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的女儿,图像与历史

作者:世界史

  敦煌莫高窟、敦煌研究院就是我的家。有时想想,人这一辈子能做他喜欢的事情,还能做出一点事,这辈子就算没白活。

 

 

 

图3

图片 1

樊锦诗与自己的雕像合影。  

  汉代的量器分为龠(yue,音月)、合、升、斗、斛(hu,音湖)。龠,是个象形字,最初是指竹管制成的管乐器,《说文解字》把龠作为单独的一个部首,并注明:“龠,乐之竹管,三孔,以和众声也。”后来演变为一种古代的量器。《汉书·律历志》说,汉代的量器“本起于黄钟之龠,用度数审其容,以子谷秬黍中者,千有二百实其龠,以井水准其槩(gai,音概)。”又说,“龠者,黄钟律之实也”。意思是用黄钟律管的管腔作为当时最小的量器单位——龠,选用北方黑色谷子的适中者,用1200粒可以装满一律管,或者用井水装满一律管,其容量就是一龠。用黍子测量容量好理解,可为什么要用井水测量呢?这是因为井水与地面水相比,一个是杂质少,比较干净;再一个是井水的温度变化不大,密度恒定。《汉书·律历志》又说,“合龠为合,十合为升,十升为斗,十斗为斛。”据测算,汉代的一龠为现代的10毫升,一合为20毫升,一升为200毫升,一斗为2000毫升,一斛为20000毫升。

图片 2

 

 

  他做了一个什么事情呢?1900年的时候,王道士他发现了藏经洞,他是怎么发现藏经洞的呢?王道士是一个道士,他到了莫高窟之后,当时莫高窟有一个上寺和中寺,是由喇嘛来住着,他是晚到的,他没有地盘,最后他就在16窟附近找了一个据点,建了一个小房子。

  樊锦诗:因为兴趣,想为敦煌文物保护做点事。我从年轻时,就对钱看得不是很重,我常说一句话,“我们不富但也不穷”,我不愁钱,就愁敦煌那点事。要是为了钱,我不会留在敦煌,别处比敦煌工资高多了,说不定干别的我还能发大财。

 

  莫高窟现在是中国最大的石窟群,1961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一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又于1987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委员会列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它位于今甘肃省敦煌市城区东南二十五公里处的鸣沙山东的峭壁上,坐西朝东,前临大泉河,遥对三危山。崖体高30到50米,崖面上密布洞窟,大小不一,上下错落好几层。我们今天去莫高窟参观,主要是在南区,北区基本上不对外开放的,主要是生活、居住,以及死后埋的一个区域。莫高窟建于公元四世纪后半叶到十四世纪,经历了上千年,经历的朝代从北凉到元代,经历了11个时代、14个时期。现编号洞窟735个,其中南区是487个,北区248个。我们通常讲莫高窟有492个,是这么来的,石窟是以彩塑为主体,四壁和窟顶是绘满彩绘壁画的,窟前有殿堂、窟檐、栈道,窟窟相联通,是石窟建筑、彩塑和壁画三者合一的佛教文化依存。现存壁画四万五千多平方米,彩塑二千余身。总之莫高窟是现存世界规模最大、延续时间最长、内容最丰富的佛教艺术宝库和历史文化宝库。

 

图7

 

  2016年4月,“数字敦煌”上线,30个经典洞窟、4.5万平方米壁画的高清数字化内容向全球发布,网站还有全景漫游体验服务,轻点鼠标,镜头就会跟着鼠标移动,游客在电脑前,就宛若在石窟中游览一般。网友还可以通过全息影像技术看到整个石窟的全景。而这种高科服务,推动者竟是一位已经78岁高龄的老太太。

  三是对制作律、度、量、衡标准器的材质作出严格的规定。如规定十二律律管的制作“其法皆用铜”;规定分、寸、尺、丈的制作“其法用铜”,而十丈为一引,太长了,所以“用竹为引”;规定龠、合、升、斗、斛的制作“其法用铜”;规定权衡的制作“厥法有品,各顺其方而应其行。”即可以因地制宜,按照各地的实际情况使用不同的材质制作权与衡。

图片 3

 

图10

 

 

