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嘉仓参加考古体验活动,新媒体与公众考古传

作者:世界史

为达到科学利用,文物福民的目的,2015年7月11日,洛阳市文物考古研究院与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共同举办了“走近考古,触摸文明——洛阳考古志愿者走近隋唐仓窖遗址大型公众考古”体验活动。本次考古体验活动得到广大市民的热烈响应,全市各界群众报名踊跃,经过认真的选拔,最终30余位“考古迷”参与此次考古体验活动。在发掘现场“考古迷”们认真听取有关回洛仓、含嘉仓遗址的发掘、保护、展示情况介绍,察看了发掘出的仓窖等遗迹现象,了解了考古发掘的主要过程。

现在绝不要对地宫动“念头”

   考古学者有两大使命,一是发现历史,二是将发现的历史告知于众。近代考古学自上个世纪20年代引入中国以来,已有近一个世纪的历史。一代代考古工作者挥动手铲,被时间掩埋的历史重见天日,无数文物见证那个时代的兴衰和真实。可这些成果并未广为人知,却变成普通公众很难读懂的专业术语。历史属于整个人类,公众有权利知道过去发生了什么,考古工作者作为连接古今的使者,有义务将发现的历史告知公众。正如著名考古学家保罗•巴恩所说:“考古学的终极目标——如果这有任何意义或正当理由的话——必定是将它的发现不仅传递给学生与同事,而首要的是传递给公众,那些最终为考古学工作签字付支票、为考古学家发薪水的人”。

此外,就大运河含嘉仓、回洛仓展示利用等问题与考古志愿者举行了专题座谈会。就目前的展示效果,对您是否有吸引力?能否能看懂?是否能够展示出仓储遗址的价值内涵?现在的保护和展示,您认为有什么主要问题,如何解决? 针对两座仓窖的展示方法,你还有什么其他建议?关于大运河仓窖遗址,您最想了解,最感兴趣的问题有哪些?您对将来的运行模式有什么建议?比如旅游,举行文化活动,举办讲座,设计文创产品等?您认为这两个仓窖遗址是否对普通游客会有吸引力?如何让其更有吸引力?您认为洛阳的文物古迹的保护存在哪些问题,有哪些建议?关于对考古遗址的展示和利用,您认为有哪些好的案例可以借鉴?等问题进行了广泛的交流与探讨。大家积极参与踊跃发表自己的看法,并提出了许多宝贵的意见和建议。

一段时间以来,关于秦始皇帝陵,网上议论纷纷。有些网民认为,秦兵马俑是世界第八大奇迹,如果挖掘秦始皇陵地宫,肯定再次震惊世界。有人还列举出挖掘秦始皇陵会带动旅游业大发展等诸多的好处,至于“秦陵地宫八大待解谜团”之类的“说法”,也搅动着许多人的好奇心。

图片 1
山西省考古研究所2014暑期志愿者田野实践活动

通过举办这些活动,让大众了解考古,关注考古,关注文化遗产保护事业,产生了积极的影响,取得非常好的效果。

秦兵马俑及秦始皇帝陵,在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目录,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财富。对于秦始皇陵的保护与发掘,最有发言权的当数考古专家。为此,记者于日前赶往陕西临潼,采访了秦始皇帝陵博物院的考古专家及文物保护专家。

    近年来,公众考古是国内考古学界的热点。不少学校、博物馆、考古所等文物部门举办了相关的活动,或是讲座、或是组织志愿者参观发掘现场,甚至组织公众亲自参与发掘。一些新闻媒体也多有报道,央视对一些重大的考古发现进行现场直播,探索•发现频道经常播放考古类纪录片。这些都大大拉近了考古与公众的距离,一门学科只有真正被大众接受,对人们的生活有实质的影响,这门学科才能长远才趋完善。自然学科的一些成果可以直接转化为生产力或是日常产品为大众服务,考古学的成果同样可以,公众考古是考古与公众之间的一座桥梁,考古学需要公众考古,这是考古学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

(来自:河南省文物局网站)

