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文明从哪里来,专家纵论向家坝考古新发现

作者:世界史

    核心提示:在凌家滩墓葬出土的文物当中,有玉板、玉龟、玉勺等一大批精美玉器,还有一件太阳纹的纹饰。总之,西坡遗址、陶寺遗址、王城岗遗址、新砦遗址、二里头遗址,中岳庙、嵩岳寺塔、观星台等“天地之中”历史建筑群等等遗址,都是我们中华文明中的一部分。

找到墓葬 还要找到人群聚居地

 新浪环球地理讯 北京时间9月29日消息,据美国国家地理网站报道,在秘鲁胡安查奎托(Huanchaquito)附近沙丘的一个浅显的墓穴中,考古学家发现了42具儿童骸骨。研究人员认为杀死这些儿童是契姆文化一种宗教仪式的一部分。除了这些儿童骸骨外,考古学家还发现76具骆驼尸骨,据信能够将死者的灵魂带到来世。

  在SELF格致论道讲坛上,作为新兴考古学的拓荒者,中国国家博物馆综合考古部主任杨林为我们讲述了中华5000年文明起源的考古证据。

    宋治民(四川大学教授):在实地前往石柱地、桥沟头遗址考古发掘现场以后,我觉得向家坝水电站四川淹没区考古发掘工作做得很扎实,很辛苦,可以看出来这一带地方,从新石器时代开始,经过商周、战国、秦汉、明清时期,留下了非常丰富的文化遗存,这对研究屏山、宜宾、乃至四川古代的历史都是很好的史料。特别是看了石柱地遗址以后,心里很是感慨,一个金沙江的河湾,今天看来很不起眼的地方,但是经过考古的发掘可以发现,那个地方很早就有人在那里生活,我们按照它本来的面貌一层一层地揭开了。

 照片于9月初拍摄,考古学家奥斯卡-加布里埃尔-普莱托跪在一具儿童骸骨旁。这具骸骨是最近在秘鲁的一个渔村附近发现的,距今800年。在秘鲁胡安查奎托(Huanchaquito)附近沙丘的一个浅显的墓穴中,考古学家发现了42具儿童骸骨,这一具便是其中之一。除了这些儿童骸骨外,考古学家还发现76具骆驼尸骨,绝大多数是美洲驼,但也可能是羊驼。研究人员表示这些骆驼可能用于将死者的灵魂带到来世。

  古老的传说不是空穴来风

    其中战国到先秦的一些墓葬,从文化属性上来说,应该是属于巴蜀文化,这个地方在战国时期应该属于蜀国的边缘地区。这些巴蜀文化的墓葬本身有巴蜀文化的一些特征以外,还有一些从中原来的华夏文化的影子。我个人认为,目前这些墓葬的年代下限可以到西汉初年,因为墓葬的一些处理工艺和成都平原上秦和西汉的墓葬基本上是一样的。到汉朝,石柱地遗址就发现墓葬140多座,这些墓葬分布很有规律,是不是可以理解为这是一处墓地,如此有规律的墓葬,聚居人群又住在哪里?只有找到居住地遗址,就能构成一个完整的部落。如此大规模的汉墓是很重大的发现,下一步我们考古人员可以再勘察一下居住地的遗址。

普莱托的研究小组认为杀死这些儿童是契姆文化一种宗教仪式的一部分。契姆文化掌握了先进的灌溉技术,他们占据了秘鲁北部和中部沿海地区,存在时间从公元1100年到1500年,最后被邻居印加人征服。这个新发现的大型墓穴距离古契姆首都昌昌大约0.5公里(约合1公里)。耶鲁大学考古学系研究生普莱托表示:“这是一个非常有趣的发现。因为在此之前的发现都表明,契姆的所有献祭以及其他仪式都在昌昌举行。很明显,他们看中了这里的地形,举行仪式。”研究小组认为这些作为祭品的儿童和骆驼是一项与海洋有关的祈求丰饶的仪式组成部分。普莱托说:“在秘鲁北岸,海洋与农业生产关系密切,因为海水温度决定着是否能够形成降雨。”

  地球上的人类已经生存了几百万年,也有人说是几十万年,但无论如何,人类来到这个地球上创造了灿烂的人类文明。

    另外,在石柱地遗址还发现了明清时期一条由石头铺就的道路,很有可能是一条街道。这也是很重要的发现,因为比较晚期的年代中,发现这样的遗迹不多,同时由于年代离我们较近,重视也不太够,实际上它是构成我们历史重要的组成部分,虽然那个时候的记载较多,也比较可靠,但是,我们这次的发现是文献里面没有的,是很宝贵的资料。