图片 4

  另外一个呢,我们剥离的问题。这两个问题是可以合在一起的,价值和剥离基本上算同一个问题吧。我们现在绝大部分壁画是没有进行层位分开,现在的技术,我们大型的墓葬还是坚持在地下保护,敦煌壁画也是一样的。我们尝试着做了一些,比如220窟甬道那个地方,220窟是初唐时候始建的,经过中唐时期、五代时期、宋代时期,历代又有重建。重建了以后,在这个甬道后来70年代的时候,国家文物局和我们就作了一个尝试,把这个甬道试一下,把壁画进行截取,表层的壁画截取完了之后,在今天的甬道外面再做一个挡墙,把表层截取的地方再贴到挡墙上面。底层暴露出来是五代时期和中唐时期的壁画,底下还有初唐时期的壁画我们没有进行截取。五代时期我们截取了之后,今天非常有名的文殊的图像。洞窟里面大量的壁画我们没有进行截取,只是很少很少的做了尝试。有些地方有些烟熏,也有些人提出来是不是把烟熏壁画进行清洗,把它形象看得更清楚,我们保护专家都倾向于暂时不处理,以后有更好的技术再做这些事情。

  1998年,当地政府提出要把莫高窟和一家旅游公司打包上市。理由是通过资本运作,可以让莫高窟的价值最大化。

  在海昏侯墓出土的一些器物中,很多都有十分精确的尺寸。比如二十五弦瑟上写着:“禁长二尺八寸,高十寸。”又如椁底板的方木头上写着:“邓长公木三尺九。”这里的三尺九指的是圆木头的直径。再如刻漏上的漏尺,虽然已经腐烂,但可以肯定它是一件有精确刻度的尺子。

 

  樊锦诗一听就怒了,她第二天一大早跑到这个部门办公室,对着负责人拍着桌子说:“听说你们准备把莫高窟卖了?谁让你们这么做的?我不同意。”

图片 5

  主持人:刚才张所长用大量珍贵的历史照片和图像给我们分享了敦煌的再次发现的历史,尤其以藏经洞作为联系的案例。第二是结合大量的现存的图像,用我们称之为考古类型学的一些方法。在座有学考古的,也有对考古非常感兴趣的朋友,这是我们常用的考古学对历史文化遗存进行研究的方法,分析了莫高窟的窟形,以及周边窟的文化关系,还有对佛像画、经变画、供养人画进行专业而精道的解读。我边听在边想,这些图像经过研究院和张所长的研究,我们去了敦煌也不一定能看得到这么多这么精彩的图像。刚才征求了张所长的意见,我们可以有一个互动环节,在座观众需要有什么问题需要跟张所长进行交流的,我们可以提问。

 

 

  我们经常听说经变画,什么叫经变画呢?就是佛经和佛教意义非常深奥,不容易被大众所理解,后世就利用绘画艺术形式,创造出佛经内容的绘画。通常用一种形式来表现深奥的内容,我们称为经变,用文字和讲唱的手法来表现就叫变文。莫高窟的经变画始于隋,在唐代非常盛行。在敦煌石窟当中发现的经变画大概有20多种,有1000多幅,比如西方净土变、药师经变、弥勒经变、法华经变、华严经变、天请问经变、金刚经变、金光明经变等。一部经有很多个故事。这个是莫高窟初唐时期的净土经变。这个是莫高窟237窟的主室南壁,不是一个壁来表现一个经变,有好几个经变,从西边开始我们可以看到,这个是法华经变,这个是观无量寿经变,弥勒经变。这个是五个庙第一窟弥勒经变,中间是一个弥勒菩萨,经变送老入墓、耕作、树上生衣、路不拾遗、收获图。弥勒是一个未来佛,表明未来非常美好,有哪些场景呢?一种七收,我们播种播一次,就可以收获七次,这种场景怎么表现呢?在绘画里面就表现出耕作之后收割稻谷,这里有二牛抬杠的耕作图像,表现一耕七收。还有老人入墓,不用你操心了,他到了年迈时候,快过世了自己走入坟墓,把墓穴建好,到时自动就去世了。就不用家里面再去操心。还有树上生衣,衣服也不用织了,种桑树,桑叶采下来养蚕,不用这么复杂了;树上面就长衣服,取下来穿就好了。弥勒经变把这些美好场景就表现出来了。这个是莫高窟217窟的陀罗尼经变,我们讲中国绘画时经常讲这幅图,这跟五台山是有密切联系的,里面就讲到佛陀到了五台山来朝拜,印度和尚或者西域和尚也到中国来朝拜五台山。当时他们佛陀到了五台山之后,就遇到一个老人,说你把这个经带过来没有?说没有带过来。那个老人说你还是回去把它带过来,这个是一个灭罪的法宝,非常重要。这个老人说完之后,这个佛陀转身再看的时候,这个老人就不见了。原来这个是文殊菩萨化身的老人,专门来点化他的。他就赶快回到家乡,把这个灭罪的经拿回到中土,翻译出来。后来这个信仰在中国就非常流行了。这个是莫高窟171窟经变的局部,这个有变色了,当时色彩比今天更加鲜艳。这个保存稍微好一点点的217窟西壁龛顶说法图局部。这个是整窟的观无量寿经变,下部我们看到特写,经常提到的敦煌反弹琵琶的一个造像。除了经变以外,还有佛传图,表现释迦牟尼一生从出生到涅槃,整个一生中重大事件的图画。我们看到这是斯坦因拿走的两幅绢画,这个地方主要是讲释迦牟尼刚出生的场景,这个是释迦牟尼的母亲在园子里面,释迦降生;释迦不是一般的人,是圣人,出生方式也跟一般人不一样,是胳肢窝里面钻出来的。这个是莫高窟254窟南壁降魔变,这个地方有各种各样的魔兵形象,派各种各样的美色诱惑他,魔王三个非常漂亮的女儿,佛的决心非常强烈,这几个魔女诱惑也没有成功,变成骷髅一样的。这个是莫高窟260窟北壁的初转法轮,我们看到有三个法轮的形象,表示这个佛初转法轮的地点。这个是佛传。

