卢慕贞离婚后做什么,陈粹芬宋庆龄关系如何

作者: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图片 1 卢慕贞和孙中山的婚姻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由于孙中山干革命的关系,两人其实很少见面。即便如此,二人之间还是培养出了感情。和孙中山离婚之后的卢慕贞大部分时间都居住在澳门,孙中山在生活上也对她诸多照顾。 父母作合 卢慕贞原籍广东省香山县上恭都外茔乡(今属珠海市金鼎镇外沙村),生于1867年7月30日,父亲卢耀显,字业儒,后赴檀香山谋生,与孙中山的大哥孙眉同为檀岛侨商,卢慕贞为其长女。卢慕贞家乡与孙中山家乡翠亨村仅有几里之隔。早年孙中山在檀香山求学,多有违背封建礼教之行为,孙眉将孙中山遣送回国。孙回国后同乡人好友陆皓东捣毁乡间庙宇神像,孙父达成送中山赴香港皇仁学校读书,以避乡议。孙中山赴港后便加入了基督教。孙眉知道后,认为弟弟已年长,性格难羁,意欲为孙中山择妇,多次函请父母为孙中山寻媒作伐。孙中山的母亲杨氏,有一姐妹嫁与外茔乡,认为孙、卢两家门当户对,便立意撮合其事。卢、孙两家父母均同意,孙眉也赞成,遂从檀香山寄回一笔款,敦促其弟早日成婚。孙中山拗不过父母和兄长之命,遂于1885年夏从香港返乡成亲,其时孙中山19岁,卢慕贞18岁。 孙中山对卢慕贞这位过门后才认识的媳妇,初时并没有多大的情意,婚后即返香港读书,偶尔才返乡一行。过了一段时间,孙中山为卢慕贞勤劳、贤淑的行为所感动。孙中山每次回家,卢慕贞总为他缝制一套新衣服和鞋袜,母亲身上的穿戴也多出于卢慕贞之手。有一次孙中山返乡,基督教一位牧师到翠亨村传教,孙中山把他接到家中居住。孙中山的父母是不赞成儿子对基督教如此亲热的,故有微词。卢慕贞对基督教并没有特别的兴趣,但看到牧师是丈夫请来的客人,百般劝慰双亲,对客人热情招待。牧师住了几天才离去,临行前对卢慕贞赞不绝口。最为孙中山感动的是,1886年父亲孙达成病重至逝世,其间孙中山常返乡探望,每次都看到卢慕贞在父亲病榻前寸步不离,亲奉汤药。经过长时间的互相了解,夫妻感情与日俱增,日见和睦。其后,孙中山在香港学医毕业,悬壶于香港、广州、澳门、香洲、唐家间,常返家小住,儿子孙科和长女孙娫,均在家乡出世。 为夫分忧 1894年,孙中山在檀香山创建兴中会,树起了反清的旗帜,走上了革命的道路。他长年累月在海内外奔走革命,已难于顾及家计,卢慕贞对此从担忧到理解,默默地承受着生活的压力。孙中山兄弟二人,哥哥孙眉离乡别井,远在檀香山,他本人长期不在家,姐姐也都出嫁,年迈的母亲杨氏身边只有儿媳谭氏和卢慕贞为伴。卢慕贞除了照顾婆母外,还悉心照料着幼小的儿子和女儿。每当孙中山向来自国内的仁人志士打听家况时,他们无不称赞卢慕贞的美德。这使得孙中山没有后顾之忧,更加安心革命。在乡间,卢慕贞对兴办学校、救济穷亲等福利事业,无不乐意参与,乡人谓其“孝敬贤淑,闻于乡党”。 1895年,孙中山以行医为掩护,在广州发动了第一次反清武装起义。因准备不周,起义失败,陆皓东牺牲,孙中山连夜逃到唐家,来不及返家向妻子告别即逃亡海外,清政府出资1000元大洋通缉,并株连卢慕贞一家。