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了什么让司马懿害怕的话,周刊封面的中国人

作者:澳门金莎娱乐网站

原标题:连载 | 曹睿临终时,说了什么让司马懿害怕的话

原标题:第一个登上《时代》周刊封面的中国人

原标题:爆笑鬼谷 | 因花式作妖,从强国霸主到流亡之君,被酷刑折磨至死

图片 1

图片 2

齐湣王继位后,就是那位赶跑滥竽充数的南郭处士的齐湣王,他开放言路,广采博取,虚心听取各方意见,继承和发扬了尊贤尚功的传统,让齐国实力大增。后来,齐湣王率领齐军在南方打败楚军,在西南又战胜了晋国,帮助赵国消灭了中山国,打败了宋国,扩地千余里,诸侯各国在强大的齐国面前,都不得不表示臣服,一时间,齐国威震海内,成为最有希望统一全国的头号强国霸主。

简介:魏明帝曹睿身患不治之症,遗命燕王曹宇辅佐太子,一向名望甚高的太尉司马懿,却不在辅政名单之内。曹睿为何作出如此抉择?司马懿及其党羽将如何应对?司马懿有何计策能在三天内扭转局势?曹爽、夏侯献、司马师、蒋济、刘放、孙资又将在变局中扮演何种角色?本文系根据《三国志•明帝纪》有关记载改编的历史小说,并非真实历史,仅供娱乐,请勿对号入座。

1924年9月8日《时代》封面

然而,随着齐国军事上的胜利,齐湣王开始野心膨胀,刚愎自用,骄矜自满,喜欢阿谀奉承,听不得半句相反的意见。他倚仗国力强盛,一心想废了天子,灭诸侯,自己称帝。为此,他不顾一切地向百姓增捐派税,搜刮民财,强征夫役,修建华丽的王宫,大肆扩充军队,无故侵犯邻国,搞得国内民怨沸腾。

图片 3

《时代》杂志素有世界史库之称,很多政界名流、娱乐界宠儿,抑或是普通人,大都以登上该杂志封面为荣。

有的大臣看不过,直言相谏,忠义之士被他杀的杀,贬的贬,一时间弄得齐国上下人心惶惶,最后,齐湣王身边就只剩下阿谀奉承的小人了。

前情在此:曹睿临终时,说了什么让司马懿害怕的话——上次大家评论很积极,于是我们决定要积极更新!!完本大概分五次连载结束,小说正式名为《三日辅政王》,谢谢大家追捧!

《时代》杂志由美国人亨利·R·卢斯等人创办于1923年。在办刊之初,《时代》杂志就开创性地设计了一个“封面人物”,第一个封面人物是美国国会议员卡农。自《时代》创刊至今,其封面上也不乏中国人的身影,譬如政治人物有毛泽东、蒋介石、周恩来、邓小平、胡锦涛等,娱乐明星有巩俐、成龙、李连杰等,此外还有一些普通人,如中国工人。那么谁是第一个登上《时代》杂志的中国人呢?

大臣狐援见此情景,劝说齐湣王:“殷朝的大鼎陈列在周朝的朝堂上,殷朝祭祀的神灶被周朝的人用屏障给盖起来,殷朝的宫廷音乐在周朝下民的耳边回响。这是因为啥?因为已经灭亡了的王朝的神灶是不能重见天日的,已经灭亡了的国家的鼎放在朝堂上,是为了作为警戒。大王,您一定要注意啊,千万不要让齐国的大钟陈列到别国的朝堂之上,不要让姜太公的神灶被别人盖起来,更不要让齐国的音乐在别国的民间来作为娱乐。”

这个人就是北洋军阀吴佩孚,他是1924年9月8日《时代》的封面人物。《时代》刊发的文章主要是赞美他的,强调吴佩孚是“中国的风云人物”,在其照片下面还有两行解说文字:“GENERAL WU(吴将军)”“Biggest man in China(中国最强者)”。

齐湣王没听狐援的劝,狐援就跑到外面为国家哭嚎了三天,还唱了一首哀歌,他说道:“先逃出去的人,还能穿着葛草麻布,后逃出去的人,恐怕就跑不掉而要进监狱了。我看现在百姓都成群结队地向东边逃,却不知道他们要去哪安家落户?”