  广州日报:在大漠中一待就是半个世纪,有没有后悔过?

  我国古代把音律、尺度、容量、权衡,统称为律、度、量、衡,这是人们对于音乐以及物体的长度、体积和重量的测量与规范。《汉书·律历志》中说:“虞书曰‘乃同律、度、量、衡’,所以齐远近、立民信也。”意思是只有统一律、度、量、衡,才能取得远近国家和老百姓的信任。而实现“同律、度、量、衡”,不仅是当时科学技术的集中体现,也是一个时代文明进步的重要标志。值得庆幸的是,海昏侯墓出土了一件早已失传的玉质黄钟律管,让人们看到二千多年前国家法定的律、度、量、衡的基准器(或叫法器、标准器),从而揭开了汉代律历制度中最为神秘的一道面纱。

这个是小一点的点,榆林窟  

  对话

 

图片 6

 

 

  我们大致看一下大致生产劳作的情况,当时提到有耕作的场景,打猎的场景。莫高窟29窟的狩猎,和畜牧业有关的。这个是榆林千手千眼观音里面的打铁,手工业的一些场景。莫高窟85窟中楞严经变的肉肆图。这个是45窟的观音经变遇盗图。这个是431窟马夫与牛车图。这个是莫高窟158窟各族王子举哀图,他们采取本民族的致哀的方式。这是莫高窟第454窟送老人入墓的场景。榆林25窟弥勒经变里面讲的女子500岁才出嫁,怎么表现这个场景呢?表现婚嫁的一些场景,这是莫高窟454窟弥勒经变婚嫁图。另外还也一些器具,这是445窟盛唐的供具,401窟菩萨持的玻璃盘。419窟法华经变的建筑,莫高窟98窟的层楼。维摩诘经变中的酒肆,他经常出入酒馆啊、勾栏啊这些场所,但他佛法非常精深,这是他在酒肆里面清谈的场景。这是莫高窟103窟盛唐的帝王,也是经变里面的。这是103窟的维摩诘。这个是138窟东壁门南侍女图。还有反映各个民族服饰的材料,比如61窟于阗的服装,党项的服装,蒙古、榆林的服装,吐蕃时期的服装。谢谢大家。

 

 

 

樊锦诗在考察现场  

图1

  另外还有日本的杏雨书屋藏的《金刚经》,这是西川的一个本子。这也是藏经洞出土的地藏菩萨造像,这个是水月观音像,也是特别精美。

  樊锦诗:《莫高窟考古报告》几辈子可能都做不完啊,现在完成了百分之一,还要努力。

 

  实录内容:

  樊锦诗是蜚声海内外的敦煌学者。2015年3月从敦煌研究院院长一职卸任后,樊锦诗没有回到老家上海,而是留在了敦煌。

图9

月牙泉雪景

 

  度量物体的重量,汉代叫权衡。权与衡其实是两种器物,结合起来才能去称物体的重量。

樊锦诗先生

 

 

 

 

  一、世所罕见的玉质黄钟律管

 

 

  目前,人们对海昏侯墓出土的这件玉质黄钟律管的关注度不高,研究刚刚开始。无论是从社会制度、文化艺术还是科学技术的角度看,都有必要组织对这件玉质黄钟律管进行多学科的、深入的、系统的技术鉴定,以获取更多准确的数据,并且对照史料的记载,参考其他已出土的文物,进一步发掘玉质黄钟律管本身所蕴含的极其丰富的历史、人文、科学和艺术的巨大价值,更好地继承祖先留给我们的这份宝贵遗产。