 一具契姆儿童骸骨,头骨上仍残留着头发,可能在800多年前成为祭品。献祭仪式与海洋有关,祈求丰饶。在42具献祭的儿童骸骨上,考古学家同样发现了衣物残片,帮助他们判断这些儿童的身份。普莱托说:“这些织物采用的编织手法显然是契姆人的风格。”目前,考古学家共对12具童骸骨进行检验。检验结果显示这些儿童的死亡原因是胸部遭到砍伤,可能由短柄斧或者其他锋利的工具造成。

  今天我要讲中华文明,它发生在中国这片土地上。

从石柱地这个地方,从新石器到战国秦汉、再到明清,中间缺了隋唐、宋时期的遗迹,缺的这些时期遗址,究竟是有还是没有,就算没有,如果能够有科学的认定,也是一个重大的发现,这些问题还要留给大家努力工作来进一步证明。

  这些祭品胸腔断裂,说明刽子手打开他们的胸腔,摘除心脏。心脏可能是真正的祭品,因为当时的人认为心脏是在精神层面上最重要的身体部位。不久之后,死者的胸腔又被填满。普莱托说:“我们在心脏位置发现大量烧过的衣物残片。”无论是普莱托还是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的人类学家威廉-伊斯贝尔,此前都未听说这种神秘的做法,对此更是一无所知。伊斯贝尔并没有参与上演此次发现的挖掘工作。

  我们中国人是从哪里来的?按照现在最新的研究成果,采用DNA测试的方法,据美国和很多国家的学者测定,我们的共同祖先来自于20万年前左右非洲大裂谷里的一支古老人类。

突破性成果让人兴奋

 考古学家正在进行挖掘,刷掉42具儿童骸骨和74具骆驼尸骨上的沙子。这些可能是祭品,用于800多年前的一项宗教仪式。普莱托表示,这些儿童的年龄在6到18岁之间,绝大多数处于十三四岁的年纪。他们的年龄和所处的社会阶层仍是一个未知数。研究人员表示未来进行的DNA检测和骨骼分析能够帮助找到这些问题的答案。

  但是也有一些学者,包括中国和很多其他国家的学者持有不同的观点,他们从现在发掘的古人类化石等证据,对东非大裂谷这支人类是唯一人类起源的说法提出了挑战。也就是说,我们中国这块土地上的人,也有可能是独立发展起来的一支人群,而且,这支人群创造了灿烂的中华文明和中国古代文化。

    马继贤(四川大学教授):几次到向家坝水电站四川宜宾淹没区考古发掘工地,学到了不少东西。看到发掘成果,感到非常鼓舞和兴奋。我感受很深,记得上世纪七十年代,贾兰坡等专家到四川大学博物馆去看一批石器,解放前外国人发现的石器,其中有一批就是在长江流域宜宾地区发现的,但是未注明具体的地点。贾兰坡当时看到这批石器非常高兴,认为很重要,但由于未注明具体地点,他认为很遗憾。这说明,解放前外国人在宜宾发现了石器时代的苗头,但一直没有在遗址方面做出成果来。我也一直觉得很遗憾,没有更多收获。通过这次考古,我们发现的叫花岩遗址、石柱地遗址就有力地证明了早在四五千年以前,有先民在这里活动,而且有非常重要的遗迹留下,使人感到非常兴奋。以前我们把眼光大多放在三峡地区、成都平原地区,此次的发现,让我们在认识上有了新的突破,填补了空白,这是非常大的收获。对于蜀文化的认识也是一样,也是突破性的成果。

献祭的儿童和骆驼的骸骨,部分掩埋在沙子中。在秘鲁一个浅显的墓穴,考古学家发现了这些骸骨,距今800多年,是一种献祭仪式的一部分。照片中的骆驼最有可能是一只美洲驼,也有可能是羊驼。普莱托表示他们需要进行进一步检测,以确定这头骆驼的真正身份。很多古代安第斯文化都相信骆驼能够将死者的灵魂带到来世,因此,在儿童骸骨旁边发现骆驼尸骨并不令人感到吃惊。考古学家发现的骆驼尸骨数量是儿童的两倍,为何如此现在仍是一个未知数。

  大家知道埃及文明,它在几千年前非常发达,创造了金字塔和各种灿烂的文化。但是在发展了约2000年以后,它的文明消失了。位于中美洲的玛雅文明也是一样,它辉煌一时,但是经过几百年也消失了。唯独中华文明没有消失,延续至今。