当夜,曹辟邪就来到东二条大街的燕王府,口宣圣旨,传燕王曹宇次日入宫觐见。曹宇接旨之后,不免惊疑不定,向曹辟邪问道:“先帝以来,除正旦朝贺之外,从没有单独召诸侯入宫之事。此次圣上召见,不知是祸是福?”

“常胜将军”吴佩孚

齐湣王怒气冲冲地问执法的官吏:“对于哭咒国家灭亡的人,法律规定应该怎么处置?”

曹辟邪笑道:“天意不可测。明天大王进宫不就知道了?”

吴佩孚,字子玉,汉族,1874年出生在山东省蓬莱县一个小商人家庭,祖籍江苏常州。父亲吴可成依靠祖上传下的“安香”杂货店维持生活。1880年,6岁的吴佩孚被父亲送到私塾就读,很受老师器重。不幸的是,在其16岁的时候,吴佩孚的父亲因病去世,家境日渐衰落,于是他便去了蓬莱水师营当学兵。

执法官说:“对于这样的人,是要斩首的。”

送走曹辟邪,曹宇一夜难眠。第二天早上,曹宇匆匆梳洗罢,就驾车到了司马门,下车递了写着名字和官职爵位的牙牌,当值宦官赶紧将他引至待漏院等候。走到待漏院门口,曹宇正待抬脚进入,突然一颗满脸堆笑的圆碌碌的脑袋伸了出来:“燕王!早啊!”

1896年,吴佩孚高中登州府(今山东蓬莱)丙申科第三名秀才。悲剧的是秀才这个功名有了还不足一年,就在1897年秋的时候,吴佩孚因掀翻鸦片台、指责男女同台演戏,被革去了秀才功名。随后,他辗转来到了北京。

齐湣王命令执法官执行法律。执法官把行刑用的斧头架在东门的刑场上,可是却不忍心杀害狐援,想故意拖延时间放他逃走。

曹宇定睛一看,正是武卫将军曹爽。曹宇一向看不惯曹爽不学无术、只知飞鹰走马的做派,也讨厌他那短小肥胖的身材。他一见到曹爽,眉头顿时皱了起来:“曹昭伯!你在这里做什么?”

1898年春,吴佩孚得到堂兄吴亮孚资助,入聂士成的武卫军当兵。1902年,入保定陆军速成学堂学习。1906年,吴佩孚出任北洋军第三镇曹锟部炮兵第三标第一营管带。1912年,中华民国成立之后,吴佩孚仍然选择在曹锟手下任职。1916年1月,西南护国军开始兴起,吴佩孚跟随曹锟入川作战,被提拔为旅长。1917年7月,张勋制造复辟帝制的闹剧时,吴佩孚随曹锟参加“讨逆军”,任西路军前敌总指挥。当时身为大总统的黎元洪躲入外国使馆避难,此时的副总统冯国璋代理大总统一职,并且通电讨伐张勋。张勋战败后,冯国璋不得不依法行事,将大总统的宝座还给黎元洪。此时,北洋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及以冯国璋为首的直系两派基本形成。

狐援听说后,就跑到刑场上去见那位执法官。执法官着急地说:“对于哭咒国家灭亡的人,按法令规定是要斩首的。先生您是老糊涂了吧,怎么还自己跑来送人头呢?”

曹爽一脸无辜:“圣上有旨传我,我敢不来吗?”