  张小刚:这也要分成几个问题来谈。你刚才看到藏经洞的绢画和壁画照片,这个是两种类型的绘画。那个是一个实物,是绘在绢、纸或者刺绣,是以文物的形式,在藏经洞里面封藏了近千年的文物,出来之后很快拿到西方博物馆里进行保护,所以当时从藏经洞出来的时候,是特别的鲜艳,特别的漂亮。而我们这些壁画基本上是暴露在外面,不是说每个洞窟把它封存下来,一直在里面进行活动,宗教场所。本身跟这个材质也有关系的,墙上面是画在泥上面,那个是画在纸上面和绢上面,色彩对比也是有关系的。这是一个。关于壁画保护这一块,我们敦煌研究院在全国是走在全国前面,然后在全世界范围之内,我们也是属于先进的。当然我们也和国外有长期的合作,包括美国的研究所,我们和先进的文物保护单位有数十年的合作。相对来说的话,我们在技术上面的交流都很频繁,不存在说他们的技术比我们要先进或者我们的技术不如他们,不存在这方面的问题。经过我们院保护专家几十年的探索,我们在壁画和遗址保护方面有非常成熟的技术,这些技术得到了国际同行的认可,相信以后我们会在这方面通过国际合作,我们可以做得更好。

  1963年大学毕业分配时,樊锦诗的丈夫彭金章分配到了武汉大学当教师。毕业分配的单位里没有敦煌研究所,这让樊锦诗长出了一口气。但意外发生了,敦煌莫高窟跑到北京大学要人,说4个实习生都要。她接受了学校的分配。

 

图片 7

 

(本文摘自王金中著《 管窥汉代文明之光——海昏侯墓出土文物探析》,本文参考资料:《史记》、《汉书》、《中国古代文化常识(王力)》、《中国古代度量衡(丘光明)》、《中国历代度量衡考(丘光明)》、《考古2016·7》;《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展板说明、近期报刊有关新闻报道。图片来源:《五色炫曜》、《惊世大发现》展览。)

  还有因缘故事,跟本生还不一样,是讲佛教化众生的故事,比喻的故事。所以我们在莫高窟,比较有名的285窟南墙壁的成佛图,当时有交战,佛经里面叫盗匪嘛,政府就派兵来和盗匪交战,有交战场景,最后盗匪失败了以后衣服脱掉,把眼睛都挖掉。国王在这个地方。我上学的时候,我们老师告诉我,原来做历史的,非常关注这个图,为什么关注呢?可能和农民起义有很多关系,盗匪就是农民了,这个镇压农民起义,农民起义失败,被挖了眼睛了。这些盗匪后来被挖了眼睛之后,非常痛苦,在山间奔走,佛就解救他们,讲经说法,最后他们皈依佛,就成了比丘,眼睛有复明了。这是佛教化众生的故事,这个是交战的场景,这个地方是他们皈依,佛给他们讲,最后他们变成比丘。

图片 8

 

 

  她首先想到的是控制游客数量。但她很快发现,不让游客进洞不是个办法。一个偶然的机会,她接触到了电脑,“那时我就感觉,莫高窟有救了。”65岁的她兴奋得一宿没睡。她决定为每一个洞窟、每一幅壁画、每一尊彩塑建立数字档案,利用数字技术让莫高窟“永葆青春”。

  在江西省博物馆《惊世大发现——南昌汉代海昏侯国考古成果展》玉器展柜的一角,静静地放置着两件玉管,都是和田玉质,一件稍粗,一件稍细,上面均有黑沁,没有雕刻任何纹饰。其中稍粗的一件玉管目测长度为20厘米左右;而稍细的一件目测长度为18厘米左右(图1)。如果说汉代的一尺相当于现代的23·1厘米左右,那么,稍粗的玉管大约合当时的9寸;稍细的玉管大约合8寸半。这么长的两件玉管,究竟是什么器物呢?

  之前有一个朋友写过一本书让我看一下,他解释乐遵和尚怎么看到对面三危山的佛光万丈呢,他说乐遵和尚很辛苦、很累,长途跋涉到了莫高窟这个地方,又干又饿,头就有一些眩晕了,就发现对面金光闪闪。后来我说不是,你没有在莫高窟待过,不知道。莫高窟有一个特别奇特的自然现象,大概是在夏秋之际的时候,敦煌是很干燥,平时一般不下雨,也会下雨的。下雨的时候,西边云层很厚的时候,太阳又出来了,照在这个云层上面,折射到三危山的时候,就会出现整个金光万丈的情况。去了莫高窟快20年了,我见过一次。樊锦诗告诉我说,她去了60多年,也只见过三次,所以是很难得的。

  广州日报:当年敦煌条件那么艰苦,是什么吸引你留下来的?