    工作中以后应注意一些问题,如我们注意到了遗址是斜坡堆积,斜坡堆积中遗址的年代,是每一层都是清晰的呢,还是有混杂的?我觉得这个问题需要回答。在实地考察的过程中,我发现,有些陶片的年代比它所处的土层的年代要早一点,这种情况发生的原因是什么?是早期和晚期的地层混在一起了,还是由于其它的原因?所以,在发掘工地上我提醒了一句,地层是倾斜的,发掘工作就必须倾斜来做,而不能水平来做,并且在工作中对地层注意区别。

一名考古学家正在排列一头骆驼的骸骨,准备进行编目。这具骆驼骸骨是在一个有着800年历史的契姆墓穴中发现的。在从当地一名村民口中得到他们在沙子中发现一些人类头骨之后,普莱托和他的小组对契姆的一个地区展开挖掘,发现了大量儿童和骆驼骸骨。他回忆说:“他当时说‘相信我,相信我,你必须去’。”

  中国有很多古老的传说,到了5000年以后的今天,有很多实物证据证明了有些神话传说,特别是三皇五帝以后的故事都不是空穴来风。我们考古工作者就是要用发掘出来的实物来证明这一段历史。

    另外,希望注意与江对面,云南地区的关联。江对面是汉代“朱提”的所在地,出土遗址和文物也较多,在古代与此次发现的遗址应该是有联系的,这种联系放在考古工作中应该怎样来思考。还有明清时期,作为江边在的遗址,应该有一些临时的民间的小码头,从石柱地遗址中发现的那条石板路我们可以猜测,在这个地方会不会有村庄式的集散地之类的东西。还有,与江对面的云南那边人员之间如何来往,我猜测肯定是渡江,有渡江就应该有停靠点,这些停靠点又在哪里?如果把这些都注意到了,可以加深我们对这个地方文化的了解,可以加深对这个地方地理风貌的了解。

  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的伊斯贝尔表示,他希望发现更多证据,巩固这些受害者是契姆人的这一理论。对于人和动物在一些宗教仪式上作为祭品的结论,一些人仍表示怀疑。但他指出:“如果胸骨被割断,胸腔被切开而后填入织物,说明就是祭品无疑。”伊斯贝尔非常想知道这些儿童的性别,因为契姆人的邻居和敌人——印加人主要将女性作为祭品,有时是来自一个特殊阶层的女孩和成年女性,她们类似于修女,充当祭品是她们的命运。

  从“满天星斗”到“花团锦簇”

    还有移民,根据移民专家的研究,明清时期前往四川的移民有相当一部分是从宜宾进入四川的,这是很重要的移民通道和落脚点。我们也可以思考,发现的明清时代的遗址,与移民有什么关系?因为明清时期的移民对四川发展太重要了,这种重要性除了增进四川人口增长以外,在经济方面也有重要意义。

 秘鲁特鲁希略的月亮神庙博物馆展出的小木雕,展现了契姆战士押送一名俘虏的情形。纽约州立大学宾汉姆顿分校的伊斯贝尔表示,契姆人扒掉俘虏——通常是年轻男性——的衣服,夺走他们的武器,而后让他们充当祭品。但在胡安查奎托发现的骸骨并没有这种特征。“此次发现的祭品并非俘虏。首先,契姆人通常并不将儿童作为战俘。其次,战俘的心脏往往也是完整的。”(孝文)

  在古代中国,也就是在传说时代以后,在中国版图内发展起来很多部落人群,大体上以黄河流域中游为中心,也就是今天的山西、河南这个区域为中心。周边从西北、甘肃、青海,到东北的辽宁、吉林,到南方的浙江和江苏,到四川盆地,围绕着黄河流域这个中心文明周边,形成了很多文明古国。

    考古工作是一项遗憾的工程,我殷切希望在库区淹没之前,把没有解决的问题尽量的解决。

  像大家熟知的位于四川省广汉市的三星堆、陕西西安市东郊的半坡遗址、辽宁的红山等等都是这个时期,也就是距今5000年前后的古代王国。我们用一个比较形象的比喻来描述它们:5000年以前,在中国大地上像满天星斗一样存在着很多古代的原始部落;到了5000年以后,也就是我们的文明形成期,则是一派“花团锦簇”的局面,因为除了中心的华夏文明以外,在它的周边有齐家文化、红山文化、良渚文化、三星堆文化、金沙文化等等。

  很多科学家都是用一生的时间来做一两件事,我们这个团队也是这样。从2004年开始到2017年,我们用十几年的时间完成了国家科技部和国家文物局的一个科技支撑项目,叫做中华文明探源工程。目的就是要建立有确切历史证据和文物证据的中国考古学的编年史,来补充我们文献记载和传说时代的不足。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