后来孙中山举起护法旗帜,发动了反对北洋军阀独裁统治的斗争。以段祺瑞为首的皖系一派坚持武力政策,要对南方用兵;而冯国璋想离京出逃,却不想在安徽蚌埠被人拦住了,只得回京。而此时的皖系政客已建立“安福俱乐部”(即段祺瑞一手建立的“安福国会”),并计划选举新的总统。冯国璋自知当选的希望比较小,便于1918年8月通电辞职,并且于1919年返回故乡河北河间。1919年10月,冯国璋抵北京,没过多久,因病去世。

狐援对官吏说:“我像鲋鱼一样从南方来到东海之滨,然后像鲵鱼一样伏居在这个地方。我预感到国家的朝堂将长满野草,国都将变为废墟,殷朝时有比干,吴国有伍子胥,齐国则有我狐援。大王既然不用我的建议,还要将我送上刑场斩首,他这是想成全我,想把我跟比干和伍子胥放在一起,让后人纪念啊!”

曹宇的眉头皱得更加厉害了:“哦?也传了你?”

冯国璋一死,身为其嫡系的曹锟和吴佩孚自然而然地成为北洋直系的大哥,但是直系和皖系两个帮派的矛盾并没有随着冯国璋的驾鹤西去而化解。最终矛盾激化,两个帮派为了争权开始决斗。1920年7月,吴佩孚出任“讨贼军”前敌总司令,此时北洋军阀的另一派系奉系也不甘寂寞过来帮助直系。战争结果可想而知,直、奉两系打败了皖系,迫使段祺瑞下台。这一战不仅成就了直、奉两系,更加成就了吴佩孚。吴佩孚因为这场战争而获得了“常胜将军”的美名。

然后,狐援就被斩首了。

曹爽赶紧谄笑道:“燕王!本朝惯例,圣上无事不召诸侯宗室进宫。今天召见你我,不知有何大事?”

图片 4

由于齐湣王各种花式作妖,无端地对别国挑起战争,惹起了各诸侯国的惊惧和怨恨,赵、楚、韩、魏、燕五国都特想暴揍他一顿。公元前284年,燕昭王命乐毅为上将军,同时把相印交给乐毅,率全国之兵,联合了赵、楚、韩、魏、燕五国之军兴师伐齐。

听了曹爽的话,曹宇更加陷入了沉思。他不想再理曹爽,把头扭到了一边。曹爽见曹宇沉默不语,自知没趣,只好无聊地东张西望。

为什么是吴佩孚

齐湣王起兵抵抗五国联军,在济水西岸决战。齐军惨败,主将韩聂阵亡。乐毅统率燕军乘胜追击,长驱直入,齐国各地望风披靡,势如破竹。半年之内,乐毅大军直逼齐都临淄。

不多时,当值宦官疾步走进待漏院:“圣上口谕,请燕王、曹武卫立即到寿安殿觐见!”

俗话说一山不容二虎。后来,直系吴佩孚与奉系张作霖的矛盾日益尖锐,到了1922年初,昔日一起谋事的战友为了争得政权决定兵戎相见。4月29日,第一次直奉战争爆发,吴佩孚“常胜将军”的称号看来真不是浪得虚名,战争以直系大获全胜而告终。

图片 5

曹宇、曹爽二人不敢怠慢,赶紧趋步至寿安殿。

在此后的一段日子里,吴佩孚可谓是春风得意。1923年4月,吴佩孚在洛阳大办其五十大寿,各省军政要员前往贺寿的有700多人。连康有为也发来贺电,还送了一副寿联:“牧野鹰扬,百岁勋名才一半;洛阳虎踞,八方风雨会中州。”这副寿联把吴佩孚当时春风得意、不可一世的样子描绘得相当形象。

齐国派触子为将,在济水边迎战各国诸侯的军队,按照常理,在强大的敌人面前,大将触子在前线与敌人浴血奋战,作为君主应该亲自慰问将士,鼓舞士气的斗志,上下同心,共赴国难。可齐湣王却非不按常理出牌,他就不去搞慰问什么的,反而派使者到触子那里去,辱骂恐吓触子,说:“如果不能取胜的话,我一定宰了你一家,挖掉你的祖坟。”