  前面提到的《汉书·律历志》,是中国古代第一部有关律、度、量、衡最系统、最权威的著作。它是由西汉末年律历学家刘歆(xin,音新)奉命组织100多位学识渊博,通晓历史、天文、地理、乐律的专家学者,在考察历代律、度、量、衡制度的基础上,总结归纳了自从汉武帝以来的经验做法,对全国的备数(算数)、和声(音律)、审度(尺度)、嘉量(容量)和权衡(重量),分别进行科学规范,建立了国家统一的律历制度。《汉书·律历志》首次明确指出了汉代的律、度、量、衡都是以黄钟为基准,还揭示了如何以黄钟律管为基准器,对律、度、量、衡进行定准的。

  还有一些关于民族传统神话题材,比如东王宫、西王母、伏羲、女娲这些,跟道家思想、儒家思想相结合,进入洞窟。我们看到莫高窟285窟的窟顶,有伏羲、女娲,手持规、矩,一个是画圆的,一个是画直角的。还有一些多头的,有13个人头,这些都是传统神话里面的人物。还有雷神,他肩膀上面有羽毛。这个是风神,拿着风巾。

 

  有人认为,这不过是两件非常普通的玉饰。真是这么简单吗?在海昏侯墓出土的一批十分珍贵的玉饰中,一件组玉佩的中间,也有一个相似的玉管(图2)。但相比之下,一是器型大小不同。

 

  当时一天吃两顿饭,住的是十多平方米的泥屋,没有电灯,没有自来水,没有厕所,要几个月才能洗上一次澡。樊锦诗怕老鼠,但土房的天花板是纸糊的,晚上老鼠在顶上闹个不停,还不时掉下一只老鼠在床上。实习就她一个女学生,晚上起夜上厕所得出门走上百米。因为担心外面有狼,她晚上都不敢出去上厕所。

 

 

  毕业一年后,彭金章到敦煌看望樊锦诗,他发现,昔日那位纤纤玉手的恋人变了,变土了,变黑了,住的是土房子,吃的是洋芋、山药、小米,有时, 去外面搞研究,樊锦诗一屁股就坐在黄沙上,像个村姑。

图片 9

月牙泉

 

 

  现在我们介绍一下敦煌石窟。我们通常所说的敦煌石窟,并不是指今天敦煌市(县级市)内的石窟,而是在河西走廊西端的古代敦煌石窟,今天的敦煌市,包括玉门广大区域之内的。

 

 

图片 10

  广州日报:有人说你是英雄。

图片 11

图片 12

  樊锦诗:我在敦煌待了52年,当院长17年,不过是个过客。我不能奢望把什么事情都做完,但是事情没做完就是遗憾。

  《汉书·律历志》说,“权者,铢、两、斤、钧、石也,所以称物平施,知轻重也。本起于黄钟之重,一龠容千二百黍,重十二铢。”意思是用权称重量的单位分为铢、两、斤、钧、石。本来也是起源于黄钟律管所产生的重量,一律管的容量为一龠,一龠可容1200粒黍,其重量就是十二铢。“两之为两,二十四铢为两,十六两为斤,三十斤为钧,四钧为石。”据测算,西汉时期的一铢约为现代的0·65克,一两为15·5克,一斤为248克,一钧为7440克,一石为29760克。现代人做过试验,测量1200粒黍的重量为7·4克,即为一龠十二铢的重量,每铢约合0·62克,与西汉时期的一铢相差无几。

  张小刚:这大概有三个问题。一个是怎么发现的?我们不仅仅是临摹发现的,我们到洞窟里面去看,不是说是整整齐齐的,很多洞窟有很多破损,尤其是破损这些口的地方发现有不同的层位,有叠加关系。从边缘地方,甚至有些地方那个地方破了一个窟窿,那个窟窿下面也可以看出层位叠加关系,这个就是说我们知道它有很多层。另外还有一些洞窟,我们找不到它的破损了,但是从那个窟形我们看有可能是更早的窟形,这个时候它也有叠加关系,表面上我们是看不出来的。这是一个。

