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保护国际交流合作,流转与研究

作者:世界史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积极促进‘一带一路’国际合作,努力实现政策沟通、设施联通、贸易畅通、资金融通、民心相通,打造国际合作新平台,增添共同发展新动力。”为推动“一带一路”文物保护国际交流合作,日前,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联盟在上海成立。联盟的成立将为“一带一路”国际合作贡献一份文化的力量。

12月1日,首届“鸣鹤论坛—全国中学考古(历史)社团建设交流研讨会”在洛阳回民中学举办,来自全国12个省市37所中学的75位中学校长、教师参加本次会议。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徐天进教授、社科院考古所公共考古中心副主任乔玉副研究员出席会议开幕式并致辞,开幕式由北京大学公众考古与艺术中心办公室主任刘庆华主持。

    近日,北京大学中文系李零教授新著《子弹库帛书》由文物出版社出版。子弹库帛书,通常称“楚帛书”(Chu Silk Manuscript),1942年自长沙子弹库盗掘出土,是目前已知年代最早,也是现已发现唯一的战国帛书,中国最早的典籍意义上的古书。

  丝绸之路是东西方之间融合、交流、对话之路,千百年来,为人类的发展进步和共同繁荣作出了重要的贡献。为了保护这一人类共同遗产,2014 年,“丝绸之路:长安—天山廊道的路网”正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今年在北京召开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习近平主席正式阐述了古丝路精神——和平合作、开放包容、互学互鉴、互利共赢。而丝绸之路文化遗产正是古丝路精神的重要物证,保护和研究丝路文化遗产,能够实证并展现人类不同文明间交流对话之路的源流,有利于促进各国之间的友好交往,促进各国间的相互理解、相互尊重、相互信任。日前,丝绸之路文化遗产国际保护的全新平台——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联盟(以下简称“联盟”)在上海宣告成立。

据介绍,在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北京大学公众考古与艺术中心及各考古文博机构的支持下,经过8年的努力,目前全国共有31个省市自治区的中学成立了近百家中学生历史考古社团。为更好的服务中学生考古(历史)社团,搭建一个社团联合体平台,弘扬中学生社团文化,全国中学考古(历史)社团联盟于12月1日正式成立。

  除个别残片外,楚帛书均已流失海外,现存美国华盛顿弗利尔-赛克勒美术馆。1973年5月,湖南省博物馆重新发掘此墓,出土“人物御龙帛画”,是目前仅见的两幅战国帛画之一。

  聚焦丝绸之路文化遗产保护

图片 1
会议现场

  《子弹库帛书》一书详述了子弹库楚墓的盗掘和发掘、文物情况、帛书流转美国的过程,以及帛书收藏者赛克勒博士未能实现的归还帛书的遗愿等等;并收录帛书彩色图版、释文、摹本、文字编及文献目录等。

  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联盟是在国家文物局指导下,由国内外文博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相关企事业单位等共同建立的,聚焦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领域的跨学科、跨领域、跨行业、跨部门的非政府科技合作组织。联盟致力于战略研究和技术创新,为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文物科技创新提供资源共享、成果转化和人才培养,充分发挥科学技术对文物保护的支撑引领作用,服务“一带一路”愿景,提高社会关注度和参与度,夯实丝绸之路上的民意基础。

图片 2
嘉宾为获奖者颁发证书

  基于子弹库帛书在中国思想史、学术史上的重要地位,以及李零先生的前沿研究,北京大学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院会同北京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系、文物出版社,于8月2日在北大静园二院召开《子弹库帛书》出版学术座谈会。《文汇学人》在此刊发座谈纪要。