寿安殿的御榻之上,曹睿依旧只能躺着。曹宇、曹爽二人一进殿门,便跪下叩首。

《时代》杂志选吴佩孚做封面主要是因为当时的江浙战争。由于春风得意、趾高气扬的吴佩孚极力推行直系的武力统一政策,引起各地军阀的不满,纷纷以“省自治”和“联省自治”相抵制,并形成了奉、粤、皖反直三角同盟。1924年9月,江浙战争(又称甲子兵灾)开始上演,因为这场战争是直系江苏督军齐燮元与皖系浙江督军卢永祥之间进行的战争,所以又称齐卢战争。实际上,这次战争是直系军阀与反直系军阀势力之间的一次重大较量。

触子一听,这下打不赢的话不但全家老小的命得搭上,居然连祖坟都保不住了!心理压力超级大,整个人都要崩溃了,还得硬着头皮跟各国诸侯的军队开战。

曹睿缓缓伸出一只手,向曹宇招了一下。曹宇起身走到御榻之前,跪下握住了曹睿的手。曹睿颤抖着手,叫着曹宇的字:“彭祖!好久不见了!”

正是由于当时的《时代》杂志关注中国的这一战事,自然而然地就不得不提最强派系的老大。虽然当时表面上看直系的老大是曹锟,但是论才干和威望,目光短浅且虚荣的曹锟,绝对难以和吴佩孚相提并论,这也恰恰是《时代》杂志为什么选择吴佩孚而不是曹锟的原因。

可是这时候的齐军已经丧失了战胜敌人的勇气和信心,两军刚一交锋,触子就鸣金退却了,诸侯军队乘胜追击,齐军一触即溃,全军覆没。触子坐上一辆车跑了,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里,齐国大将触子就这么悄无声息地下线了,再也听不到他的消息。

曹宇字彭祖,生于东汉建安九年(公元204年),与曹睿同年出生,因此他名为曹操之子、曹睿之叔,其实与曹睿一起长大,情同兄弟。曹丕称帝后,曹睿封平原王,入住东宫,与曹宇的联系渐稀,每年不过元旦朝贺时远远地望一眼而已。两人像今天这样面对面、手握手,已是二十年多年来不曾有过的事情。

图片 6

齐湣王率残军逃回齐国都城临淄,乐毅让远道参战的各诸侯军队回国,然后自己亲率燕军直捣临淄,一举灭齐。

曹睿口中嗫嚅,脸色惨白,普普通通的一句“好久不见”,由他说出来却是无限苍凉。曹宇此前虽然知道曹睿病重,但没料到重至如此程度。加上多年一墙之隔的离别,他心里阵阵酸楚,顾不得御前失仪,“哇”的一声嚎啕大哭出来。曹宇一哭,曹睿也握着他的手,痛哭失声。这一下可急坏了一旁伺候的曹辟邪。曹辟邪让曹睿和曹宇哭了几声发泄一下,这才上前拉住曹睿的手,轻轻说道:“陛下!吕道长叮嘱,最忌情绪大起大落!”

吴佩孚的另一面

谋士剧辛认为燕军不能独立灭齐,反对长驱直入。乐毅则认为齐军精锐已失,国内纷乱,燕弱齐强形势已经逆转,坚持率燕军乘胜追击,一直追到齐国都城临淄。

曹睿这几天和吕鳌谈论医道,对吕鳌十分敬佩,言听计从。曹辟邪一说起吕鳌的叮嘱,便让曹睿强忍住了哭声。

吴佩孚作为军阀虽不可一世,但其尚有可圈可点之处,单是他所恪守的“四不”原则,就值得人们敬佩,即不纳妾、不积金钱、不留洋、不走租界。最难能可贵的是,吴佩孚坚决不和日本人合作,即便日本人开出的条件再好,也不愿靠当汉奸续享荣华富贵。吴佩孚不仅不与日本人合作,在一些公开场合还会发表反对日本侵略的演说。董必武对吴佩孚这种恪守原则、保持血性的举动做出了很高的评价。

燕军逼近临淄时,齐军另一位将领达子又率领残余部队驻扎在秦周,与敌人奋勇拼杀。为了激励部下拼死一战,就派人向齐湣王请求一笔金钱。应该说这个要求在特殊的形势下并不过分,更何况临淄的国库里还存有大量的黄金。可刚愎自用的齐湣王根本无视部下的正当要求,反而斥责达子无能,生气地说:“你们这些残兵败将,怎么能给你们金钱。”

曹睿一停,曹宇激动之下的情绪也顿时消失,他立即感到自己有失朝仪,赶紧后退两步跪下,口称:“死罪!”

