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平侯张安世与海昏侯刘贺,内蒙古让千年古都

作者:世界史

 

什么是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富平侯张安世葬在陕西西安南郊凤栖原,海昏侯刘贺葬在江西南昌北郊墎墩山,两地直线距离约875 千米,真正的相隔千山万水。两座大墓的发现引人瞩目,相关项目先后获得2013、2015 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回顾新世纪,特别是2002年以来,文物事业发展经历了三次思想革命和认识升华。第一阶段从2002年到2005年,2002年,文物保护法修订实施,全国文物工作会议召开,对文物保护法的重大意义、文物工作方针以及“五纳入”等一系列重大方针政策进行了阐述,确立了新时期重点抓好的四项基础工作:一是建立文物保护法规体系,二是摸清家底,开展馆藏珍贵文物数据库建设和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三是文物保护人才培养和科技支撑,四是确保文物安全。第二阶段从2005年到2008年,2005年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首次使用“文化遗产”作为主题词,内涵更加丰富,更加强调时代传承,更加强调公共参与。第三阶段是2008年以来,2008年,国家推动博物馆免费开放,三年多来累计投入80多亿元,入馆人数增长了50%,公共文化服务水平显著提升;“5·12”汶川地震凝聚全国文博系统力量,开展震后文化遗产抢救保护,展示了文物系统的整体实力和坚强决心。通过实践凝聚共识,逐渐形成了检验文物工作成效的三个标准:文化遗产是不是拥有尊严,文化遗产保护是不是促进经济社会发展的积极力量,文化遗产保护是不是惠及亿万民众生活。

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指以重要考古遗址及其背景环境为主体,具有科研、教育、游憩等功能,在考古遗址保护和展示方面具有全国性示范意义的特定公共空间。

  历史往往有着惊人的巧合。张安世去世3年后,海昏侯刘贺去世;凤栖原墓地发掘开始3年后,海昏侯刘贺墓园也开始发掘;凤栖原项目田野工作结束3 年后,凤栖原墓地考古领队张仲立研究员,作为墎墩山海昏侯刘贺墓园发掘专家组副组长,参加刘贺墓园的考古发掘工作。

    这次全国文物宣传工作座谈会,将在回顾成绩、总结经验和分析形势、明确任务的基础上,广泛凝聚文物宣传战线同志们的共识,就进一步加强和推动文物宣传工作谋划新思路、提出新举措。下面我讲几点意见,供同志们参考。

辽上京遗址位于内蒙古自治区巴林左旗林东镇南,城址由皇城和汉城两部分组成,总面积约5平方公里。是我国北方少数民族契丹建国后在北方营建的第一座都城,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遗址南北相连呈“日”字形,对于研究我国古代都城史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它不仅体现了契丹民族的智慧,更是我国多民族融合的见证。

  作为参加凤栖原西汉张安世大墓的考古发掘者之一,近些年也关注着墎墩山海昏侯刘贺大墓的考古发掘。

    一、文物宣传工作取得瞩目成就

1961年,该遗址被确定为全国第一批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十一五”期间被列入全国100处重点保护大遗址,2012年入选“中国申报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2013年入选“2012年度中国十大考古发现”。

  两千年前的“立与废”

    (一)中央决策,多措并举,推动文物宣传工作发展。2005年,《国务院关于加强文化遗产保护的通知》明确在我国设立文化遗产日,文化遗产领域第一次有了专属节日;2007年,党的十七大第一次在全党报告中专门写入文化遗产内容,要求“重视文物和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2010年,在第五个中国文化遗产日之际,李长春同志发表《保护发展文化遗产 建设共有精神家园》的重要文章,这是近年来中央领导同志亲自对文化遗产工作作出的专门的全面而深刻的论述。近几年,中央在一年一度的《宣传工作要点》中,都明确要求加大对“文化遗产日”等文化遗产领域重大事项的宣传报道力度。在中央的重视关心和有关部门的大力支持下,2006年,国家启动大遗址保护工程,大遗址保护和为公众服务的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同步推进;2008年,实施博物馆、纪念馆全面免费开放,在世界范围内开创了博物馆向全社会免费开放的先河。这一系列关乎文化遗产事业前途命运、关乎广大民众切身利益的举措,一步步改变了文物工作相对封闭的局面,使文化遗产保护融入国家经济社会发展大潮中,走进广大百姓日常生活里,文化遗产宣传普及迈入了崭新的历史阶段。

