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杜塞尔多夫的鲜亮在圣Diego金沙遗址博物院扩充

作者:世界史

    为加强对外文化交流,促进中外文化合作,丰富人民群众生活,经精心筹备,元月26日,由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天津博物馆、山东博物馆和云南省博物馆联合举办的大型境外文物特展——来自意大利的“永恒之城——古罗马的辉煌”展在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开展。意大利驻重庆领事馆的代表、意大利相关博物馆的代表,天津、山东、云南等省博物馆的领导、专家学者50余人参加了开展仪式。省文化厅副厅长王琼出席开展仪式并发表致辞。
  “永恒之城——古罗马的辉煌”展得到了国家文物局、意大利文化遗产、活动和旅游部的支持,是成都金沙遗址博物馆首次联合国内多家博物馆举办的大型境外文物特展,也是四川历年来引进的规模最大的一次境外文物展览。参展文物精品来自意大利罗马考古特别遗产监管局、托斯卡纳考古遗产监管局和托斯卡纳大区博物馆监管局下属7家博物馆,共计233件(套),种类丰富、级别极高,包括各类大理石人物雕塑、成套钱币、珠宝首饰、陶器、玻璃器等,其中不乏与古罗马著名建筑黄金宫殿、罗马斗兽场、万神庙等相关的精美建筑构件,许多文物是首次在中国展出。展览将意大利著名建筑、罗马皇帝和历史重要事件串联起来,让观众多角度、立体式感知古罗马帝国的政治、经济、军事、社会、宗教生活,不愧为一场古罗马帝国鼎盛时期文化成就的视觉盛宴。
  王琼代表省文化厅、省文物局对参加开展仪式的中外代表、专家学者表示了热烈的欢迎,对展览的成功举办表示了热烈的祝贺,并诚挚地希望在如今文明交流互鉴、国际合作共赢的大趋势下,作为文化、文物资源大省的四川,继续加强与作为文化遗产大国的意大利在考古发掘研究、文化遗产的保护和利用以及博物馆等领域交流合作,持续开展不同文明之间的碰撞与对话,促进民众对彼此文化的了解,共同致力于中西文化合作交流的健康发展,进一步延续和深化与意大利间的传统友谊。
  展览运用创新展陈手法,辅助复原古罗马时期的一些场景,使观众耳目一新。该展览将持续到4月8日,成都为首展,之后还将赴天津、济南、昆明巡回展出。
    (来源:国家文物局网站)

       本报西安10月24日专电 (驻陕记者 韩宏) 为期两天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第七届联席会议今天在西安开幕。来自国家文物局、地方政府、科研机构以及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的代表170余人,就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运营与管理主题展开研讨。

    6月22日上午,细雨不断,北京市房山区长沟镇坟庄村却显得比往日热闹,道路也由于车辆的频繁碾压更加泥泞不堪。赶往这里的不仅有数位文物专家,还有几十家媒体记者,他们都在焦急地等待一个名字的最终确认。

  本届联席会议由国家文物局指导,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陕西省文物局主办,秦始皇帝陵博物院、汉景帝阳陵博物院承办。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是我国大遗址保护工作进展到一定阶段的产物,是对大遗址工作的深化与拓展。

    上午10时许,随着北京市文物研究所工作人员手中小刷子的拨动,一座大型唐代墓葬的墓志显现真容。墓志的清晰指示使专家此前关于墓主人的猜测得到证实——该墓确为唐朝幽州卢龙节度使刘济及其妻子张夫人的合葬墓。一幅幅精美壁画、形制特殊的墓葬结构、多达6层的石棺、大小不同的墓志在佐证一段家族历史的同时,更牵引着文物专家对墓葬背后历史细节的深入追问。

  2010年以来,国家文物局先后公布了两批24处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批准44家立项建设,国家考古遗址公园总占地面积超过900平方公里。

墓葬:虽遭破坏,价值仍高

  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盟由西安唐大明宫遗址、北京圆明园遗址、成都金沙遗址、北京周口店遗址等四家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联合发起成立。2011年6月11日,首批12家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相聚西安,共同见证了联盟的成立。该联盟旨在探索中国大遗址保护的发展道路,推动中国大遗址保护事业,共享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创新成果,建设东方大遗址保护和发展的联动平台。目前,联盟已在全国举办了七次联席会议,为国家考古遗址公园的建设、运营与发展做出了重要努力并取得丰硕成果。

    在为保护墓葬搭建的板房内,记者看到,大墓长近40米、深5米,由墓道、墓门、前庭、前甬道、耳室、壁龛、主室、侧室、后甬道及后室等组成。顺着墓道斜坡而下,两侧壁表面用白灰泥抹面,上绘壁画。墓道尽头是墓门,上部损毁严重,仅剩两侧外部墙体。进了墓门,前庭两侧各有一长方形耳室,用来放置随葬品。随葬品大多已被盗掘,仅残存铜饰件、动物骨骼、木板灰等遗物。再往北,经过前甬道北端,东西各有一个壁龛。前甬道北部尽头,是主室大门,仅保存着石质的门槛、门砧和东侧立柱。墓葬经多次盗掘,据工作人员透露:“墓葬最早的盗洞大约是金代甚至更早时候。”

      (来源:文汇报 作者:韩宏)

    虽如此,北京市文物局原局长孔繁峙仍将其称为“北京唐代考古的重大发现”。他说,尽管历史上曾经被盗和遭到破坏,墓葬已经很不完整,但是从考古学上来讲,价值依然很高。刘济墓背靠上方山,濒临拒马河,背山面水,凿山为穴,墓葬规模较大、形制特殊,在北京如此大规模的唐代墓葬发现极少。墓葬中出土的大型彩绘浮雕十二生肖描金墓志异常珍贵,在目前发现的唐代墓志中,全国也没有能与之匹敌者,实属罕见。墓葬中出土的彩绘须弥座石质棺床、彩绘石俑,也都十分珍贵。

作为大墓最核心部分的主室,北部中央放置着一张平面呈梯形的石棺床,由6层石条拼合砌筑而成,或浮雕金刚脸及瑞兽造型,或彩绘莲花及牡丹图案。专家介绍,即便是明清的皇帝陵,棺床也只有一层砖石,而该墓棺床竟多达6层,实属罕见。原本棺床上放置有石椁,内有木棺。现石椁和木棺均已被毁,仅余部分石椁构件。其中石椁南侧立板造型最为精美,中部雕刻有“仿木构假门”,浮雕处门框、门簪、门扇、门锁等均施以彩绘,尤其门锁上贴金装饰的手法令人叹为观止。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