据说吴佩孚为了让日本人打消收买他的念头,曾带领日本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到一个房间里面,屋里放着一口棺材,棺材前立一牌位,上书:“孚威上将之灵位”,旁边还有未填日期的一行字“中华民国二十年×月×日”。吴佩孚的意思很直白,就是让日本人明白他早已把生死置之度外,别想让他当汉奸。

图片 7

曹睿见他拘束,顿时破涕为笑:“彭祖!朝仪岂为汝而设?你我不必多礼!我病重至此,能见你一面,实在是喜极而泣!”

1939年11月,吴佩孚因吃羊肉馅饺子被骨屑伤了牙齿(另一说法是吃晚饭时,不小心吃到一颗石子),之后感染。日本特务川本芳太郎介绍一个日本医生为他治疗,但未痊愈,并于当年底去世。有人认为是日本牙医受命于特务头子土肥原贤二,谋杀了吴佩孚,大多数人普遍认可这一说法。

齐军与燕军交战,达子抵抗不住,以身殉国,齐军被打得大败。燕国人追赶败逃的齐兵进入齐国国都,尽收齐国黄金、珍宝、财物、祭器运往燕国。燕昭王大为欣喜,亲自到济水犒赏、宴飨士兵,为酬谢乐毅的功劳,将昌国(在今山东省淄川县东南)城封给乐毅,号昌国君。

曹宇却不敢自大,他用衣袖拭去眼泪,恭敬低首答道:“是!自从与陛下分别,臣无日不思再见陛下一面。陛下天佑洪福,万寿无疆,惟请安心静养,勿以小病为念。”

值得一提的是,吴佩孚死后,北平的日本占领军和汉奸政权,甚至连日军侵华最高司令官也参加了公祭仪式,纪念这个始终不肯屈服于他们的“中国最强者”,而华北沦陷区的各省市三日之内均下半旗志哀。

齐湣王率少数臣僚逃亡莒城(今山东省莒县)固守。乐毅用连续进攻,分路出击的战法,攻城夺地,半年内连下齐国七十余城。齐国仅剩聊城、莒城、即墨三城仍顽强抵抗,久攻不下。

曹睿闻言,心中不禁万千感慨。他长叹良久,突然说道:“彭祖!大魏的江山社稷,今后就靠你了!”

抗战胜利后,为表彰其能保持晚节,当时的国民政府更是追赠他为陆军一级上将,认为他“沦陷时期,忠贞不屈,大义凛然,为国殒殁”,并且成立治丧委员会,对其予以厚葬。这也算是对吴佩孚最大的肯定吧。

乐毅认为单靠武力,破其城而不能服其心,民心不服,就是全部占领了齐国,也无法巩固,所以他对莒城、即墨采取了围而不攻的方针,对已攻占的地区实行减赋税、废苛政,尊重当地风俗习惯,保护齐国的固有变化,优待地方名流等收服人心的政策,想从根本上瓦解齐国。

这话说得突兀,曹宇不明所以,一时愣住,无法作答。

(摘自张溥杰《民国轶事:风云人物的别样人生》)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齐湣王派人向楚国求救,说情愿割让淮北的土地。救兵久等不来,燕军攻势不减,那一群大臣也一个个作鸟兽散,没有一个人愿意顾及齐湣王的。齐湣王这才感到恐慌,仓皇地跟着一个叫公玉丹的大臣逃了出来。可是,直到这个时候,齐湣王仍然不明白自己亡国的原因。

曹睿说完,也意识到自己的话说得没头没尾,就在这时,他才注意到曹爽还跪在大殿门口处不敢动弹。曹睿转头看向曹辟邪,用手指了指曹爽。曹辟邪会意,大声道:“请曹武卫御前说话!”