卢慕贞带着4岁的孙科、1岁的孙□、婆母杨氏和嫂子谭氏,由陆皓东的侄儿陆文爘护送,取道香港,投奔檀香山孙眉处。其时孙中山正在檀岛,夫妻见面,好不悲伤。相聚了一段时间后,孙中山为革命工作不宜久留檀岛,随即奔赴英国。卢慕贞于第二年生下二女孙婉,留在檀岛住了10年,因孙眉倾力支持其弟革命而破产,举家迁回香港,只孙科留在檀岛读书。卢慕贞强忍母子分离的情感,偕两女返港。不久,婆母杨氏在香港逝世,孙中山无法回港奔丧,由孙眉、卢慕贞全力操持丧事。 1910年,孙中山为组织新的反清起义,到新加坡从事筹款活动。卢慕贞闻讯,偕两女奔赴新加坡与孙中山团聚。3个月后,南洋殖民当局配合清廷对孙中山通缉,以“妨碍地方治安”为由将孙中山驱逐出境,孙中山不得已再赴欧美。卢慕贞母女生活没有着落,由当地华侨集资供给每月生活费用100元,卢慕贞母女在贫困的生活环境中,颠沛流离过了两年。 1911年底,辛亥革命成功后,孙中山回国,于1912年元旦任中华民国临时大总统。新加坡华侨将此消息告诉了卢慕贞。卢慕贞感到又惊又喜,随即偕两女动身回国,华侨邓泽如把卢慕贞母女送回上海,受到上海都督陈其美以及从美国归来的卢慕贞长子孙科的迎接。孙科护送母亲赴南京与父亲孙中山相会。在南京的日子里,卢慕贞主要帮助料理孙中山的生活。孙中山的主要助手黄兴,其夫人徐宗汉也是香山县同乡,卢慕贞与徐宗汉结下姐妹之情。卢慕贞在南京住了20多天,后因政局变化,孙中山让位袁世凯,准备离宁,卢慕贞把子女留在孙中山身边,提前回到家乡。不久,袁世凯委派孙中山为全国铁路督办,孙中山为考察全国路政和实业,于1912年5月回到阔别17年的故乡翠亨村,携带卢慕贞同往。在这一年里,卢慕贞与孙中山一同游历大江南北,在北京曾受到袁世凯的隆重欢迎。 主动提出离婚 卢慕贞是一位淡泊名利、对政治没有兴趣的女性。在1912年跟随孙中山游历大江南北时,就对不能襄助丈夫的事业而内疚,特别是她从小缠脚,觉得与孙中山一起,会损害孙中山的形象,逐渐萌发了为孙中山另找一位内助的想法。她常对孙中山的侍卫郑卓说:“我是乡下人,不识字,也不懂英文,先生的事我帮不了手,我缠着脚,连走路都不方便,怎能帮得起先生呢?”初时,卢慕贞曾劝孙中山纳妾,孙中山告诉她,革命党人已不再兴封建礼教这一套。后来卢慕贞主动提出了离婚。孙中山却不愿离开这位与他患难与共近30年的妻子,坚持要她长期留在自己身边。而卢慕贞却故意地躲开他,孙中山几次托人召卢慕贞会面,卢慕贞总借口照顾她娘家的母亲不肯离粤。1913年2、3月间,孙中山游历日本,卢慕贞赶到日本,正式向孙中山提出离婚问题,不得已孙中山答应了她,并提出条件:你永远是孙家的人;孙科永远是你的儿子;回乡后皈依基督教。卢慕贞一一答允。3月16日,卢慕贞乘坐的汽车误撞电线杆,卢慕贞和孙中山的秘书宋蔼龄负伤,经医治无碍。接着国内发生袁世凯刺杀孙中山战友宋教仁事件,孙中山需要回国内组织反袁斗争,卢慕贞返回澳门。 1914年,宋蔼龄由孙中山介绍嫁与孔祥熙后,宋庆龄继其姐任孙中山的秘书。共同的志趣和革命理想培植了他们之间的感情,可是他们的婚事却遭到宋庆龄父母和孙中山周围部分人的反对。卢慕贞知道后,托人写信给廖仲恺夫人何香凝,请她成全孙、宋两家的婚事。此信在革命同志中传开后,成为美谈。1915年,孙中山与宋庆龄准备结婚,事前孙中山已与卢慕贞办理了离婚手续,但与宋庆龄的结合,孙中山仍征询卢慕贞的意见。