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野蛮走向文明的实物标本,是一种新的古老型

作者:世界史

    日前,为纪念三星堆祭祀坑发现三十周年,由四川广汉三星堆博物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等单位联合举办的“三星堆与世界上古文明暨纪念三星堆祭祀坑发现三十周年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三星堆博物馆举行。来自国内外的100余位专家学者齐聚一堂,就三星堆文化与古蜀文明、长江文明对中华文明所产生的影响展开了讨论。

图片 1

    3月3日出版的国际著名学术期刊《科学》杂志上发表了我国科学家领衔完成的《在中国许昌发现的更新世晚期古老型人类头骨》(Late Pleistocene archaic human crania from Xuchang,China)论文,论文称在中国许昌发现的生活于更新世的“许昌人”是一种新的古老型人类。研究人员认为,“许昌人”头骨形态无法归于任何一个已知的古老型人类类群,却同时具有北京人、尼安德特人,甚至现代人的某些特征。这将为研究人类,特别是东亚地区现代人类的起源和演化,再添重要证据。

      后祭祀坑时代,三星堆遗址仍是古蜀国中心聚落之一

图片 2

  这项研究是由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与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北京大学、华东师范大学、美国圣路易斯华盛顿大学合作完成的。

      三星堆遗址自20世纪30年代首次发掘以来,总共进行了约1.3万平方米的考古发掘工作,获得了大批实物资料。

图片 3

  艰难的发现:

      1986年三星堆祭祀坑发掘,30年来,已发掘出三星堆遗址的文化遗存共分为五期,涵盖四个考古学文化。其中第一期为三星堆一期—宝墩文化,第二、三期为三星堆文化,第四期为三星堆—金沙文化,第五期为新一村文化。时间上自新石器时代晚期,下迄春秋前期。

    汉武帝之孙、在位仅27天就被废除的汉废帝、海昏侯“刘贺”之墓被发掘后曾引起极大轰动。2月23日,400件海昏侯墓出土文物神秘抵京,并将于3月2日起在首都博物馆开启为期三个月的展出,展出的部分文物很可能将会证明墓主身份。

  沙海拣金,碎骨拼图

       “由于种种原因,迄今为止,三星堆遗址的考古材料,只有1934年燕家院子、1963年月亮湾、1986年三星堆祭祀坑等5次发掘的资料正式公布于众,涉及发掘面积不到3000平方米,其中涉及第四期的材料更为有限。”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三星堆遗址工作站站长雷雨说,2001年,金沙遗址祭祀区发现以后,学界对成都平原商代晚期至西周时期考古学文化的关注更是转移到了金沙遗址,认为三星堆城址会迅速衰落成为一个普通聚落,但事实并非如此。

    特警一路护送 价值超越马王堆

  简单地说,科学家把与考古学上发现的与现代人类不同的古人类,都称为古老型人类,比如北京猿人、尼安德特人、海德堡人等。但古人类化石在世界范围内都极为稀少,论文的通讯作者、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研究员吴秀杰说:“古人类化石是难以保存的,一是当时古人类比较少,二是当时人类属于被捕食者,能保存下来的少之又少,所以哪怕发现一颗古人类的牙齿化石,都十分困难。”

       雷雨介绍,通过对历年发掘资料的全面梳理,结合“十二五”期间的考古新收获,发现三星堆遗址第四期文化遗存的分布范围、聚落规模、遗物数量和遗存等级远远超过以往的认识,在“后祭祀坑时代”为期不短的一段时间内,三星堆遗址仍然是古蜀国中心聚落之一。

    首都博物馆在官网公布了文物抵京的视频,从中可以看到这些文物在途中受到了至高礼遇。23日13时,在南昌特警的护送下,文物乘T168次列车从北京西站进京,随后搭乘中铁快运专车,在首都特警护送下开往首都博物馆。四四方方的木质盒子看上去非常敦实,盒盖四周都打上了封条,盒身上还写着“江西省考古所”的字样。

  在位于郑州市陇海路北三街的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静谧的小院内,论文第一作者、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客座研究员、河南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李占扬,向记者展示了高清晰度CT扫描、手工及三维虚拟复原的“许昌人”头盖骨照片。

       独特的文化造就了文明和艺术的高峰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园是中国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好、结构最完整、功能布局最清晰、拥有最完备祭祀体系的西汉列侯墓园。考古专家称其考古价值超过长沙马王堆汉墓,并入选2015年“中国六大考古新发现”评选。

  2005年以来,科学家们在河南省许昌市的灵井遗址进行了连续12年的挖掘——这就像要在浩瀚的沙漠中寻找被隐藏的数粒金沙,2007年考古队发现了23块碎骨,16块能够被拼接在一起,之后直至2014年,才又发现了20多块碎骨,总计45件人类头骨碎片化石。

       三星堆遗址的发现和研究,是中国考古学史的重要篇章。“传统的看法是,四川古属西南夷,没有什么足以称道的文化,而且蜀道艰难,与中原华夏隔绝不同,四川古史几乎为一片空白。三星堆遗址的发现,好像是一缕曙光,逐渐将这迷茫荒昧的黑暗照亮了。”清华大学教授李学勤认为,三星堆遗址的发现,足以与世界考古学史上特洛伊、尼尼微等著名发现相提并论。

    墓主或为汉废帝 出土文物创纪录

  经北京大学环境学院周力平教授等专家测定,“许昌人”生活在距今10.5万年至12.5万年之间。通过科学家们历时两年的拼接和比较,“许昌人”头骨才呈现在我们面前。“这项研究以化石形态特征和可靠的地层年代数据提供了华北地区晚更新世早期人类形态变异及演化模式的关键证据。”李占扬说。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