责任编辑:

图片 8

曹爽这才抬起酸痛的双腿,前行至御榻前,他知道曹宇不喜欢他,不敢与曹宇并排,而是在曹宇的侧后方跪下。

公玉丹驾着马车载着他逃亡到野外,这位流亡之君齐湣王又渴又饿垂头丧气,公玉丹赶紧取过车里的食品袋,送上清酒、肉脯和干粮,让齐湣王吃喝。齐湣王感到奇怪,公玉丹哪里来的食物?于是他在吃饱喝足之后,便擦擦嘴问公玉丹:“你从哪里弄来的这些东西?”

只听曹睿说到:“我已病入膏肓,时日无多了。如今太子年幼,一时还挑不动这么重的担子,总得有人帮帮他。大魏的江山是曹氏子孙的江山,当今朝廷重臣中有不少是经过太祖武皇帝之手选拔出来的,才具优异,但毕竟是外姓,不如自己人靠得住。我想来想去,如今曹氏宗室之中唯汝最贤,将来辅佐新君之任,非你莫属。”

公玉丹回答说:“我事先准备好的。”

曹宇这才明白了曹睿的意思,但他经历过曹丕禁锢诸侯的政策,从来没有想过会有出将入相、手握实权的一天。他愣了好半天,才说道:“陛下圣鉴,但臣托体太祖,自幼长在相府,从来没有做过政务工作,对军事更是一窍不通,恐怕担不起这样的重任。”

齐湣王问:“你为什么会事先准备这些东西呢?”

曹睿“嘿嘿”笑了一下,说道:“我也知道你担不起!”

公玉丹:“我是专替大王您做的准备,以便在逃亡的路上好充饥、解渴。”

曹宇又是一愣,一时搞不懂曹睿想要说什么。

齐湣王不高兴地问:“难道你早就料到我会有逃亡的这一天吗?”

曹睿伸出手来,指了指曹宇身后的曹爽:“这不?我不是让曹昭伯来辅佐你了?”

公玉丹回答说:“是的,我估计迟早会有这么一天。”

曹宇一向不问政务,不知道曹睿竟是如此信任曹爽,但他厌恶曹爽至极,断然不愿意与曹爽同列,于是脱口而出:“曹昭伯不行!”

齐湣王对他的回答很不满意,说:“既然这样,为什么过去不早点告诉我。”

这次轮到曹睿愣住了,他想不到曹宇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硬话。曹宇话甫出口,也意识到这话大大不妥,又赶紧补充道:“臣是说曹昭伯一个人还不够。臣想再多找几个帮手。”

公玉丹说:“您只喜欢听奉承的话。如果是提意见的话,哪怕再有道理的话您也不爱听。我要是给您提意见,您一定听不进去,说不定还会把我处死。要是那样,您今天便会连一个跟随的人也没有,更不用说谁来给您吃的喝的了。”

曹睿略一思索,觉得曹宇的话也不无道理,于是问道:“宗室之中,你觉得还有谁是可用之才?”

齐湣王听了,气愤至极,脸色涨的紫红,指着公玉丹大声斥责。公玉丹见状,知道这个昏君无药可救了,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于是连忙谢罪说:“大王息怒,是我说错了。”

曹宇沉吟半晌,说道:“领军将军夏侯献、屯骑校尉曹肇、骁骑将军秦朗。此三人侍卫陛下多年,与臣也算熟识,都是当今宗室之中的翘楚。”

两人都不说话,马车走了一路,齐湣王又开口道:“我已流亡国外了,却不知道流亡的原因。你说,我到底为什么会流亡而逃呢?”