  “今年3月两会期间,我提出了建立国际丝绸之路文物科技联盟、参与‘一带一路’文化遗产长廊建设的想法,想先在国家文物局设立的重点科研基地范围内进行联合协作,再逐步扩大到国际上与丝绸之路文物科技相关的研究机构中去。”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表示,5月,在国家文物局的支持下,中国丝绸博物馆以纺织品文物保护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的名义,向全国20家科研基地发出关于建立丝绸之路文物科技联盟的倡议,得到热烈响应。“作为发起单位的这21个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主要包括三类,一是位于丝绸之路上的,二是金属、纺织品、硅酸盐、纸张、动植物等与丝绸之路出土文物密切相关的,三是能为丝绸之路文物提供测年、环境等技术支撑的。”他说。

开幕式上,与会嘉宾揭晓了传统文化进校园工作优秀校长、首届全国中学十大优秀考古(历史)社及优秀辅导员名单同时为获奖者颁发证书,并向洛阳回民中学姜长安校长授予首届“鸣鹤论坛”旗帜。

  科学考古发掘的一段前史

  今年6月,丝绸之路申遗成功三周年之际,在中国丝绸博物馆的组织下,21家科研基地齐聚杭州,共同倡议成立丝绸之路文物科技联盟。

图片 3
北京大学中国考古学研究中心主任徐天进教授

  李零(北京大学人文讲席教授、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讲这个故事,跟我们考古学史有很大关系。大家都知道,1950年代夏鼐先生他们在长沙进行发掘,也接触到当地很多事情。可以说,全世界考古史都碰到过这个问题——在我们科学的考古发掘之前,都有一段前史,也就是一段盗墓史、盗卖史。本来,这段历史好像已经比较遥远,但是由于现在盗掘猖獗,好像我们又回去了,回到那个时代。所以,这段历史对我们今天仍然有意义。

  更好地服务于“一带一路”

图片 4
社科院考古所公共考古中心副主任乔玉副研究员

  在原来长沙城墙的城圈,我们可以看到几个重要的历史地点。蔡季襄经常在城南这一片喝茶、会朋友。湖南省博物馆的同事也带着我们,走了这一圈。

  在联盟成立大会上,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表示,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联盟聚焦“丝绸之路”和“科技创新”,响应建设“一带一路”、坚定“文化自信”等时代发展要求,希望联盟各成员单位积极探索新体制机制,针对丝路文化遗产保护中的重大突出问题和普遍问题,广泛联系并凝聚丝绸之路沿线国家和我国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的专家学者,开展全方位的交流与合作,联合攻关,实现服务“一带一路”建设的愿景。

徐天进教授在致辞中表示,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考古夏令营到各中学成立考古社团再到如今全国考古社团联盟的成立,从定时的暑期活动变为持续连贯的日常活动,这十年间考古社团的发展有目共睹。他希望考古社团联盟的成立,能更好地协调共享资源,提升社团水平,拓展视野,为彼此间的相互交流搭建沟通平台,共同推进考古知识在中学的传播。

  《子弹库帛书》的出土地点是在城的右下角,出帛画的地方在它上面。过去长沙很有名的就是盗墓,有几张在1972—1974年马王堆汉墓发掘现场拍摄的老照片,我们从中可以大概想象,1942年盗掘楚帛书的,基本上也就是这样一批人。这批“土夫子”当时可能也都是20多岁,最小的只有十几岁。而且他们当时盗墓是跟长沙在抗日战争中成为重要战场有关,也就是利用四次长沙会战——在第三和第四次会战之间,有一段较长的空歇,他们就在这段时间里进行盗墓。当时长沙也正好在修环城的公路,所以好多人说他们是在收集古书,其实他们是在挖文物。

  中国的文博界对于丝绸之路文化遗产的保护和研究由来已久,并在丝绸之路成为世界遗产和中国提出“一带一路”设想后持续发力。国家文物局重点科研基地是围绕文化遗产保护领域科学和技术发展战略,针对重大科技问题,开展创新性研究的高水平平台和学术交流的重要阵地。近年来,随着“一带一路”愿景全面推进,丝绸之路文化遗产保护科技成果精彩纷呈。“成立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联盟,体现了文博领域对‘一带一路’ 建设的关切。”赵丰说。