孙中山书写了一封信,由儿子孙科和侍卫武官郑卓从日本带回澳门,卢慕贞随即吩咐孙科取来一支新的钢笔,在信中写上一个“可”字,随后对郑卓表述了自己不能帮助孙中山事业的内疚心情,使郑卓感动得说不出话来。 孙中山对卢慕贞的生活一直十分关心,不时送回钱物或派人回乡慰问。卢慕贞在乡间参与多项善举,只要去信向孙中山要钱,孙中山都答应她的要求。护法战争期间,孙中山回粤主持军政,有空常到卢慕贞住处看望,在日理万机的繁忙日子里,仍不断给卢慕贞写信。至今保存在翠亨中山纪念馆中的6封孙中山给卢慕贞的信,充分表达了孙中山对卢慕贞的深情。孙中山每封信的信封都写上“卢夫人收”,信内称卢慕贞为“科母”,自己署名为“科父”,还有几封使用自己结婚时的名字“德明”。在孙中山的眼里,卢慕贞一直是他的亲人。 卢慕贞与宋庆龄,姐妹相称。儿子孙科比宋庆龄年长几岁,卢慕贞告诫儿子要尊重继母,宋庆龄对孙科总是亲昵地称为“阿科”,母子感情和睦,只要孙中山去看望卢慕贞,宋庆龄每次都相随。1917年、1923年孙中山先后两次分别在澳门、广州看望卢慕贞,宋庆龄均同往,并一起合照留念。 卢慕贞对孙中山始终怀有深情,支持他的事业。1924年,孙中山在广州创建黄埔军校,卢慕贞把自己养女的女婿送到孙中山队伍中,养女婿家乡南屏镇有10多位青年要求投报黄埔军校,卢慕贞多方支持,使这些年轻人如愿以偿。1925年孙中山在北京逝世,卢慕贞在澳门悲痛万分,她请人代笔,发表悼念文章,称孙中山为“伟大的精神,伟大的人格”。其后,卢慕贞对孙中山的亲属,仍旧一往情深,多方照顾,特别是对孙中山的姐姐孙妙茜,并接到澳门居住。 晚年生活 卢慕贞与孙中山离婚后,较多的时间都在澳门居住,这是经过孙中山同意的。一是澳门离翠亨和娘家外茔乡都很近,来往方便;二是孙眉在澳门有一套房子,孙眉建起来后原为弟弟孙中山住用,孙中山不在,由卢慕贞管理;三是卢慕贞与澳门一水之隔的南屏也有特殊关系。卢慕贞与孙中山离婚后,收养了一位养女,女婿是南屏人,卢慕贞到南屏看望养女和女婿,也较方便。除此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卢慕贞在澳门能得到孙中山和孙中山旧友们的照顾。孙中山的大哥晚年在澳门居住,对卢慕贞一向关心。另外,孙中山的一位结拜兄弟郑仲,是老兴中会员,与孙眉、孙中山来往密切,此时也闲居在澳门,经常照顾卢慕贞。由于如上原因,卢慕贞在澳门居住了近40年。 卢慕贞在澳门居住的地方,原是孙眉出资建造,称为“孙公馆”。1915年,孙眉对这座房子进行了扩建,未完工前另租屋为卢慕贞居住,同年,孙眉逝世,房子未扩建完工,卢慕贞生活遇到困难。1917年,孙中山由粤军总司令许崇智陪同到澳门看望卢慕贞,许崇智看到卢慕贞住所简陋,另买了一套房子送她。1918年“孙公馆”扩建完工,卢慕贞返回居住,1931年房子因附近火药局爆炸波及损毁,1933年孙科再重建,即为澳门巴士底街第一号,1952年卢慕贞逝世后,这座房子被开辟为国父纪念馆。 在澳门的日子里,卢慕贞继续秉承孙中山生前的意愿,力所能及地照顾着孙家的族人。乡间出现困难或纠纷,总是派人到澳门找卢慕贞,卢慕贞总是热情接待,需要政府解决的,卢慕贞也总是出面斡旋。对乡人中的不良行为,也尽力管教。