必须澄清一个误解

    公众考古的兴起恰遇互联网时代的到来,这不得不说是考古学的幸运,互联网所带来的革命式的传播新媒介,使得考古有了更多、更高效的传播途径和工具。新媒体是一个相对的时间概念,随着科技和网络的发展,不断有新型的媒体形式出现。近年来随着智能手机的发展和普及,手机已成为人们获取信息的主要途径。据工业和信息化部发布的2014年通信运营业统计公报显示,2014年,全国移动电话用户净增5698万户,总数达12.86亿户。当下而言,最“新”媒体便是以手机、平板电脑等手执智能终端为平台的网络传播媒体,被称为“第五媒体”。以IOS、Android、Windows Phone为代表的手机平台,提供了海量应用,扩展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方式和途径。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副院长曹玮研究员指出,秦始皇是一代旷世君主,彻底结束了战国群雄割据的历史,建立了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的、中央集权制的封建王朝——大秦帝国。他开创了许多前无古人的业绩,其雄才大略的多项统一措施和政治制度的确立,奠定了中华民族的文化认同和中国版图。“百代都行秦政法”,虽然始皇帝也备受争议,但是“功莫大过秦皇汉武”,始皇帝不仅为后人留下了千秋伟业,还为我们留下了一座旷世奇陵。

    公众考古的火热也催生了一批致力于传播考古的考古人,年轻一代的考古人具备利用新媒体的能力。传播考古,不仅仅是为了将我们发现的历史告知于众,也是为了化解普通公众对考古工作的种种误解。同样,因为考古的神秘和人类好奇心的天性,站在考古另一端的普通公众,渴望知道真实的考古是什么样子。盗墓小说、鉴宝类节目的火热,正说明考古有雄厚的群众基础,但同时也表明考古正面的宣传和科普是多么的薄弱,以至于大多数公众说到考古就想到挖墓,想到文物的市场价格。新媒体时代的到来,普通公众可以有更多途径,更为便捷的获取考古信息,并且随着公众考古的发展,考古成果不再仅仅是一本专业的考古报告,将会以更多通俗的形式表现出来。

如果说古埃及金字塔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上王陵,那么,秦始皇帝陵就是世界上最大的地下皇陵。它的修建耗时36年之久,征集劳力70多万人,几乎相当于修建胡夫金字塔人数的8倍。秦始皇陵集中体现了秦人“事死如事生”的礼制,在地下再现了秦国都城咸阳的布局和现实生活场景,陵园规模之宏大,气势之雄伟,内涵之博大精深,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它是一座历史文化的宝库,是需要我们怀着一颗虔诚的心,耐心解读的圣殿。

    那么具体可用于传播考古的新媒体形式有哪些?考古工作者又该如何利用?普通公众又怎样通过新媒体了解考古?

因为,我们对秦始皇帝陵还知之不多。

图片 2
考古汇微信公众平台

一些网民热议秦始皇陵地宫,其对秦始皇陵的关心和热心可以理解,但是,具体主张却陷入认识的误区,我们有责任予以澄清。首先,国家文物局早就有明确规定——不主动发掘帝王陵墓。这是必须坚定不移执行的既定政策。其二,秦始皇帝陵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仅目前发现的陪葬坑就有180多个,这是一项艰巨的长期的考古任务。每项考古科研成果都将增加我们对秦始皇陵的认知程度。其三,秦始皇帝陵的保护与发掘是一项循序渐进的考古科学大工程,在对局部或外围尚且认识不足,文物保护技术还不足以担当的情况下,任何对地宫的“念头”都是违背科学精神的。

    微信,当下使用率极高的社交类应用。它不仅革新了人与人之间的交流方式,还提供了信息传播的平台。因其庞大的用户数量,再加上信息传递的即时性,是用来传播考古和获取考古信息的有力工具。正如微信公众平台宣传语“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所说一样,一些考古文物部门或是热衷于传播考古的个人均可以开通微信公众平台,通过后台简单操作定期或不定期的发布考古类的信息(文字、图文、视频皆可)。对考古感兴趣的公众可以通过微信客户端关注相关的考古类公众号,从而方便的获取考古信息。目前已有不少考古类的微信公众账号,比如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创办的“社科院考古所-中国考古网”(微信号zhongguokaogu)、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创办的“考古汇”(微信号kaoguhui)、中国文物网创办的“中国文物网”(微信号wenwuchina)、考古中国网创办的“考古中国”(微信号kgzg_cn)、山西晚报创办的“文博山西”(微信号sxwbwbsx)以及个人创办的“考古文博资讯”(微信号kgwbnews)、“上下探方五千年”(微信号Archae-bigcui)等等,这些都极大的促进了公众考古的传播。另外,如百度百家、搜狐新闻、网易云阅读、网易新闻、头条网、易信、飞信、ZAKER等等,它们也都提供类似微信那样自媒体性质的公众平台,但又有各自的受众和特点。

