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密接触,全国科技考古学术讨论会在浙大举行

作者:世界史

最新科技能为考古带来什么?前天,第十一届全国科技考古学术讨论会在浙大举行,会议持续3天,全国近百位与考古有关的专家,聚在一起交流经验,介绍如何将科学技术应用到考古中去。

    近日,英国剑桥大学官网刊登了一则名为《研究人员称尼安德特人可能感染非洲智人携带的疾病》的报道,该报道称剑桥大学生物人类学系的夏洛特·胡德克罗夫特(Charlotte J. Houldcroft)等学者提出,走出非洲的智人携带的热带疾病或其他病原体导致了尼安德特人的灭绝。这个新观点的出现,给“尼安德特人灭绝原因”这一本已拥有诸多假说的问题又增添了一个解答角度。不过在此报道中,作者措辞谨慎,并没有提到此观点拥有绝对的证据,而是用“可能、也许”这样的字眼来表达研究的假说性质。那么,史前史研究领域为何会有如此众多的假说性研究?现有的各类具有假说性质的理论是否有学术价值呢?

11月6日,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宜宾市博物院主办,为期两个多月的“考古宜宾五千年——向家坝水电站文物抢救与保护成果展”,在宜宾市图书馆落下帷幕。

  不少专家们讨论的题目有当地特色,如“从信阳出土的商代独木舟看豫南地区的气候变化”;“浙江东苕溪流域商代原始瓷人工施釉的核分析研究”;“龙阳龙山文化居民的健康状况”等。

  研究特点促使假说性研究出现

这一展览原计划10月22日闭幕,因参观人数太多而临时延期。10月下旬,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长高大伦在京参加“第三届中国公共考古·首师论坛”,特意将其作为我省公共考古典型活动发言介绍,引起与会专家学者极大关注。而在本届论坛评选的公共考古系列奖项中,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的虚拟考古体验馆、动漫影片《考古训练营》、卡通绘本《少儿考古入门》三个项目也荣获一等奖。

浙大也有多位专家在会上介绍各自的研究成果,他们的研究已经在实际应用中获得了成功,我们选取了一些作简介。

  在史前史领域,除了口耳相传的神话传说以外,鲜有其他关于史前社会的文献记载。人们对史前社会的理解和判断往往成为一种重建或者构建的过程。一方面,史前考古的成果成为了史前史研究的重要基础;另一方面,由于时间上的巨大间隔以及文献的缺位,半个多世纪以来,史前史研究领域的学者往往会结合已有的考古材料和现有的社会现象提出各种假说,这些假说有的已经成为学界的主流理论,有些还仅仅停留在假说的状态。比如关于人类起源问题的“多地连续演化说”(Multi-Regional Evolution Hypothesis)和“晚近非洲起源说”(Recent African Origin Hypothesis)已经先后成为揭示人类起源的主流理论。

考古本是专业、小众乃至枯燥的学术工作,公共考古则试图让它走近大众,揭开神秘面纱。

给地球做CT

  近年来,随着各种新技术手段的出现和地质学、古气候学、古生物学等学科的介入,史前史领域的跨学科研究成果如雨后春笋般涌现。走出非洲的智人携带的流行疾病导致尼安德特人灭绝的假说就是一个典型例子。这类研究的共同特点是研究视角新颖、一般不以传统的石器和地层沉积物为主要研究对象、大多采用高新技术手段、不少研究者并非历史学者或者考古学家,且研究团队和研究方法的跨学科背景明显。这些跨学科研究为史前史领域带来了不少新成果和新概念,比如美国亚利桑那大学的地质学教授保罗·S. 马丁(Paul S. Martin)就第四纪巨型动物大规模灭绝事件提出的“过度猎杀假说”(The Overkill Hypothesis),一度促使人们重新审视人类对于自然界及其他物种的巨大影响力。这类研究对于增进当前人们对于史前社会的认识大有裨益。

  田钢是浙大地球科学系教授,主要研究地球物理考古。他参加了秦皇陵、宋皇陵等多个考古项目。

  此外,基于丰富理论和经验的假说在某种程度上也会起到重要的作用,戈登·柴尔德(Vere Gordon Childe)、路易斯·宾福德(Lewis Binford)和罗伯特·布莱德伍德(Robert Braidwood)等考古学先驱在提出农业起源假说时并没有太多考古材料的支持,但这些假说对于研究农业的起源依然有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

普通人也能动手体验考古

  田教授说,地球物理考古研究,浙大处国内领先水平。在地底,古人遗迹的土层,与普通泥土层在电阻、电磁性能上有不同,用设备探索某块区域的电阻、电磁性能等,可以知道这块地下有没有古人遗迹。这就像给地球做CT,能发现内部的异常,这些探测在考古前后都能帮助考古人员更好地工作。浙大的设备和技术这几年在良渚遗址、西安部分汉唐陵、新疆部分古城等地都有应用。

