汉时期的一种墓葬类型。这些先秦时期土墩墓尤其是秦汉时期土墩墓类遗存的新发现,为土墩墓的研究提出了一系列新的课题,为土墩墓的进一步深入、系统研究提供了重要契机。也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启动了土墩墓起源、发展、演变和扩展的综合研究。

  4座崖墓均为单室,有排水系统,墓室内有灶、龛、棺床等设施。M2墓门两侧有伏羲女娲雕刻,门楣为双蛇交缠图像,均为浅浮雕。M10一具画像石棺,其上浅浮雕有阙、朱雀、鱼、仙人六博等图像。M12内有两具石棺及一具崖棺,其中2号和3号石棺各保存两具骨骸。崖墓出土器类有陶俑、陶狗、陶鸡、陶房、陶罐、陶钵、铜腰带等。根据墓葬形制及出土器物判断,4座崖墓的年代为东汉晚期。 8座宋墓均两两成双,两相邻墓结构相同,方向一致。除M19外,各墓均有斜坡墓道、石砌墓室。墓室内有棺床、壁龛、后龛、藻井等,墓门、壁龛、后龛有雕刻,雕刻手法有线刻、浅浮雕、高浮雕,题材有卷云纹、花卉、神兽、斗拱、妇人启门、男仆启门等。随葬品多放置于甬道、壁龛和后龛中,器形有陶俑、白釉或青白釉瓷碗、白釉瓷执壶、粗瓷罐、青白釉碟、祥云通宝等。从出土器物及M9出土墓志分析,这批墓葬的时代应在北宋晚期至南宋初期。

  童明康在致辞中首先向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六十华诞表示祝贺,对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六十年考古发掘与研究、制度管理建设、文物保护、公众考古传播等各项工作成就给予了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立足过去,在新的发展时期,面对新的机遇和挑战,童明康特别提出几点希望:希望立足于学术研究、立足于开拓创新、立足于服务社会、立足于文物保护。希望山西省考古研究所以六十年为新起点继续团结拼搏、奋发进取,为山西省文化事业的发展做出更大贡献,创造新的辉煌!

在浙江,以人工堆筑的高台、高墩为居住地和墓地的习俗,最早见于距今五千多年前的崧泽文化时期的嘉兴南河浜遗址,至先秦时期,土墩墓已遍及全省各地。而汉代土墩墓则最早发现于湖州杨家埠,本世纪以来在湖州、安吉、长兴等地又相继发掘了大量两汉、六朝时期的土墩墓。不仅极大地丰富了这一地区的秦汉考古资料、极大地推进了这一地区乃至整个浙江地区秦汉时期文化面貌及其地域性的考古学阐释,而且对整个秦汉考古和历史研究也具有重要意义。在此基础上,不仅初步厘清了以杭嘉湖地区为中心的土墩墓的发生、发展和演变直至消亡的历史脉络,同时也有力地促进了土墩墓及相关问题、吴越历史与文化、秦汉考古与历史等诸多问题的研究。(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 胡继根 )(来源:国家文物局网站)

  东汉崖墓在宜宾地区常见,然本次发现的东汉崖墓有其独特之处。M2在伏羲女娲雕刻上方有两蛇交缠图像,在其它地区少见。M10的画像石棺雕刻清晰疏朗,内容和雕刻手法与1985年长顺坡砖室墓中出土的四具画像石棺有相似之处,而与其它地区有所差别,具有本地特色。(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来源:文物局网站)

  张忠培在致辞中指出山西是较早开展考古工作的省份之一,通过建所初期人才队伍的建设,以及与省外建立长期合作的关系,奠定了山西考古事业发展的基础,并在学术研究、文物保护、公众考古等领域不断深入,壮大成为引领山西考古前进的主要力量。王巍与赵辉都在致辞中充分表达了与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在人才培养、学科建设上的长久情谊,希望未来能够继续以包容合作的精神,加强彼此的联系交流,共同致力于未来中国考古事业的更高发展。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所长宋建忠总结了60年来考古所的考古工作成果,并对社会各界60年来对考古所的关注和支持表示感谢。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