八大奇迹只是一角

图片 3
中国国家博物馆创办的“微博物”杂志

1974年春天,几位挖井农民的偶然发现,唤醒了一支在地下沉睡了两千多年的庞大秦帝国军团。秦兵马俑是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震惊了世界,被誉为“世界第八大奇迹”。仅到秦兵马俑博物馆参观的外国元首、政府总理等贵宾就达180多人,海内外参观者超过6000万人次。新加坡前总理李光耀说,秦兵马俑是世界的奇迹,民族的骄傲。法国前总统希拉克说,不看金字塔不算真正到过埃及,不看秦兵马俑不算真正到过中国。

    电子书,是将传统的纸质书籍数字化,用于在电脑或手执终端上阅读,相对于纸质书,它更容易获取和阅读。以小米旗下的多看阅读为例,多看书城提供海量电子图书,多家互联网门户或个人与多看阅读合作出版自己的电子刊物,以低廉的价格或是免费供用户下载阅读。多看阅读除了有自己的移动客户端外,还有适配kindle终端的多看系统,用户可以购买电子图书,在手机、平板、Kindle等手执终端上阅读,并可实现多终端同步。2014年初中国国家博物馆在多看阅读中免费推出“微博物”杂志,介绍博物馆展览、藏品以及文物背后的故事,广受好评。除多看阅读外,亚马逊也有自己完善的电子图书模式,且自2013年Kindle进入大陆以来,多家出版社与亚马逊合作,推出了大量低廉的电子图书,考古类的图书数量也越来越多,最重要的是Kindle阅读器媲美纸质书的阅读体验,革新了人们的阅读方式。与亚马逊类似,国内的当当网也逐步完善了自己的电子图书平台,且推出了类似Kindle的都看阅读器,只是考古类的电子书还较少。此外,如百度阅读、豆瓣阅读、网易云阅读等平台,个人或是机构均可申请成为作者,发布书籍,且都有手机等智能终端的相应客户端,方便用户下载阅读。各类平台以及应用都大大促进了电子图书的发展,也革新了人们的阅读方式。一些文物部门或是热衷于公众考古的个人都可以利用这些平台制作并发布排版精美,图文并茂的考古类杂志或图书,普及考古知识,让更多的人了解考古。同样,普通公众可以利用手执智能终端(kindle或平板电脑阅读体验更佳),通过以上软件或是平台,轻松获取感兴趣的考古资讯。

其实,这震惊世界的秦兵马俑,只是秦始皇帝陵的一个陪葬坑!

图片 4
手铲FM

秦兵马俑陪葬坑,只是撩开了庞大而神秘的秦始皇帝陵那神秘面纱的一角。

    与文字传播相比,语音更具有亲和力和感染力,收听语音也随意和自由。传统的收音机虽然已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但随着互联网的兴起,网络电台已成为新兴的传播媒介,加之智能终端的普及,人们不再受广播信号、硬件设备的束缚,可以随时随地自由聆听不同的声音。更重要的是,我们不再像以前那样仅仅是被动的收听,现在是人人可以当主播的时代。像荔枝FM、喜马拉雅FM、网易云音乐等平台均提供主播入口,即个人可以录制语音上传到平台,供用户下载收听。这样便可录制有关考古类的语音节目,比如朗读一些考古科普类的书籍、介绍重大考古发现或是将一些考古类的公益讲座录音等等上传至相应平台,供大家收听。可喜的是,近期考古资讯小站已在荔枝FM、喜马拉雅FM等平台推出了“手铲FM”节目,主要介绍考古资讯小站出品的最新资讯翻译,向公众普及考古常识,以及闲聊一些考古文博的热点话题。山西省考古研究所考古汇也将一些考古类的公益讲座录音上传至喜马拉雅FM。另外如国学新知在喜马拉雅FM发布的“考古发现史话”系列讲座已有十余万的点播量。普通公众可以在手机或平板电脑下载相应APP,在线或是下载,随时随地收听,也是了解考古的别样方式。

秦始皇帝陵博物院考古部张卫星研究员专门从事秦始皇陵考古工作。他介绍说,秦始皇陵是我国第一座独立的帝王陵园。它的规模有多么大?一般老百姓以为,封土之下才是秦始皇陵,其实,整个骊山北麓,与之相关的遗迹都属于秦始皇陵的范畴。