  樊锦诗:对家人,我真的有说不出的愧疚,我不是一个称职的妻子和母亲。我先生为了这个家做了很大付出,不仅当时孩子是他带,调到这儿来,他不搞教学,搞佛教考古。后来两个孩子大一点了,来兰州上学了。我只要一有机会,就尽可能多回去看他们,给他们做好吃的,弥补一下当母亲的缺憾。

 

  藏经洞出土的大量经卷,今天历史教科书里面经常反复提到的就是一个《金刚经》卷轴,就是斯坦因得到的,藏在英国博物馆,这是目前现存最早的雕版印刷品,从这个雕版来看,当时雕版印刷已经很成熟了,发现有纪年的,这个是最早的。

  樊锦诗:其实后来有段时间我也想过,我总不能为了这个不要孩子,不要家,不要丈夫。但是待的时间越长,越发现莫高窟像块磁石一样吸引着我,很多事情要做还没做。自己慢慢也跟石窟有了感情,想离开又舍不得离开,一想为了家算了,毕竟南方生活还是好,孩子也可以受到更好的教育。但这里的前辈们不希望我走,他们拉着我的手说,“小樊,你别走”。前辈们做出了榜样,后来我就没走。最后留下来也有丈夫对我的影响,他为了支持我工作,调到这里来和我一起工作。

图片 13

 

(责编:李来玉)

  律管最早是用竹子做成的,但竹管易开裂、易变形、易磨损,不易长期保存。玉质律管就不同了,它不开裂、不磨损、不变形,不仅具有长期的稳定性,制作时还可以达到极高的精确度。这就具备了一件科学的基准器的必要条件。

 

 

 

图片 14

  经过樊锦诗的努力,莫高窟上市的风波总算偃旗息鼓。在樊锦诗看来,这是她担任院长做过的最重要的决定之一。

  ③以黄钟律管为准,建立统一的量器体系

  主持人:各位热心的观众朋友,大家下午好!我是成都博物馆负责人,欢迎大家光临成都博物馆,聆听“丝路之魂”系列专题讲座的第二场。因为第一场也许朋友们来听过——樊锦诗先生作的精彩的讲座。今天我们的讲座题目是“图像与历史——考古学视野下的敦煌石窟”。今天我们请到的是敦煌研究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张小刚研究员。张小刚研究员是历史学博士,研究馆员,中国敦煌吐鲁番学会理事,主要研究方向为石窟考古与佛教美术史。曾赴日本、印度、法国、西班牙、意大利及中国香港和台湾等多个国家或地区进行学术交流与考察,2008-2010年受聘为日本东京艺术大学东洋美术史专业客座研究员,2016年6-7月在法国远东学院东亚文明研究中心访学。已出版专著2部,在国家权威或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30余篇,参加20余次国际学术会议,主持或参与10余项国家或省部级课题或项目,代表性著作有《敦煌佛教感通画研究》等。今天下午张所长将从考古学的角度对敦煌石窟作解读。更多时间留给张所长。有请!

  广州日报:是不是特别愧对家人?

图片 15

 

  樊锦诗:一代又一代的莫高窟人,经历了岁月的洗礼,用他们的智慧和青春孕育出了莫高窟精神,那就是坚守大漠,勇于担当,甘于奉献,开拓进取。

  ① 以黄钟律管为准,建立统一的音律体系

 

  2015年卸任敦煌研究院院长,77岁的樊锦诗原本以为自己可以睡个好觉了,但她发现,自己只能“退而不休”,关于敦煌莫高窟保护的很多事情都还得找她。

 

 

  1998年,60岁的樊锦诗接棒敦煌研究院院长。如何避免石窟和壁画的消失,是摆在她面前的首要难题。

  在农耕社会中,量器非常重要,关系到国计民生。海昏侯墓中就出土了形形色色的量器。如主椁室内的一件子母量器,一大一小套在一起,学名应叫漆椭量,与汉代朝廷颁发的标准量器无异(图5)。又如“昌邑籍田鼎”其实也是一件标准的量器,其铭文为“昌邑籍田铜鼎,容十斗,重四十八斤,第二”(图6)。按照汉代的规定,十斗为一斛,这个“昌邑籍田鼎”就是标准的一斛。这也从一个侧面解释了海昏侯墓出土的鼎为什么会多于九件,因为有的不是祭祀用的,而是日常使用的量器。再如两件青铜鋗,一件铭文为“昌邑食官铭,容十斗,重四十斤,昌邑□□年造(图7)。另一件铭文为“昌邑食官铭,容四斗,重十三斤十两,昌邑二年造”。这些有铭文的量器,通行于昌邑王国、海昏侯国所在的地区,可以用于校准周边特别是所属食邑户的其他量器。这就为深入研究以黄钟律管为基准的西汉量器体系,提供了宝贵的实物依据。