       多彩社团活动为中学生打开考古新世界

  跟这件事情有关的,首先我们要提到四个人:任全生、漆效忠、李光远、胡德兴。这四人不但参加了子弹库发掘,而且参加了马王堆一号墓、二号墓、三号墓——全部的发掘。1970年代初的子弹库发掘就是为马王堆发掘做实验,看看是什么情况。

  日前召开的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联盟理事大会选举产生执行理事会,其中包括5名常任理事,分别来自5家主要发起单位,包括敦煌研究院院长王旭东、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文物局局长王卫东、陕西文物保护研究院院长赵强、中国丝绸博物馆馆长赵丰和上海大学副校长段勇。执行理事会还包括8名非常任理事,包括福建省博物院院长吴志跃、湖南省博物馆馆长段晓明、国家博物馆科技部主任潘路、中国建筑设计研究院总规划师陈同滨、吉林大学边疆考古研究中心主任朱泓、英国剑桥大学李约瑟研究所所长梅建军、中国科学院曼谷国际合作中心主任姜标、中国电科集团重庆声光电智联电子公司总经理李军。“从执行理事会的构成来看,多元的机构属性、广泛的地域分布、深厚的研究积淀、良好的合作意愿,能为联盟提供丰富的研究资源、扎实的学术支撑、先进的集成装备、面向国际的成果转化渠道,具有可持续发展的空间。”赵丰表示。

       近年来,各校考古(历史)社团队伍不断壮大、教育形式逐步趋于多样化。在交流展示环节中,七十余位中学考古(历史)社团的践行者齐聚一堂。来自洛阳回民中学、北京中学、山东邹平一中、西安曲江一中、重庆巴蜀中学、安徽铜陵一中、浙江湖州中学、江苏沭阳高级中学、长沙实验中学、澳门劳工子弟学校等21所中学的代表就具体社团状况、开展活动内容、未来发展方向等内容进行汇报。

  这个小组里我们姑且叫组长的任全生先生,我没有见过,他已经去世了。但是我有幸见到漆效忠先生,当时已经70岁了。李光远我没有见到,生卒年也不太清楚。他们当中最小的是胡德兴。

  加快推进智库建设

       不少社团都在依托当地考古文博资源的基础上,深入有效地开展了一系列社团活动。从房山周口店拜访“北京人”,到“寻根”之旅参观西周燕都遗址博物馆,北京中学考古文博社以“北京从这里开始”为主题举办的一系列社团活动丰富了学生书本外的考古知识;江苏省丹阳中学“凤起笔架”考古社充分利用地方文博资源,组织学生实地考察丹阳珥陵春秋吴国葛城遗址、胡桥齐梁石刻等遗迹,部分学生还合作完成了《镇江的古迹探秘》、《丹阳齐梁石刻简介》相关考察报告;西安市曲江一中广受学生欢迎的“珩瑆”考古社以让中华文脉薪火相传、培养学生人文情怀为主题,带领学生走进陕西省历史博物馆、大明宫、丰镐遗址发掘现场等,期望通过社团活动提升学生对西安本土人文古迹的关注和了解,加强对文物史料的认识,进而唤起学生保护历史文化遗产的责任意识;长沙市实验中学“明古社”结合本地资源,以湖南省博物馆、长沙博物馆、马王堆街道为交流平台开展共建活动,参加博物馆讲座、体验活动和讲解员培训等课程,经历了从接触考古到体验考古的不同阶段。

  帛书出土以后,落到蔡季襄的手里。蔡先生收藏过很多文物,都卖掉了。我们知道他卖掉的这些文物里,最有名的三件文物,一件就是楚帛书,第二是现藏美国克利夫兰美术馆的漆木双鹤,第三件有名的文物就是陈家大山帛画。过去我们一说缣帛出土都是西北,最后湖南长沙变成真正的缣帛大城。特别是帛书,只出过两批,一批就是子弹库帛书,一批是马王堆帛书,这两批帛书都是出在长沙,并且子弹库帛书是目前唯一发现的战国帛书。帛画也只有两幅,将来一定还会再出土,我们也期待着。