    除文字和语音外,视频更具有立体感和视觉冲击力,近年来央视对一些重大考古发现进行现场直播,每逢假日如国庆、春节在探索•发现频道还会播出“考古进行时”节目,这些都让公众进一步了解考古。与“电视时代”不同,在新媒体时代,人们获取视频的方式更广,且不受电视节目播放时段的限制。热衷于公众考古的单位或个人可以制作考古类的视频上传至网络,类似的平台很多,比如优酷、搜狐、新浪、爱奇艺、乐视等视频网站均提供视频上传入口。对考古感兴趣的公众在观看电视剧、综艺节目之余,观看一些考古类视频或是纪录片,也是不错的选择。

目前一般的说法有三个概念:一个是陵园总体范围有56.25平方公里,其面积相当于70多个故宫那么大。当初最外围可能以隍壕(壕沟)为界,如今,有些地方尚存壕沟遗迹。在这个范围内,出土、发现了与秦始皇陵有直接或间接关系的大量遗存,包括兵马俑坑等一百多个陪葬坑和陪葬墓。此区域还有丽邑,是专门为守护秦始皇陵而建设的一个小城市,是为秦始皇陵服务的供给城。二是陵墓周围筑有内外两道城墙,内城垣周长3870米,外城垣周长6210米,目前探明的大型地面建筑遗址有祭祀、管理陵园设施等。城墙以内的面积是2.13平方公里,是直接与秦始皇陵相关的遗存。三就是封土和下面的地宫。封土呈四方锥形,高约120米,历经两千多年的风雨侵蚀和人为破坏,现在的高度约为57米。封土面积要远远大于墓室。2004年,863项目的一个考古计划,集中了一些专家,用高新科技手段探明,封土下面有一个很大的空间,比一个现代标准足球场还大,这是目前比较接近真实地宫面积的数字。

图片 5
胤禛美人图app

张卫星研究员说,秦始皇陵的陪葬坑太多了,太丰富了!光这些陪葬坑就够你考古的了,工作量就已经很大了。没必要急于发掘陵墓核心区域的地宫。每试掘一个陪葬坑都有惊喜的发现,都能加深对秦陵的认识。随后他简要介绍几个陪葬坑。

    智能终端考古类APP的开发,也是公众考古传播的一大途径。比如故宫博物院在2015年春节前夕推出的“每日故宫”APP,从故宫博物院180余万件藏品中精挑细选,每日推出一款珍品,藏品背后鲜为人知的点滴细节将一一向观众揭示,让传世文物变得更加鲜活生动。另外故宫博物院还推出了“胤禛美人图”、“紫禁城祥瑞”等APP。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在2014年中旬推出了“考古汇”APP,结合考古汇网站,介绍最新考古发现,精美文物赏析以及传播考古知识。公众可以直接下载相关应用到智能终端,更加直接方便的获取考古资讯。

■ 石铠甲坑

    互联网和智能终端的大发展使得我们的生活方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无论是公众考古的传播还是考古资讯的获取,都应当充分利用科技发展所带来的新的传播媒介。前文列举的公众平台、电子图书、网络电台或是视频、考古类APP开发,仅是当今新媒体的一部分,且被用于公众考古传播的也是少数。随着互联网和智能终端的发展,新的媒体形态会不断涌现。考古学虽然是研究过去的学科,但也应当充分利用当今科技的成果来发展自己,希望有更多的单位和个人能利用新媒体来传播考古。需要强调的是,高质量、通俗易于接受的形式是公众乐于通过新媒体获取考古资讯的关键,与此同时,公众的分享、转发客观上也促进了公众考古的传播,这也是新媒体的特性所在。

石铠甲坑位于秦始皇陵封土东南200米处的内外城垣之间,总面积达13000平方米,比秦兵马俑一号坑还大。仅在坑西南部的3个试掘方中,就出土了大量密集叠压的,用扁铜丝连缀的87件石铠甲、43顶石胄。这些甲胄甲片用青石切削打磨而成,根据人体不同部位,其甲片有长方形、圆形、梯形、半圆弧形等,每片均钻有圆形小孔,最多者一片有10个孔。这些石甲胄形制精美、工艺高超令世人赞叹!虽然它们只是随葬的冥器,不是实战用物,但是,足以让我们了解秦代甲胄的形制,填补了以往考古资料包括秦兵马俑甲士俑装备中无秦胄的空白。由于石铠甲坑还没有全面发掘,初步分析,可能是秦代武库或者其他军事机构的模拟。

(来源: 大众考古    作者: 崔俊俊  )

■ 百戏俑坑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