辽上京遗址考古现场

  张安世、刘贺,这两位有过交集吗?答案是肯定的。

    (二)文物宣传工作贴近群众,服务社会,内容和形式不断创新。随着文化遗产工作的拓展和深化,文物系统走出了只专注于文物本体保护、文物工作往往与日常生活脱节的单一模式,而更加注重使文化遗产融入社会。考古领域不再仅仅关心发掘,而是更加重视保护,更加重视展示,更加重视设施建设;重点文物保护维修工程将文物保护单位对公众开放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要地位;“放到博物馆里”曾经是淡出人们视线的代名词,现在则成为珍贵和荣耀的象征;每年1万个左右丰富多彩的展览使博物馆成为民众文化休闲的上佳选择。文物保护领域集保护管理、展览展示、宣传普及于一体的完整格局已经形成初步框架并日益完善。

2011年9月4日是,我国首次对辽上京遗址进行大规模考古发掘,发掘面积达2000多平方米,主要探讨辽代乾德门的形制和结构。

  张安世 字子儒,西汉武帝朝著名御史大夫张汤的次子,生于前134 年左右。在武帝朝做官三十余年,昭帝时因功受封富平侯,宣帝元康四年秋八月卒,时在前62 年,谥曰敬侯。张安世享年70 余岁,为官50 多年,历经武、昭、宣三朝,盛名朝野。

    近几年,针对文化遗产保护与城市化和新农村建设处于矛盾凸显期的阶段性特征,在依托多种形式媒体宣传的同时,文物部门主动加强与各级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的宣传沟通,通过签署合作协议、举办党政干部文化遗产政策知识讲座等多种形式,宣传文物保护法律法规,宣传文化遗产保护对保障地方经济社会可持续发展的深远意义,得到越来越多地方党委政府、有关部门和社会各界的认可和支持,逐渐摆脱了文物部门孤军奋战的被动局面,形成了多部门、多层次协作共同推进文化遗产保护的良好态势。向系统内自我宣传、向各级党政部门宣传、向社会各界宣传的多渠道、全方位文化遗产宣传格局已经形成,并在文化遗产事业发展中发挥出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考古人员在对辽上京乾德门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张安世世居长安,一直在朝廷做官,未曾外放,尽管封地远在山东,死后却葬在都城南郊,就在现今的长安区凤栖原。他的生、死,不曾离开都城长安。

    (三)多种媒体形成合力,共同构筑文化遗产宣传平台。在有关部门、广大新闻出版机构和社会各界的关心支持下,文化遗产宣传平台建设卓有成效。现在,以文化遗产为重要报道内容题材的报纸遍布全国,报道数量迅速上升。例如,据不完全统计,仅2010年,《人民日报》刊登涉及文化遗产的文章达954篇,《光明日报》496篇。以文化遗产为专门或重点题材的社会专业刊物已有150余种,发行量超过百万,形成了专业、固定的受众群体。广播媒体加大了对文化遗产的报道力度,电视媒体对文化遗产的传播异军突起。中央电视台多套节目开设文化遗产专题栏目,国内有10余家电视台每周固定播出文化遗产专题节目。据统计,目前全国已有各类文化遗产专题、主题网站约1100个;论坛、博客、微博已成为文化遗产爱好者谈古论今的新天地,以网络为代表的新兴媒体已成为社会公众由被动接受教育向主动宣传文物保护角色转变的重要推动力量。

辽上京建筑规模宏大,占地13.5公里,城墙高7米,分为皇城和汉城。其中皇城为契丹统治者的宫殿、衙署所在,此次发掘的乾德门为其西城门。

  富平侯始封者张安世,对于张氏后代的影响极其深远。《后汉书·张纯传》记“自昭帝封安世,至吉,传国八世,经历篡乱,二百年间未尝谴黜,封者莫与为此。”这在两汉时期实为罕见,常为史家称道。