  “联盟成立之后,将聚焦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领域,为国内外文博机构、高等院校、科研院所和相关企事业单位搭建学术交流的机制与平台;利用联盟全方位的文物科技资源,采取共建工作站或实验室、互派访问学者、开展专项研究等措施,加强丝绸之路沿线国家的文物科技合作,深入参与文物科技合作项目,共同解决国际文物保护中的疑难问题。”丝绸之路文物科技创新联盟负责人表示。

图片 5
会议现场

  夏鼐先生在长沙进行发掘的时候,蔡先生的大儿子每天都骑自行车到工地里。他有美术才能,非常时尚,穿最时髦的衣服,骑漂亮的自行车。湖南馆说,你有美术才能,愿不愿意参加考古工作呢?他说我不喜欢过有组织的生活,所以他不参加。后来他去了澳门,就见不到了,所以我们现在没有他的照片,也没有他的消息。

  联盟将加快推进智库建设,强化在文物科技创新的顶层设计、政策制订、平台建设、人才培养和公共服务等方面的能力;制定跨区域文物科技的发展战略与中长期规划,为整合利用社会优质科技资源、开展技术协作、提高丝绸之路沿线文物科技水平提供指导。

除了传统的参观学习、考察等实践活动外,3D打印作为中学考古社团的创新内容,不仅将新技术和认识中华古老文明相结合,也是让技术更好地服务教育、构筑创新校园的一次有益尝试。在浙江龙游凯马国际学校的“3D打印创新实验室”里,同学们处理完收集到的“马荣八公祠”内古建构件数据后,通过建模技术将其制作成立体模型,将考古活动中所观察的重要文物永久保存下来。作为浙北地区首个中学生考古文博社团,浙江长兴中学考古文博社以“应用现代科技,传承太湖文明”为宗旨,致力于3D打印技术与太湖文明相融合的实践,目前长兴中学3D考古文博创新实验室,已成功打制了光阳桥、兴隆桥、震泽桥等多座太湖古桥模型,社团成员在德国、比利时皇家歇妮中学师生来访时,以3D打印技术和中西方文化为桥梁开展交流研讨。此外,由社团师生参与编写的《3D打印一带一路》丛书教材也已正式出版。

  这位大儿子,是蔡先生原配生的。蔡先生一生都非常风流,他的第二个太太是很有名的湘剧演员。几位子女中,蔡美仪到现在还找不到,希望有心人能帮忙找到,跟蔡家联系这个事情。

  针对丝绸之路文化遗产保护的科技需求和成果转化方面的瓶颈,赵丰表示,将建立科技成果评价制度,加强技术的安全性、有效性和适用性评价,实施一批科技创新成果应用示范工程;构建科技成果信息共享平台,加强科技成果数据资源的开发利用。通过网站、通讯、会议、展览等形式向公众宣传相关成果。“联盟重视高校、科研院所和高新技术企业的人才资源,采取符合自身需要和特点的合作方式,吸引高水平科研人员进入联盟;兼顾文博领域对科技人才的紧迫需求和可持续发展需求,建立学校教育与实践锻炼相结合的培养机制,利用高等院校、科研院所的教育资源,持续培养创新型研发人才,提高人才总量,优化人才结构。”他说。

“大教授”进“小课堂”

  蔡先生得到楚帛书之前,在上海住了7年。我也去调查了他原来在上海的住所。他当时在这里做买卖,开百货商店,赚了很多钱。他买下了两个小楼,自己住不了,租给别人。结果和房客,一位上海大学的教授,因为房租问题起了冲突,被日本宪兵队抓了。后来他用他的文物疏通一个日本人和法国驻上海的领事,才被放了出来。以后他就再也不敢在上海待了,赶快逃走,回到长沙。他得到楚帛书是在到长沙以后。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刘修兵)