  假设不可过于随意

离普通人非常遥远的考古,如今正在以各种方式走向公众。在不少科研机构和博物馆,人们能通过各种方式体验考古之趣。

  在国外,类似的研究应用已非常成熟。

  虽然史前史研究领域待解答的疑问瀚如烟海,虽然专业历史研究领域有时需要运用假设方法,但是在实际研究中,假设方法的运用一定要谨慎。史前史研究离不开考古材料等实证支持。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高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史前史领域的很多细节尚未可知。任何人类化石和考古材料的发现都会增加新的知识与认识,将人类演化的早期历史构筑得更加清楚完整。”有学者表示,在史前史的许多分支领域,基础材料尚且不充分,在此情况下开展的部分假说性研究及其结论往往是片面的甚至是错误的。前文提到的尼安德特人因感染非洲热带流行疾病而灭绝的假说,虽然谈不上谬误,但是理由并不充分。剑桥大学的报道中显示,这一假说的考古材料建立在对古代人类骨骼的基因研究基础上,“有证据表明非洲智人从非洲其他人科动物身上感染过病毒,也有证据表明非洲智人曾经与尼安德特人混血,并且与其有过与疾病有关的基因交流。所以,假定非洲智人可能将疾病传给尼安德特人也是说得通的”。可见,虽然这一假说从逻辑上并无漏洞,但是尚且缺乏对尼安德特人从非洲智人身上感染疾病的直观证据,将流行疾病定为其灭绝原因还缺乏更多的实证支持。因此,此假说采用的科学原理虽无不妥,但是其掌握的事实材料并不充分,尚需学者们进一步实证研究。因此,史前史研究中的假设不可过于随意,丰富的假说固然对学术发展有益,但是它们必须以较为充分的实证为基础,这样才可具备长久的学术价值。

“你挖到了文物!这是新石器时代的石刀。进入新石器时代,除了打制石器外,人们开始普遍使用磨制石器……”11月7日,趁着周末,8岁的廖欣宇跟着父母到雅安博物馆参观,立马就被几台触摸屏上生动的互动游戏吸引。“考古寻宝”、“文物拼图”、“知识问答”……雅安博物馆馆长李炳中透露,这几台观众参与互动模拟平台,是雅安博物馆灾后重建工程中增添的设备。今年1月博物馆重新向公众开放后,立即吸引了许多观众尤其是小朋友们动手参与。“考古寻宝”的界面是一片考古工地,上面整齐地划出50个探方,点击探方便有机会“挖出”精美的文物。尤其有趣的是,参与者还可能挖出手提灯、易拉罐等物品,并收到“盗挖文物是违法犯罪行为”、“考古发掘尽量不破坏野生环境”等提醒。“一边玩游戏,一边就吸收了很多考古和文物知识。”廖欣宇的父亲赞道。

  糯米灰浆组合很坚强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位于成都市人民南路、由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建设运行的“虚拟考古体验馆”,每天也会迎来不少热情的观众。虚拟考古体验馆总面积约280平方米,包括文物医院、考古影像、探秘安丙墓3D实景再现、考古奇兵游戏等内容。墙面上用非常卡通的图案,描绘了考古工作的基本流程、考古工作的不同类型等知识。

  浙江大学文物保护材料实验室张秉坚教授介绍了他们团队的研究成果。他介绍的主题是,“从古代遗址和墓葬的灰泥中快速检测有机质的化学研究技术”。

馆内还设有钻木取火和石镰打火两个区域,方便观众感受古人的生活。体验钻木取火时,屏幕上出现古人准备取火烤肉的场景,用手使劲搓木棍,屏幕中的木头便开始冒烟,最后生起一堆火。

  张教授讲话很慢,条理非常清楚。他的团队在对南京古城墙研究取样中发现,城墙建造使用的是糯米灰浆做黏合剂。他们研究出了糯米灰浆的配方,100公斤的水,放3公斤糯米,煮成米浆和石灰混合而成。石砖用糯米灰浆黏合后会发生复杂变化,城墙变得非常坚固。

据了解,近年来,考古、文博机构向公众传播考古知识、分享考古成果的场所和活动越来越多。省内三星堆博物馆、金沙遗址博物馆等还开展了“小小考古学家”等活动,拉近公众与考古的距离。

  张教授说,研究古建筑物灰泥,可以为文物修缮提供技术支持,糯米灰浆已在杭州寿昌桥、香积寺塔、梵天寺石塔等建筑修缮上有很好表现。

  浙大将完整复制一个敦煌洞窟

让公众参与文化遗产保护

  浙大正与敦煌合作,共同完成60个石窟里面所有壁画的数字化工作。通俗讲,就是把壁画都拍照保存下来。

公共考古概念引入国内仅20年左右,它需要普及考古知识,引导公众科学地认识考古工作,最终建立起文化遗产保护意识。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