族人孙社染上吸食鸦片的恶习,卢慕贞就把他召到澳门,强迫他改正,直到证明他已戒掉恶习后才放走。1936年,岭南大学校长钟荣光奉命赴卢慕贞处收集孙中山遗物,卢慕贞献出保存多年的孙中山行医器物——沙滤缸。孙中山的姐姐孙妙茜与孙中山姐弟情深,孙中山逝世后,生活曾经困难,卢慕贞每月返乡二三次,与妙茜姑姐小叙,回乡时总带上一些食品。抗战时期,孙妙茜婆孙3人生活无着,卢慕贞把她们接到澳门居住8年,抗战胜利后才返乡。 卢慕贞热爱祖国,关心国家的命运。抗日战争爆发初期,中山县民众掀起抗日救国热潮,卢慕贞给予热情支持。中山县民众召开抗日救国大会,卢慕贞赶回县城参加群众大会。 卢慕贞与孙中山结合30年,生有一子二女。子孙科,长女孙娫,次女孙婉。孙科在国民政府中任要职,孙娫早逝,孙婉适戴恩赛,生子戴永丰、生女戴成功,长住澳门侍奉卢慕贞晚年。 卢慕贞遵照孙中山的劝慰,离婚后便加入了基督教,后出任澳门浸信会会佐。1949年底大陆解放,国民党要员劝卢慕贞迁居台湾,卢慕贞眷恋家乡,借口岁数已大不愿离开。1952年9月7日,逝世于澳门。

图片 2 在和宋庆龄结为连理之前,孙中山先生其实早有一位原配夫人,名为卢慕贞。孙中山其实是在和原配夫人卢慕贞离婚之后不久和宋庆龄再婚的,宋庆龄的大名如今人人都识,但卢慕贞的名字却鲜少有人知道,更别提她和孙中山离婚后的做什么了。 在孙中山先生公开的传记中,承认的夫人只有两位,一位是卢慕贞、一位是宋庆龄。其实孙中山还有一位未过门的妻子陈粹芬,此外还有一位日本籍的秘密夫人。在孙中山家的族谱《翠亨孙氏达成祖家谱》关于孙中山的妻子有这样的文字描述:元配卢慕贞(1885年结婚,1915年离婚)享寿八十六岁,侧室陈粹芬(1891年开始与孙中山同居,1912年秋离开孙中山)享寿八十九岁,妣宋庆龄(1915年22岁的宋与49岁的孙中山结婚)享寿八十九岁。日本籍夫人在孙家家谱中没有作记载。 卢慕贞的父亲卢耀显承先祖业读书,后漂洋过海到檀香山谋生,与孙眉同为檀香山华侨,卢耀显虽经商而致家境渐富,却很早因病而逝,家境又渐转衰,卢慕贞是卢耀显的长女,虽然她的家距离孙中山的家乡翠亨村只有几里,但在这以前卢、孙两家素无往来。 那时,年轻人结合全凭“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卢慕贞与孙中山根本无缘相见。对于孙中山来说,他有志于从事反清革命,生活势必飘忽不定,所以起先并不愿结婚。再加上他少年时就到檀香山,深受西方婚姻自由思想的影响,对封建礼教一向深恶痛绝,他的想法与父母的传统习俗大相径庭。而且卢慕贞身材矮小,自幼缠足,没受过什么教育,是一个相貌平平、性格内向的旧式女子。然而,由于孙中山一向敬重父母,同时他也根本没有把婚姻视为像反清革命那么重大,所以,他当时在婚姻问题上随波逐流,没有违抗父母和大哥之命。 1885年5月26日,卢慕贞在与年方20岁的孙中山定亲后,不久就结婚了。结婚三个月后,孙中山便于同年8月,离开家乡再赴香港中央书院复学。他埋首书海,只有在假期才回故乡团聚,对过门后才认识的夫人,开始时夫妻的感情并不深厚。但因其知书达礼,与言语不多的卢慕贞依旧能做到相敬如宾。 随着时光的流逝,孙渐为她孝顺、勤劳和贤惠的行为所感动。在婚后的数年中,尽管回乡并不多,但每次回家,卢慕贞总为他缝制一套新衣服和鞋袜,婆婆杨太夫人身上的穿戴也多出自卢慕贞之手。