常书鸿先生

图片 16

图5  

  还有禅窟,大家都知道是坐禅的,这个洞窟本身不会很大,今天看到的照片是105窟的,伯希和拍的一些照片,晚唐时期的,这个是禅身的形象。这个是莫高窟北魏时期的一个窟。我们看这个是人字披的建筑,上面有一个平顶,正下方有一个立柱,前面开一个口,塑像,这种建筑形式在佛教考古里面,叫做中心塔柱窟,跟印度本土建筑形式是有非常密切联系的。印度有一个它的洞窟,就是在洞窟中间设有佛塔,一般规模比较大,主要是让信徒围绕这个塔,绕塔巡礼和观像。为了使建筑更加牢固,在顶上面和窟顶进行连接,起到支撑顶部的一个作用。下面看到这两个照片是印度的,这个都比中国的敦煌窟早很多了,这个是一世纪前半叶的。

  广州日报:你觉得莫高窟精神是什么?

 

  这是前面三任敦煌研究院院长,最早的是常书鸿先生,当时他在法国学习西洋油画,平时没事的时候就在塞纳河边散步,塞纳河边有一些小书摊,当时他在书摊上看到了伯希和在中国拿走了绢画印刷品,他说我从中国不远万里来到西方学西方的绘画,没想到在中国西部沙漠里面边陲的地方还有这么精彩的东西,他决定回国,要去敦煌,去了以后就在那里呆了一辈子。

 

 

  讲“一带一路”的时候,也讲到古代丝绸之路。这是当时长安出发到兰州,从兰州一直往西就是河西走廊,再从敦煌出去,我们到新疆,到丝路南道和北道。敦煌在历史上称之为咽喉之地,各种交通要道到这个地方汇聚。今天的敦煌,1986年的时候,被国家列为历史文化名城。1987年由县改为县级市,敦煌现在还是一个县级市,正在申请升格为地级市,目前还没有升格。去过敦煌的朋友们,大家可能知道,这个是敦煌市中心的现代雕塑,这是敦煌研究院的一个现代雕塑家根据敦煌壁画而设置的标志性的雕塑。这个是敦煌旅游胜地,去莫高窟,还有去月牙泉,这个是在鸣沙山的山坳里面,大家看到有一弯泉水。这个月牙泉,传说中有一首歌,月牙泉,它是天的镜子,沙漠的眼,星星沐浴的乐园。千百年来它一直是一个胜景,很多人探讨这个泉水在沙漠中间一直不干涸。这个是月牙泉上面的山,鸣沙山,也有人到这个地方来滑沙、骑骆驼。

(原文刊于:《广州日报》2017年2月24日地A8版)

  二、黄钟律管是汉代法定的律、度、量、衡基准器

  窟前也有其他一些佛教遗址,比如佛塔。刚才讲到莫高窟标志性建筑九层楼。这个是1907年拍摄的莫高窟崖面的情况,可以看到当时非常破败了。这是07年拍的莫高窟249、250、251窟,今天看都是特别漂亮,这是经过加固以后,外面墙进行了一些遮挡,又做了一些栈道。这是1924年,莫高窟九层楼标志性建筑。当时暴露在外面,华尔纳拍的大佛的形象。西方早期拍的崖面的情况是非常破败的,我们今天去看崖面情况是这样的,这是解放以后我们经过好几次加固工程,采取了各种加固措施和支顶,把这些地方做成栈道,总共花了几十年时间,形成了莫高窟现在统一的外观。大家看到这些地方是原来的原始形象,这些地方都是后来,里面是水泥挡墙,外面做旧以后,模仿它的外观,又用鹅卵石做了一些仿崖体的一些措施。刚才讲到崖面上面上下有好几层,像蜜蜂的蜂房一样。

  樊锦诗:有时在工作中,你不得不忽略自己的女性角色。感觉自己都有点不像女同志了。别的女同志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或者打扮得很漂亮。但我从小就不太注意这个,粗枝大叶,有时候扣子系错,袜子穿反,别人会觉得你很邋遢。主要是大环境的影响,没心思花时间来打扮自己。在家搞卫生,有时我就蹲在地上自己擦地,这也可以锻炼身体,不能一天都在办公室坐着。确实是不讲究,生活很简单。要照南方人的标准来说,这不就是个邋遢的老太婆(笑)。

 

 

  力阻莫高窟上市

 