    各级文物行政部门、各类文博单位和文博行业协会组织,通过创建专业报刊、门户网站和图书出版发行机构等多种手段和形式,加大自我宣传力度。目前,全国已有200余家文博单位开通了自己的网站,至少有500家博物馆开通了微博。仅2010年,文物出版社出版专业图书316 种、112万余册。中国文物报社每周出版报纸2期,每年刊载文章约5500篇。文物行业宣传力量正在迅速成长壮大,并构建起多种媒介的综合信息平台、政务公开平台、业务服务平台和专业知识传播平台,以全面、丰富、权威、专业的信息和知识,在宣传党和国家文物工作大政方针、法律法规,反映全行业发展动态,为全行业提供信息服务,正确引导公众舆论,树立文物行业良好形象,以及向大众普及文博知识、搭建与社会公众沟通对话平台等方面成为主要阵地。

辽上京遗址考古成果——出土近万枚铜钱和数十泥塑人面像

  再说海昏侯刘贺。刘贺,汉武帝和李夫人的孙子,第一代昌邑王刘髆的儿子。生于前92 年,卒于前59 年,享年33 岁。他不长的一生,却是跌宕起伏。

    (四)深入一线采访报道,宣传文物各项实际工作。近年来,国家文物局和各地文物部门围绕年度重点工作,把握宣传主题,开展宣传策划,组织中央和地方主流媒体,深入文化遗产保护第一线,实地考察文化遗产保护现场;特别是今年以来贯彻中宣部等部门部署的“走基层、转作风、改文风”活动要求,采访文物保护修缮、考古发掘现场专家、施工人员、基层管理者和周边居民,聚焦鲜活事例,捕捉新闻亮点,文化遗产宣传“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得到进一步落实。

辽上京遗址出土的万花楼带金币

  刘贺6岁时继承诸侯王位,是为第二代昌邑王,事在武帝朝。19 岁时,昭帝无嗣而去,霍光、张安世等征立这位昌邑王继承皇位,27天后,其因“行淫乱”被废黜,失去诸侯之位。原来的封地山东昌邑,复为山阳郡,但刘贺仍有着“赐汤沐邑二千户,故王家财物皆与贺”的待遇。

    一是策划组织重大专题报道。近年来,多次邀请中央媒体深入南水北调、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工作一线采访报道;组织中央媒体赴汶川地震、玉树地震灾区实地采访震后文物抢救保护工作;邀请中央主流媒体记者参加全国性重要会议、论坛、峰会等;组织文物事业“十一五”成就回眸宣传报道,对大遗址保护和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建设、博物馆免费开放、水下文化遗产保护等重点工作进行集中报道;组织对柬埔寨吴哥窟、蒙古国博格达汗宫等对外援助项目的集中宣传;配合西藏和平解放60周年实地采访报道西藏文化遗产保护成就。通过主动策划,加强议程设置,取得了良好的宣传效果。二是依托电视、网络开展直播活动。持续推进中国文化遗产日、国际博物馆日等重大节庆的电视、网络直播活动;对“南海Ⅰ号”、“南澳Ⅰ号”水下考古,海上丝绸之路博物馆开馆和重要考古发掘工作等进行现场直播。运用互联网的即时互动性,邀请文物系统有关领导在政府门户网站或重点新闻网站进行主题在线访谈等。各地文物部门积极邀请中央媒体驻地记者和地区新闻媒体,及时宣传文物博物馆工作重要进展和重大节点。一系列的实地宣传报道工作,使文化遗产保护成就得到实实在在的展现,对树立文物工作良好形象、促进文化遗产事业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2年8月12日,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内蒙古自治区文物考古研究所对千年前的契丹古国辽国的首都辽上京进行考古发掘并获重大发现。

  刘贺 这位“富裕的平民”在山阳生活约10年,年届29 岁时(元康三年,前63 年),被宣帝重新封为海昏侯,封户四千,封地南国豫章。在豫章生活了大约4 年,刘贺去世,时年33 岁,第一代海昏侯的故事就此结束。刘贺,先在山东昌邑,再征往长安,旋失位而归,削为平民,十年之后,重封列侯,迁居南国豫章,可谓坎坷不定。史书将他的故事,一直作为引以为戒的反面教材。