卢慕贞(1867-1952)与孙中山并非自由恋爱结婚,但也婚姻美满,生育下了子女孙科、孙延和孙琬三人。由于卢氏自幼缠足,个性内向,所以孙中山到各处筹募搞革命时,往往不能一同相随。在辛亥革命前后几个月,卢氏与二女都在槟城暂居。革命成功后,他们乘船回国,但卢氏无心当第一夫人。1915年,孙中山为娶宋庆龄,与卢慕贞协议离婚。卢氏晚年定居于澳门,1949年后,卢慕贞的名字就很少被人提及,她的照片长期未能悬挂于广东翠亨村故居,以致若干年后,许多人不知还有一位原配夫人,也搞不清独子孙科的生母是何许人。

图片 3 陈粹芬可以说是孙中山的侧室,而宋庆龄则是他的正室,所以,人们难免对他们两个人的关系十分好奇。事实上,陈粹芬和宋庆龄的关系十分融洽,两个人彼此敬重。至于孙中山究竟对谁更加牵挂是很难讲的,倒有一种说法认为,孙中山临死最挂念的是陈粹芬。 陈粹芬宋庆龄关系如何 虽然孙中山和陈粹芬的故事正史中极少提及,但是,孙中山的家人是认同陈粹芬身份的。如孙中山的哥哥孙眉就承认陈粹芬为家族一员,名分为“孙文之妾”,孙辈称其为“南洋婆”(称元配卢夫人为“澳门婆”,称宋庆龄为“上海婆”)。 有一种说法指出,陈粹芬和宋庆龄彼此之间非常敬重。如宋庆龄和孙中山结婚时的签字是“宋庆琳”而非“宋庆龄”,原因就在于,陈粹芬有一个名字叫做“香菱”,“龄”与“菱”同音,基于一种尊敬而产生的避讳,宋庆龄临时将自己改名为“宋庆琳”。 1927年蒋介石背叛革命,同时也就背叛了孙中山,于是,蒋介石和宋庆龄的关系也变得势不两立。由于宋庆龄“孙夫人”的身份,蒋介石对其无可奈何,便萌生了用另一个孙夫人来代替宋庆龄的想法,于是便多方拉拢陈粹芬。蒋介石曾亲往广州看望当时居住在广州的陈粹芬,并送给陈粹芬10万元让其建房子,被陈粹芬拒绝。蒋介石不甘心,就将钱给国民党元老居正代为转交,陈粹芬仍不收。无奈之下,居正就把钱交给其他人,让其无论如何给陈粹芬把房子建起来。鉴于这种情况,陈粹芬多次对其身边人说:“关于我和中山先生的事情无论如何不能说出去,不能给蒋介石任何可乘之机,给宋庆龄造成麻烦。即使要说,至少也要等到宋庆龄死后一世才可以。” 孙中山临死最挂念陈粹芬 一般来说,一个人临死之前说的一些呓语,往往都是反映他一生中最刻骨铭心的事情。有一种说法认为,从这个角度看,孙中山弥留之际,心中最牵挂的就是陈粹芬。 据说,孙中山病重期间,交代完各种国事家事后,口中一个劲地念叨:“我要睡地上。”当时在场的胡汉民、汪精卫、孙科等人劝说:“地上冷。”孙中山的回答是:“有冰更好。”但人们根本不理解孙中山的话是什么意思。 大约在两年后,孙科来到南洋看望陈粹芬,提起这个过程,陈粹芬顿时泪流满面。原来这里面隐藏着孙中山和陈粹芬热恋时的一个秘密。 当年,孙中山和陈粹芬在屯门租房居住。由于孙中山从事反满清宣传,随时都面临被清朝政府抓捕的危险。陈粹芬利用自己练过地躺拳的本领,便提出自己睡在地上,这样,如果有人前来,她就能较早地听到声音,方便孙中山撤退。那时,这对热恋的情侣之间就有同样的对话。孙中山提出“我要睡地上”,陈粹芬说“地上冷”,孙中山的回答就是:“有冰更好。”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