  时间:2017年1月8日14:30——16:35

  经过5年的探讨,2008年底,投资2.6亿元的莫高窟保护历史上规模最大、涉及面最广的保护工程开始实施。除崖体加固、风沙治理等工程外,还要完成149个A级洞窟的文物影像拍摄和数据库建设。2014年9月,包括游客接待大厅、数字影院、球幕影院等在内的数字展示中心投用,樊锦诗的“数字敦煌”梦终于成真。

图6  

 

  2003年,作为全国政协委员的她在全国政协十届一次会议上提案,建议利用现代数字技术,展示莫高窟历史文化背景和精美洞窟艺术。

 

 

 

  《汉书·律历志》说,“衡权者,衡,平也,权,重也,衡所以任权而均物平轻重也。其道如底,以见准之正,绳之直,左旋见规,右折见矩。其在天也,佐助旋机,斟酌建指,以齐七政,故曰玉衡。”意思是,衡是平的,权是重的,衡与权是一起来称物体轻重的,需要放置在平整的地方摆正,提纽和两边的绳子必须是垂直的,左边的衡盘是圆的,右边的衡盘是方的。这就好比天上的日、月和北斗,所以叫做玉衡。根据以往出土的衡杆分析判断,汉代衡的使用方法与当今的吊杆等臂式天平差不多,衡杆中间有一个提纽或支点,称重时两边分别放置权和被称物体,使之达到平衡,然后用权的已知重量来判断被称物体的未知重量。汉代还规定了使用权衡的五条原则,即《汉书·律历志》中所说“权与物钧而生衡,衡运生规,规圜生矩,矩方生绳,绳直生准,准生则平衡而钧权矣。是为五则。”也就是说,衡、规、矩、绳、准,是权衡物体的基本要求。

图片 17

 

  一是汉承秦制。开国皇帝刘邦命令张苍根据秦制“定度量衡程式。”在相当长的一段时期内,西汉都继续沿用秦朝建立起来的包括律、度、量、衡在内的各项制度。

图片 18

  65岁建“数字敦煌”

  ② 以黄钟律管为准,建立统一的长度体系

  这个是莫高窟前的一条河,叫大泉河,夏天去的时候河里是没有水的,实际上是有水的,水流虽然不大,正常情况下是有水的。现在莫高窟要做一些绿化。到冬天的时候,绿化不用那么多水,水就留下来了,河里面有一些冰,有时候山里面水特别大的时候,就发洪水,有的朋友可能去敦煌的时候,知道敦煌莫高窟发洪水把我们窟前的桥都冲断了,也有这样的情况。一段时间不下雨,一下雨就下暴雨,对我们防洪也有挑战。

 

  二是指定朝廷中的有关部门统一管理。这一点《汉书·律历志》中讲得非常清楚,如音律“职在大乐,太常掌之。”即由乐府中管理祭祀的太常亦称奉常掌管;尺度“职在内官,廷尉掌之。”即由宗正府中的廷尉亦称大理掌管;容量“职在太仓,大司农掌之。”即由管理国家仓库的大司农亦称治粟内史掌管;权衡“职在大行,鸿胪掌之。”即由管理礼仪的大鸿胪亦称典客掌管。太常、廷尉、大司农、鸿胪都是朝廷中的九卿,都属于中央各部门的最高长官。

图片 19

 

  长期以来,有些外国专家认为,中国古代音乐只有相对音高,没有绝对音高。玉质黄钟律管的出现,向世人再次表明,古代中国不仅已经有了完善的绝对音高的概念,而且还有确定音高、校准音高的基准器。这在中国音乐史上占有重要的位置。

英国人斯坦因从藏经洞内搬出的准备运走的经卷。

  樊锦诗的同事说,樊锦诗平时是一个性格很温和的人,喜欢读书,很少跟人红脸,万万没想到她发起脾气来这么雷霆万钧,学者风范、女人的矜持全被她抛在了脑后,剩下的只有据理力争。

图片 20

 

 

  那么,与“称钱权”配套使用的“称钱衡”在哪里呢?海昏侯墓考古发掘至今并未发现衡杆。由于衡杆一般是竹制或木制的,不容易保存,因此秦汉时期的衡杆出土不多。仅存的几件衡杆最长可达64厘米,而最短的只有23厘米,也就是汉代的一尺。由此而推断出一种可能性,就是用九寸长的玉质黄钟律管作为衡杆,以丝线绑在中间作提纽,再将细绳穿过律管孔两边,同时吊起两只衡盘,类似现代的吊杆式天平,达到称重的目的。这或许就是史书中反复提到的“玉衡”吧。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