       本次交流研讨会中,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徐天进教授还为洛阳市回民中学的同学们带来了一场题为《认识世界的一扇窗口—考古学》讲座。徐天进教授从考古学的基本定义讲起,循循善诱地简述了中国考古学发展史,将这门被称为象牙塔的学问呈现在中学生面前。“考古学是我们认识世界的一扇窗,通过它我们不仅能欣赏消失的风景,还能找到来时的路。”徐天进教授表示,希望通过各中学的考古社团能让更多学生在中学阶段打开考古这扇窗,看到窗外的风景。在高考前,让更多的中学生领略、了解考古的魅力,从而对他们未来的人生道路产生积极影响,不论最后是否投身考古事业,参与考古社团期间培养的科学精神、学习传统文化的经历会是他们的终身的宝贵财富和美好回忆。“窗外的风景是值得用一辈子去体验的,这就是考古的魅力所在。”徐天进如是说。

  蔡先生回到长沙以后,正好碰上日本人打长沙,他们逃难,结果碰到日本兵要非礼他的妻子和女儿,他的妻子和大女儿就跳到水塘里自杀了,《晚周缯书考证》这本书就是此事的一个纪念。蔡先生二儿子告诉我说,他逃难过程中始终带着一个铁桶,里面装的就是子弹库帛书,他躲到湘西,在湘西写了这本书。那是1944年,后来卖帛书是1946年的事情。

图片 6
与会者合影

  跟帛书有缘分的有几个美国人。长沙最有名的中学雅礼中学,以前是耶鲁大学在那里办的,所以他们每年会派两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过去教书,柯强(John Hadley Cox)就在这里面。那时候所有的外交人员、传教士都要上北京的一个汉语进修学校,就在我们现在的三联书店旁边,柯强也在那里进修过汉语,然后在长沙教书,教到抗日战争爆发。

在中学师生看来,这些“大教授”放下身段,带来受益匪浅的讲座和交流必将早早在学生心中播下启蒙的种子,大大开阔他们的眼界。据介绍,河南鹤壁高中、西安中学、安徽铜陵一中、蚌埠二中等学校的考古社团都曾邀请来自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及各地方考古文博单位和博物馆的考古学者带来学术讲座。当同学们向考古学者提出疑问和心中的不解时,学者们均耐心解答,与此同时考古学者们也对学生中能有如此众多同样热爱考古的学生感到欣慰,并对社团的发展寄予殷切期盼,希望在不久的将来,能在高等学府看到学子的身影,在田野考古、文物保护方面大有作为。

  他在长沙的时候,并不仅仅是教书,还在那里搜集文物,有时候甚至睡在墓地,这样能够首先得到文物。当时楚国的文物,对美国古董市场来说是非常新鲜的,他曾经把这些文物带到美国,在耶鲁大学办过一个展览,在那儿宣传楚文化,影响了很多美国人对楚文化的印象。展览中有一批就是瓷器,现在还留在那儿,但是其他的铜器等等,最后都被放在纽约大都会博物馆。

同学少年 薪火相传

  太平洋战争爆发的时候,几乎所有的汉学家都被派去做情报工作,所以柯强回到长沙,也在做情报工作。他的情报组织就是今天CIA的前身。在日本还没投降时,他就潜伏在上海的戤司康公寓里,这幢楼现在也是上海的文物保护建筑。

“对考古的接触让我感到一种走出书斋、走进田野的新气息,开阔了视野,打破了自己的一些狭隘性,看见人类历史的悠久和人事变迁,颇有涤除心尘的畅快感”。江苏沭阳高中考古社成员、如今已毕业并考入北京大学的唐冬冬在给学弟学妹的寄语中说到。