夏侯献虽姓夏侯,但曹操之父曹嵩本出自夏侯氏,夏侯惇、夏侯渊被曹操视同兄弟,“虽云异姓,其犹骨肉”,夏侯氏实际上享受着曹魏宗室的待遇,夏侯献为夏侯惇之侄,亦在曹魏宗室之列。曹肇则是大司马曹休之子,曹休虽然不是曹操亲侄子,但得到曹操赏识,“见待如子”,且与曹丕情同手足,曹休一支亦属于曹魏宗室。秦朗则是曹操养子,待遇与宗室诸王公无异。

公玉丹这次只好改口道:“是因为大王您太仁慈贤明了。”

由于曹丕时期有意抑制诸侯,当时曹魏宗室之中少有出色的人物,这三人已是为数不多的拿得出手的人选。曹睿其实对这三人并不十分熟悉,但他既然倚重曹宇,不得不尊重他的意见。

齐湣王很感兴趣地接着说道:“为什么像我这样仁慈贤明的国君不能在家享受快乐,过安定的日子,却要逃亡到外呢?”

曹睿叹了口气:“唉。这些都是你的帮手,不妨由你来定就好了。”他又用手指着曹爽:“你和昭伯多多交流,就会懂得他是靠得住的人。”

公玉丹说:“您之所以流亡国外,是因为您太贤明的缘故。其他所有的国君都不是好人,因而嫉妒憎恶大王您的贤明,于是他们互相勾结,合兵进攻大王。这就是大王您流亡的原因啊!”

曹宇不知道曹爽用了什么办法,让皇帝对他这么信任,心里只感到阵阵厌恶,但他嘴上仍然恭恭敬敬地答应:“是!”

齐湣王听了,一边坐靠在车前的横木上,一边自言自语说:“唉,难道贤明的君主就该如此受苦吗?”他头脑一片昏沉,十分困乏地枕着公玉丹的腿睡着了。

这时曹睿把两只手都伸了出来,用力地连拍三下。只听见寿安殿内东侧的屏风后脚步声响,两个年方八、九岁的孩子,跟着一名宦官走了出来。

这时,公玉丹总算是彻底看清了这个昏庸无能的国君,他觉得跟随这个人太不值得。于是,他慢慢从齐湣王头下抽出自己的腿,换一个石头给他枕上,然后离开齐湣王,头也不回地走了。

曹睿望着曹宇,用手指指两个孩子,说道:“这是太子、秦王。”

齐湣王历尽千辛万苦,先后流亡到卫国、邹国、鲁国、可是刚愎自用的毛病至死不改,一个亡国之君还到处摆谱,结果几国都拒绝他入境避难,最后只好回到齐国境内的莒州,再派人去催请楚国的救兵。

话说曹睿后妃虽多,却没有子嗣,他不知从哪里收养了两个孩子,大的名叫曹芳,封为齐王,又立为太子,小的名叫曹询,封为秦王。两个孩子对外声称是郭皇后之子,但朝野内外都知道他们是收养的,只是宫闱事秘,没人知道他们的亲生父母是谁。许多人都猜测可能是某个曹氏宗室王公之子,但具体是谁却又难以确证。

楚国的顷襄王见齐国愿意割出淮北的土地,就派大将淖齿,统率20万兵马,以救援齐国为名,去齐国接收土地。临行的时候,楚王告诉淖齿说:“齐王今天情势危急了才来求我,你到了那边,可以见机行事,只要对楚有利,你就自己做主好了。”

曹宇当然也知道这一掌故,他不敢多言,向着曹芳和曹询便跪拜行礼。

淖齿领兵来到莒州。齐湣王很感激他,封他做相国,军政大权全都掌握在淖齿手中。淖齿一方面见燕军声势浩大,害怕吃败仗,既得罪了燕国,又惹恼了楚王;另一方面心里怀着在齐国反客为主的打算,便暗中私通乐毅,表示愿意跟燕国瓜分齐国的土地,得到了乐毅的答允。

曹睿摇着手道:“彭祖,你搞错了!我叫你辅政,其实是拜托你保护我这两个儿子!莫要让他们被人欺负!”

他打听到齐湣王开始厌恶自己了,于是派人伪装成秦国使臣,面见齐湣王,从齐湣王嘴里套话,证实了自己的预感,齐湣王果然是想借助秦国的力量除掉他。

本文由澳门金莎娱乐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