    (五)依托重大节庆组织宣传推介,取得良好社会反响。近年来,全国文物系统依托中国文化遗产日、国际博物馆日和国际古迹遗址日,从每年4月到6月形成了声势浩大的全国性文化遗产集中宣传期,“文化遗产宣传季”的概念逐步被社会公众接受。在文化遗产日,全国文物系统统一部署、各显其能,以宣传文物保护法、普及文化遗产保护知识为核心的活动日趋活跃。山西“文化遗产进校园”活动、安徽黄山文化遗产日主场活动、重庆文化遗产宣传月活动、陕西“文化遗产日 汉代记忆”大型公众考古活动等拉近了民众与文化遗产的距离。2009年,国家文物局创设文化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机制,迄今已在杭州、苏州、济宁成功举办三届,组织开展了丰富多彩、亮点纷呈的文化遗产日活动,充分展示了各地深厚的文化底蕴和浓郁的地方特色。文化遗产日主场城市活动不仅得到了当地各级党委、政府的高度重视和大力支持,而且切实激发了社会各界和广大民众对文化遗产事业空前高涨的热情,真正使文化遗产日成为了全民共同的节日。

据了解,在此次发掘中出土的最精美遗物当属一个保存较好的石经幢座和半块仰莲雕花石座。石经幢底座呈八边形,四角有四个兽头,现在两个兽头保存较好,另外两个已经被破坏。在石经幢座旁边还发现了与其相关的半块仰莲雕花石座。

  张安世与刘贺的立和废 如果略去昌邑王刘贺幼时到长安参加武帝葬礼与张安世“认识”的可能,那么从被征往长安时年龄19 岁算起(前74 年),到张安世去世止(前62 年),两位“相识”至少13 年,而有关当事人双方的“立废帝位事件”,可谓惊心动魄。

    在“5·18”国际博物馆日,全国文物系统开展了精彩纷呈的活动。国家文物局围绕国际博物馆日的主题,在重庆、广东、辽宁等地举办中国主会场活动,注重通过互联网等新兴媒体平台,鼓励和动员更多公众参与博物馆文化体验,营造全民关心、参与博物馆事业的良好社会氛围。如,北京市组织“博物馆寻宝”、“博物馆里手拉手做朋友”等活动;安徽省组织“鉴宝江淮行”,开展“百万青少年走进博物馆”活动;广东省从2004年就开始与香港、澳门联动举办“国际博物馆日”活动。在国际古迹遗址日期间,国家文物局从2006年起,与无锡市人民政府共同举办文化遗产保护“无锡论坛”,设置工业遗产、乡土建筑、20世纪遗产、文化线路、文化景观、大运河遗产保护等主题,获得媒体广泛关注;各地采取多种方式,吸引广大民众走进开放的文物保护单位。

同时在考古发掘过程中,出土了近万枚北宋铜钱和数十个体的泥塑人面像。这些泥塑人面像雕塑十分精美,是一批珍贵的艺术精品,代表了辽代工匠高超的工艺水平。

  前74 年春夏之际,汉昭帝无子,去世后皇位空缺,大将军霍光与张安世告请太后同意,就征立远在山东的昌邑王到都城长安继位皇位。

    近些年来,全国文物系统本着依靠各级政府、推动宣传普及、注重社会效益、服务人民群众的理念,通过形式多样的宣传普及活动,取得了令人瞩目的成绩,探索出了文物宣传工作的一些有益经验。但是,从总体上看,目前文物宣传工作基础还比较薄弱,尚未从根本上摆脱宣传工作的被动局面。主要表现在:一是对宣传工作重视不够,宣传理念和方式陈旧;二是制度建设依然滞后,宣传工作仍不规范;三是全员宣传意识薄弱,宣传质量有待提高。 

打造辽文化旅游名片——内蒙古投入20亿建设辽上京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接到诏书后,昌邑王即刻赶往长安,千里迢迢,一路风尘。文献对来长安时路上的情形有着较详细的描述,但都是不好的表现。对即位的经过,以“王受皇帝玺绶,袭尊号”之句一笔带过。昌邑王在皇位仅仅27 天后,就因行淫乱之事,被霍光与张安世成功废黜,削为平民。文献对废黜的过程,大书特书。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