  上海是中国古董外流的重要口岸,当时蔡季襄谈帛书买卖的地点就在他下榻的吴宫大

金石不语,历久弥新。作为冷门专业,大众对考古尚存在种种误解。可以说质疑考古学是对这门学科和考古人的亵渎。而考古社团的壮大、从“娃娃”抓起普及考古知识在一定程度上能充分减少大众的误解和曲解。此次全国中学生考古社团联盟的成立,可有效克服社团资源不足,活动影响力有限等问题,扩大校际社团交流,取长补短,资源共享,拓宽视野,为社团的良性互动形成合力。这些考古社团的活动或许还很稚嫩,但他们是中国考古事业发展的萌芽,未来中国考古的发展需要他们的接力和传承。也许他们在发展的道路上会磕磕绊绊,但我们相信,前进的脚步不会停歇,他们会在一步步摸索中前行、发展、壮大。

  酒店。柯强说跟蔡先生借帛书去照相,但照相机少了一个零件,所以没有经过蔡先生允许,就已经请美国的军人把帛书带到台湾。是谁把它带走了呢?这个人我们也很难找,我们只是找到了他美国同学会的照片。这位舒尔特斯(Frederic D. Schultheis),后来为美国空军情报部门工作,是将军的助手。楚帛书后来由他带到美国,这样完成一个传递。

(作者|张小筑  转自中国考古网)

  原来我不知道这个情况,后来知道他原是学汉语的,还教汉语、研究汉学,而且他有个亲戚还是有名的汉学家。他在中国的时候,一直待到解放军要打南京,在南京待不住了,跑到上海走掉。本来想回美国,因为爆发了朝鲜战争,又把他派到亚洲来。所以是这位先生带走的,说要卖一万块钱,押金只有1000美元。蔡季襄非常不放心,他一直在追这个文物,但是没有回信。蔡季襄还找吴柱存先生来催,也没催回来。

  舒尔特斯先生也有一位助手,著名的史克曼(Laurence Sickman),他原来是在哈佛大学学艺术史的。

  这些情况都是怎么披露出来的呢?是那些要买楚帛书的人调查情况,所以我们很多消息都是从他们那里看到的。帛书在美国每走一步都做了跟踪调查,找到了记录,现在终于所有的链条都完成了。所有这些材料,我们在新出的这本书里也可以看到。

  后来楚帛书被卖给了赛克勒(Arthur M. Sackler)医生,本来被另外一个人戴润斋拿到,他想私自藏下来。力劝赛克勒医生买这件东西的就是辛格(Paul Singer)医生。我去过辛格医生家里,原来以为他家里面应该跟博物馆似的,但其实是一个公寓。很狭窄的走廊,两边全是文物,他就一个人生活在古董堆里。我跟他采访的时候,他递给我一篇他写的文章,说赛克勒医生已经谋划好了,在北京大学赛克勒博物馆落成之际,给你们一个惊喜,把这件文物送给你们。可是我们工作做得太晚了,等博物馆落成的时候,赛克勒已经去世多年了。

  赛克勒医生目前还是子弹库帛书的收藏所有人,帛书现在在美国的所有权,《四时令》是属于赛克勒基金会,《五行令》全都在赛克勒博物馆。

  在这里要非常感谢罗泰教授,在我们这本书出版以前,又获得这样一个资料。赛克勒医生在1978年郭沫若去世的时候,写了一篇悼词,明确表示他想把楚帛书归还中国。外界很难看到,因为是赛克勒在医学界的印刷物上发表的。

  赛克勒的文物从纽约搬到华盛顿,建新的赛克勒博物馆的时候,罗覃(Thomas Lawton)馆长要挑文物放到新馆里,他第一个就是要这个东西,但是赛克勒说这件不行,因为这件我是准备送回中国的。这几次机会都错过了。最后一次机会就是他本来要跟中国科学院合作,到中国来办医学杂志。办医学杂志他觉得应该去见院长,也就是郭沫若,准备在见郭沫若的时候把楚帛书归还中国。但是郭沫若的秘书告诉赛克勒,郭现在身体不太好,原来说看他情况再定见面时间,结果一等就去世了。所以他又没有机会送出去。但是这篇文章的结尾仍然说,希望有一天,还是把楚帛书交到合适的人手里,这是他本人说的,还不是别人转述的。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